第七百六十四章 固定

小说: 第一娇 作者: 苹果小姐 更新时间:2019-08-14 08:32:14 字数:2425 阅读进度:763/1063

顿了一下,皇上吸了口气,缓缓叹出。

神情有些凝重。

“当年,江心月之死,极有可能就是南梁朝廷那边做的,如今,他们若当真知道苏掣的身份,必定不会手软,你是苏掣的女儿,更是如此优秀,南梁对你,必一样的忌惮。”

苏清听着,心里思绪翻了翻。

当日在江心月的墓旁,看着那方玉佩,她就怀疑过当年的那场大火。

就算老夫人嫉妒江心月,趁着江心月生产之际,夺命谋子,她也真的是没有必要一把火烧死自己全家啊!

这种事,一般人真的做不出来。

况且,祖父明知老夫人对父亲并不是太好,他深爱江心月,却包容了老夫人的那种行为,可见,祖父对老夫人,该是有愧疚的。

这种愧疚,怕就是那场大火,以及她家丧生的那么多条人命,或者,因为她的父亲,当年收容了江心月。

当初的怀疑,如今再被皇上提起,苏清越发笃定,这该就是事实。

只是,老夫人已死,无从验证。

扯嘴一笑,苏清抬眸看皇上,满目如铁般的坚毅,“能被敌人忌惮,是儿臣的荣幸,父亲在前方战场将南梁打的一退再退,这次尖子兵大赛,儿臣也将团灭南梁。”

皇上……

团灭?

眼角余光朝福公公瞥去,什么意思?

福公公……

您都不知道奴才就更不知道了,不过字面理解,应该是组团灭掉南梁。

皇上转头,满目欣慰的看着苏清,慈爱有加,又关切十足。

“你的能力,朕是相信的,可是,有时候有心算无心,无心的人难免吃亏,这次大赛,你要小心些。”

“是。”

“再有,从我们拦截下的,定国公写给塔塔尔的那封信来看,定国公许就是被南梁买通,想要置你于死地,所以,这次大赛,你的敌人,不仅仅是南梁,还有本朝的人。”

无奈的一叹,皇上道:“朕会尽量安排信得过的人去做大赛的后方工作,可朕却无法保证,朕安排去的人,一定都是忠心于朕的。”

当日,他最为信任的禁军,都被镇国公收买,自那之后,身边这些人,皇上就不那么完全信任了。

毕竟,人心难测。

苏清点头,“父皇放心,儿臣会小心应付的。”

沉默了一下,皇上又道:“当年南梁前皇帝登基,手段血腥卑鄙,这桩南梁皇室秘闻,朕有所耳闻,你若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朕。”

苏清就一脸锋锐的坚决。

“父皇,儿臣没有任何好奇的,儿臣只知道,儿臣是平阳军副帅,平阳军是大夏朝的子弟兵,食君之禄,为君分忧,大夏朝的百姓养育了平阳军,平阳军就誓死守护大夏朝的百姓!”

略一停顿,苏清满目决绝。

“至于南梁,血海深仇也罢,骨肉亲情也好,上几辈人的恩怨,儿臣不参与,不过,只要大夏朝有需要,儿臣金戈铁马,血染沙场,在所不惜。”

声音铿锵有力,这一刻,仿佛她在号令全军。

“尖子兵大赛,儿臣必定不辱使命。”

皇上听着,有些动容。

他没有看错人。

温和一笑,皇上道:“你起来吧。”

苏清……

有句话,我还没说。

那个,我也有可能不是平阳侯的亲生女儿。

所以,江心月不是我祖母。

呃……

这话,还是留在肚子里吧。

反正,不管江心月是不是她的亲祖母,这个仇,她有机会,也会帮江心月顺便报了。

听说南梁燕王,是南梁前任皇帝登基时的肱骨之臣。

就是前任皇帝登基,燕王有了从龙之功,才位极人臣。

很好!

攥了攥拳头,苏清起身。

皇上指了一侧的椅子让她坐了,“宋兮已经出发了。”

苏清点头,“方才进宫的时候,儿臣遇见了,陛下放心,宋兮一定也能不辱使命。”

皇上微挑眉梢,“你很了解宋兮?”

苏清……

是很了解啊。

一起扛过枪,一起打过仗,一起泡过粪坑一起受过集训。

生死与共,臭味相投。

过命的!

连穿越,都是你追我赶同样上进。

心思一闪,立刻摇头。

“儿臣和宋兮接触不算太多,若说了解,许还不及云霞公主,只是儿臣相信儿臣看人的眼光,就好像,儿臣喜欢九殿下一样,父皇赐婚之前,儿臣都没怎么见过九殿下,可见了,儿臣就知道他好。”

睁着一双坚定的纯粹的眼睛,苏清说着瞎话,面不改色心不跳。

选择性忘记,当初她是如何逼着容恒签下夫妻共同财产分配条款的。

皇上眼底欣慰,再加一层。

那是,朕的儿子,能有不好的?

个个都是最好的!

福公公……

是吗?!

语落,苏清猛地想到杜之若的事,便问道:“父皇,杜之若中毒,昨儿使臣去了儿臣那里,想要求药,儿臣给吗?”

毕竟是皇上拒绝过的,她总要得了皇上的示下才好。

皇上眼底飞过冷笑,“给啊,价格公道就给,毕竟,咱们的药也不是刮风抓来的。”

苏清……

好皇帝!

正事说完,一盏茶的闲话议过,苏清起身告退。

尖子兵大赛,云霞公主也要参赛,这么些天一直忙东忙西,始终没有抽出时间看看云霞准备的如何。

出了御书房,苏清直奔云霞寝殿。

而此刻,定国公府。

定国公当日在平阳军军营被带着倒刺的利箭一箭射穿小腿。

此刻小腿被缠着厚厚的纱布,由两块木板夹住,固定在床榻上。

胸口的伤,原本好的差不多了,只要不崩开,再养个十天半个月的,就算是痊愈了。

然而……

他当时被从观看台上抬下去的时候,因着他要挣扎起身,军医一把按住他,不偏不倚,军医的大手,正好按在他的伤口上。

不知军医当初用了多大的力气。

反正,大夫给定国公拆开纱布观察伤口的时候,伤口上,糊着一个血糊糊的手印子。

伤口崩开,并且加重。

身上两处伤,两处重伤,定国公煎熬难耐。

“眼看尖子兵大赛就要开始,现在,我却闹成这般,西秦大业,如何成功!”

苍白着一张脸,定国公坐在床榻上,满目的怨气。

老夫人坐在一侧,心疼的看着儿子。

“杜之若不是来了吗,那些事,让杜之若去做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