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百年大陆,异界轮回

小说: 斗罗大陆之善恶轮回 作者: 毋名墨海 更新时间:2015-05-19 08:11:59 字数:4144 阅读进度:1/134

这里是斗罗大陆,一个神奇的大陆,它立于这个空间的某一个角落,大陆上没有魔法,没有斗气,有的只有武魂。

武魂帝国,对斗罗大陆上的人来说,是一个接近陌生的词了!因为它在一次大陆战役中已经覆灭了!距离现今已经整整一百年了。

这一百年中,大陆发生了许多变化。天斗帝国与星罗帝国停止战争,各自发展自己的实力。这短暂的和平给斗罗大陆赢来了最繁荣的一时。唐门,自然成为了大陆第一宗门,人数仅达一万。但这一万唐门弟子,可以直接威胁到整个大陆。况且,唐门掌门是全大陆最强的神,唐三。他和他的朋友,被大陆人们称为“永远的七怪”,并将他们的故事一代接一代的传下去。在大陆中,又有各种强大的魂兽诞生,他们匿身于大陆各个角落。昊天锤依旧是大陆第一器武魂,昊天宗也不再匿藏,坐当第二大宗门。第三大宗门自然归九宝琉璃宗所有,最可惜的还属蓝电霸王龙宗,整个宗门被武魂帝国血洗了,仅仅留下了不到五十人,而百年之后,还剩多少,没人知道。只是这个宗门在人们心中,已经是不复存在的了。

天斗帝国首都天斗城城门顶。

一男一女端坐在上面,男孩儿有一席蓝色的长发,英俊的外表带有淡淡微笑,同样浅蓝色的瞳孔中,仿佛能看见世界末端。他旁边的女孩儿梳扎着蝎子辫,绝美的她显得很安宁,身上的粉红色长裙随着微风舞动着…………

“小舞,走吧!”

“嗯,哥!”

不需要太多言语的表达,两人消失在了天斗城城顶。

这时,一个男孩儿傻傻的站在城内,盯着两人消失的地方。心里充满了无限的神奇和羡慕。

男孩儿衣衫褴褛,破旧的布衣被尘土完美上色,稚嫩的小脸因为凛冽的寒风而多了些许刻痕,模样算不上英俊,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乱蓬蓬的短发,这个七八岁的男孩儿却表现出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成熟和稳重。

短暂的迷茫后,男孩儿离开了城门边,找到一个勉强能抵挡住风雪的街角,毫不介意的坐下来。看着自己肮脏的手,思绪飞向远方。

男孩儿的名字叫做陈旭,本来是二十二世纪的一个普通青年,虽然生活在世界的最底层,但和自己的父母,妹妹生活的很快乐。但是……

就在陈旭以为会这样平凡过完自己的一生的时候,灾难降临了,在宇宙中,九个恒星发生聚变,温度极度上升,导致在地球上,仿佛出现九个太阳的局面。很多人因此失去自己的生命,各种瘟疫出现在各个地区。先进的科技并不能阻止病毒的蔓延。这一切的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就在各个国家尽心于地球灾难时,宇宙再次传来了危险型号。那九个恒星不断聚变,爆炸,升温,所散发的能量错使时空产生了裂缝,一个无比巨大的漏洞出现在地球上空,黑色的漩涡遮挡一切,没有了阳光,地球上的植物都无法光合作用而死去。人类也失去活下去的希望。那个巨大的时空漏洞仿佛又被赋予了了黑洞的撕扯力,极力吞噬着整个地球。整个地球以恐怖的速度移动向黑洞着,很快脱离了自转的轨道。这个时候,如果还不能使地球停下来,那么,人类就真的要灭亡了。这个时候,各个国家涌出了一大批实力强悍的精神异能者,他们组成了一个多达一万人的最强组织,用自己的生命将地球重新拉回了轨道,就在人类欢呼时,他们却不知道,真正拯救地球而封住黑洞的,只有一个人。只是人类将目光集中在了那一万人身上而已。当人类死灰复燃,从死亡中逃离出来时,为那一万个英雄歌颂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生命,已经永远死在时空漏洞中了………

而陈旭,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小孩儿身体,但但大脑中,却没有一点儿关于小男孩儿的记忆!只有陈旭看着自己父母的死而无能为力,就连自己最亲爱的妹妹,也死在了漏洞之中。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么孤单的活在这个异世界。但他却不悲伤,他知道,人不能总活在过去,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最实在的,还是在这个世界当好属于自己的那一个角色。

正当陈旭缓过一口气时,一阵喧闹声将他拉回了现实。不远处,普通人议论了一会儿,一个骑马的士兵大声叫到:“公主驾到………”

周围的人立刻单膝跪下,面露严峻之色,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话。整个街道,只能听见清脆的马蹄声。

陈旭,作为一个小乞丐,思想观念也早已深入大脑,当然不会下跪,依旧是那样悠悠的坐着,两个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最中央的马车,粉红色的帘子覆盖着车,别样的雕文印在车边上。

数名士兵整齐的列队经过陈旭,严格的思想灌输使他们不允许有人不尊敬自己国家的公主,何况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乞丐。如此败类,杀了也罢。

离陈旭最近的那个士兵,果断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向陈旭刺去。

“住手……”一声娇喝及时响起。

那长枪离陈旭的小脑瓜仅仅有一厘米。感受着刀锋上那点点寒气,陈旭睁大双眼,仿佛自己又去鬼门关游行了一圈。

士兵切了一声,收回了长枪。一个娇小的身影从马车上下来。那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与马车所相同的粉红色的长裙,淡蓝色的秀发编扎着马尾,白色的面纱时人看不清她的面容,陈旭单从外

表上看她,猜测她可能不到十岁吧!

看着自己的女神下车了,士兵们更是训练有素单膝跪拜。女孩儿走到陈旭面前,微笑道:“小朋友,对不起!原谅他的无礼,可以吗?”

小朋友,你比我大很多?陈旭心里暗道。

“公主……”那个刺杀陈旭的士兵悔恨万分。

公主同样给他一笑,重新转头向陈旭,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布袋,沉甸甸的不知道装的什么。

“公主……”那个士兵再次呼道。这次却换来了公主的冷眼相待,一下子让他说不出话来。那一抹冷意转瞬即逝,公主将小布袋轻轻交到陈旭手里,连绵不断的说了很多,就像背台词似得,数分钟后,她才道别上了马车,士兵们也井然有序的上马,驱使马车缓慢向前离开了。

马车上。

公主一上了马车,立刻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脸上说不出的厌恶,拍拍自己的裙子,恶心的道:“真恶心!回去把这条扔掉吧!嘿嘿!叫父王给我买条新的!”

陈旭紧紧的捏着口袋,眼里似乎要冒出火花了!那不是对刚才一幕的感动,而是对这种耻辱的愤怒。

也许,很多人为刚才那个公主的所作所为表示赞同,但身为当事人的陈旭,一个在社会底层生活了十几年的他,怎么会看不出来那个小女孩儿的把戏。同情?抱歉?哼,笑话!那只不过是在众人面前的一种演技罢了。虽然女孩儿一直满带笑容,但陈旭依旧能从那眼底深处寻抓住那种深深的厌恶。

宁愿被人痛打也不愿被人如此蔑视的陈旭决定了。他不要再被别人看不起,不要被人像蚂蚁一样玩弄。他要变强,他要变强!而在这个世界,变强的唯一途径就是,成为魂师。说干就干,小心翼翼的将布袋放入胸口中大步朝小女孩儿离去的反方向走去。

来到这片大陆半年中,陈旭从来往过路的人们口中得知这个世界的大概情况。

武魂,是斗罗大陆上每一个人都会拥有的能力,每个人天生都会有一个武魂,六岁可以进行觉醒,武魂可以是任何东西,譬如器具、动物等等。动物类的武魂一般被称之为兽武魂,除了兽武魂以外,其他类型的武魂被统称为器武魂。当然,也有一些特殊的变异武魂例外。在武魂觉醒后,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的武魂会带来一种特殊的力量,就叫做魂力。也只有这些在觉醒时拥有魂力的人,才能修炼成斗罗大陆上最高贵的职业,魂师。魂师分为九等,由低到高分别是:魂士,魂师,大魂师,魂尊,魂宗,魂王,魂帝,魂圣,魂斗罗和封号斗罗。等阶越高的魂师,能力就越强大。到了最高的封号斗罗级别,近乎有移山填海、斗转星移的恐怖实力。

魂力从一级到十级都属于魂士的范畴,武魂觉醒时,出现的先天魂力越强,就意味着成为魂师后的天赋越好,修炼速度也会越快。觉醒时如果魂力为十级,那就是天赋最好的先天满魂力,也被称之为天才魂师,只要武魂本身不会太差,都会有不小的成就。所以,陈旭也知道,自己如果要变强,就必须得到上天的保佑。

而这里的货币被统一成铜银金币。按陈旭的话说,就是太复古了。一个银币等于一百个铜币,一个金币等于一百个银币。对于大部分的普通家庭来说,一个金币足以一个月的开销了。而魂师则可以在国家规定的场所——武魂殿,每月领取自己等级所相应的金币。魂师对应的是一个金币,大魂师是十个,达到魂尊后,每月可领取二十个金币。但突破魂尊达到魂宗境界时,武魂殿就停止发放金币。而说明一下,这里的武魂殿不是武魂帝国,而是由两个帝国所支持魂师所建设的,是皇室以下权利最高的。

陈旭走在去武魂殿的路上,心中思考着种种。心里不免有些悲伤。这里不比他的那个时代。这里充满着皇室的尔虞我诈,上权人对下级人的压迫,各种神奇的魂兽蕴藏危机,强大魂师也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相对的法律的约束仅仅对平民有效。想要在这里生存,凭借这个身份可谓时极度困难的。陈旭也不经叹道,为什么不投个好胎啊!

“砰!”一个身影与陈旭相撞,陈旭瘦弱的身躯一下子跌在地上,骂道:“谁那么不长眼睛啊!”

那人同样坐在地上,抱歉道:“不好意思!”

陈旭看着他,是一个同龄的小男孩儿,黑色的短发犹如细针,身体跟陈旭一样娇小,黄皮肤,面容显得有些平庸,他脸上洋溢笑容,兴奋的笑容。

男孩儿将陈旭拉起来,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还有点事,先告辞了!再见………”

陈旭从头到尾连一个字都还没说出来,他就已经离开很远了。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诶!”陈旭暗暗道。

不过,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去觉醒自己的武魂。

天斗城外。

小男孩儿急匆匆朝一个破旧的茅草屋奔去,刚到茅草屋外时,听见里面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立刻躲在屋外,随后听见一个人叫骂道:“妈的,一个快死的女人,害老子没干过瘾,唉!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妞!”

男孩儿差不多猜出了什么,全身哆嗦着。不一会儿,一个高大的男人带着几个一脸淫邪的人出来了,从服饰上男孩儿认出了他们,他们是天魔教的人。待他们走出很远,男孩儿才从茅草中爬出来,满含泪水的进了屋子。

屋子里破乱不堪,一个美丽的女子睁着大眼睛,充满了绝望和不甘,泪水从她眼中滴滴的流着,赤身**,凌乱的衣物根本遮不住她白皙的身体。男孩儿跪在地上,泪水停止流淌,强大的怨念使他整个面孔看上去有些扭曲了。他在母亲尸体旁磕了三个响头,狠狠发誓:“不灭了天魔教,我誓不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