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吞噬暗魔邪神虎(一)

小说: 斗罗大陆之善恶轮回 作者: 毋名墨海 更新时间:2015-05-19 08:12:22 字数:2049 阅读进度:47/134

陈旭怎么能这么容易被它干掉了?即使只是精神体,也如同置身于玉小刚的模拟领悟一样,能够感受实体的存在,模糊的紫意蒙上双眼。暗魔邪神虎眼神微微一动,陈旭践踏鬼隐迷踪,一手抄起昏迷的黎蓝,一边迅速后退数步,刚才所站地方炸出了一个空洞。陈旭的小心脏可是跳动的非常快的,深呼吸了几次,将黎蓝轻轻放在地上,即使回到了六岁面对这种变态生物,陈旭也没有丝毫的紊乱。身体快速的远离黎蓝移动着,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了魂力,体内的太古雷龙也如同自己六岁一样还在沉睡,陈旭唯一能够使用的就只有水立方中的钢针了。但是没有魂力,是无法取出钢针的。眼睛不停闪动,再次停留在黎蓝的身上,清欣雨石!陈旭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跟了自己这么久,作为灵石,怎么也应该蕴藏一点魂力吧!不管了,横竖都是死,想着,陈旭快速移动到黎蓝旁边,一把拿起她手中的清欣雨石,朝远离黎蓝的方向移动。暗魔邪神虎看着陈旭围绕着自己快速移动,不禁起了玩心,反正解决掉他们是迟早的事情。

陈旭见暗魔邪神虎没有丝毫的移动迹象,右手的清欣雨石在水立方上快速闪过,一根手指大的尖锐钢针马上出现在陈旭手中,暗道,太好了,有用。左手拿石,右手拿针,身体在跳起来的时候,旋转一圈,手中的钢针伺机扔出,击打在暗魔邪神虎身上,发出叮的一声轻响,暗魔邪神虎笑道:“这就是人类的武器么?如同挠痒痒一般。”

陈旭喘着大气,看着刚才全力扔出钢针而划伤的右手,不禁失望的暗道,体力不支,力量不够。

“怎么,还有什么要使出来?”

陈旭不语,恶狠狠的盯着它。

“没有了么?那换我进攻了。”暗魔邪神虎说道,身后的邪神钩竟然能够伸长,撕破了空气,划向陈旭,速度过快,陈旭体力有不支,只是第一击,陈旭也只能仅靠鬼隐迷踪勉强躲过,看着暗魔邪神虎得意的模样,弯曲,伸直,好像赋予弹性的尾巴,陈旭眼睛一亮,不是还有弹簧这种东西,真是冲动了,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忘了。

清欣雨石再次划过水立方,一个奇异的装置出现在陈旭手中,这是缩小版的诸葛神弩,一共只有六孔,威力也浓缩了六倍,后座力自然也扩大了六倍,现在陈旭手中的钢针刚好有六根,不管怎样,殊死一搏,自己能够多活一点,也就意味着黎蓝能够活多一点。

诸葛神弩的固定好,将钢针装置好,这个过程暗魔邪神虎并没有干扰他,它也想见识这个小玩意有什么奇异之处。

陈旭瞄准了暗魔邪神虎,大叫道:“去死吧!怪物!”六根钢针脱离了诸葛神弩,竟然超过了音速,引起的音爆粉碎了陈旭的诸葛神弩,随着爆炸风,陈旭被吹飞到了整个擂台的边缘,身体的弱小让他只能够勉强的喘上一口气来了。

六个钢针则发挥了陈旭也想不到的效果,“嘣!”六根钢针击在暗魔邪神虎身上发出了巨大的爆炸。不久,烟雾消散,在暗魔邪神虎身体没有任何变化,不过,它红色的瞳孔只剩下了杀机,冷冷道:“这东西的确很痛啊,我也不想跟你过什么家家了!我要让你受尽折磨而死。”说罢,数十道黑色的物质从暗魔邪神虎身上迸发,一同没入了陈旭的身体,陈旭睁大着双眼,嘴巴张合,想要呼唤却发不出声,随着暗魔邪神虎邪气的继续灌输,陈旭的整个身体开始漂浮起来。

疼痛已经不足以形容了,陈旭感觉有着一个庞然大物在自己的经脉、内脏中蠕动,挣扎,企图逃脱。体内的血液不停翻滚,身体出了裂开的痕迹,鲜血也渗了出来,也看着陈旭已经没有生的希望了,因为意识的模糊,痛苦的麻痹,身体的不受控制,陈旭在空中的挣扎渐渐变少,黑色的瞳孔变成灰色,生命气息急剧减少。两行清泪从陈旭眼中流出,划过了脸庞,他并不是因为自己快死了而感到悲伤,而是他知道自己死了,马上就到黎蓝,一想道黎蓝死前同自己经历一样的痛苦,陈旭就有种说不出的悲伤。我不想死,我不能死,啊!谁能帮帮我,谁能啊!陈旭歇斯底里的在内心呼唤着。

骤然间,在陈旭所不知道的精神力的最底层,一双眼睛睁开了,阴险的笑了一声,道:“我能!”这个声音那样熟悉,陈旭还没反应过来,一股强大的邪气瞬间吞噬了陈旭的整个精神力。

“是你!”这是陈旭失去意识的最后一个心灵语言。暗魔邪神虎世界中漂浮的陈旭已经停止了挣扎,低着头,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暗魔邪神虎道:“死了么?”刚想抽出自己的邪气,可是它惊奇的发现,尽然抽不出来,就像被固定了一样,突然,陈旭抬起了头颅,灰色的瞳孔让人恐惧,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我终于出来了!哈哈哈!”

暗魔邪神虎对陈旭的奇异举动有些不解,但知道面前的这个“陈旭”很危险。

陈旭看着暗魔邪神虎,道:“这么好的补品,老天实在是对我太好了。”说着,在暗魔邪神虎吃惊之下,开始吞噬它的邪气,暗魔邪神虎拼命的想抽出邪气,不过“陈旭”就像一个巨大的无底洞一样,吞噬着暗魔邪神虎的邪气。

数十分钟后,暗魔邪神虎体内的邪气几乎被吞噬了三分之二,“陈旭”才罢了手,这时,“陈旭”的身体开始溢出灰色的邪气,在“陈旭”无尽的笑容下,他的身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灰色的邪念体,他兴奋的道:“没想到啊!世间竟然有这么纯正的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