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地狱杀戮场(一)

小说: 斗罗大陆之善恶轮回 作者: 毋名墨海 更新时间:2015-05-19 08:12:30 字数:2069 阅读进度:63/134

如果说外城是死寂、冷漠的世界。那么,内城就是奢华、疯狂的世界。各种彩色的光芒随处可见。内城的人数要比外城多的多,和外城的安静截然不同。

内城之中,极其纷乱。到处都有兴奋的大笑、痛苦的哭喊,还有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放眼望去,左侧的一个角落,一名身材极其高大的壮汉手中正拽着一名丰满女子的头发,下身有力的冲击着。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宣泄着淫欲。周围围了一群人,却都是给他在助威。

另一边,三、四个人正在狂殴一名青年男子,陈旭眼看着那青年的一条手臂被卸了下来,卸掉他手臂的那个人还抱着断臂大口的咀嚼着。

“与其说这里是罪恶的乐园,倒不如说是野兽世界,陈旭淡淡的说道。

在他身边的黑纱少女眼中光芒顿时一边,沉声道:“你是在挑衅修罗神大人的权威么?如果是这样,伟大的修罗神大人必然会将你从这里抹杀。既然来到这里,就只能遵守这里的规矩。”

陈旭不置可否的看了她一眼,“带我去地狱杀戮场。”

黑纱少女显然对他有些不满,这一次也不再劝说他,而是大踏步的向内城走去。

内城确实可以说是一个奢侈之都,或者说是糜烂。正像黑纱少女所说的那样,有她在身边,虽然落在陈旭身上不善的目光不少,但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来骚扰他。

在这里,陈旭的心脏不断收缩,在他眼中,看到了太多从未见到过的东西。

男男女女,在街上随时都能交配,有的甚至在交配的过程中就被杀死。唐三清晰的看到,一名男子正在快乐喷射时,被身下女人口中吐出的利刃划破了喉管。

而那名艳女身体在痉挛中疯狂的吸食着那男子喉管中涌出的鲜红液体。

尽管腹中没有任何食物,但陈旭还是几次险些呕吐出来。对于这个世界的厌恶感,正在几何倍数的增加着。对唐三的好感也急剧下降。

他突然发现,在这座杀戮之都,根本不需要自己刻意去控制,杀意也会不断的奔涌而上。似乎只有通过杀戮,才能释放自己内心中积蓄的戾气。

正走着,突然,前方有些骚乱。至少有几十个人围在那里,而且其中还不断传出惨叫声。

一股鲜血猛的从里面冒了出来,围观的人自行闪开一条道路,一道身影从里面缓缓走出。

陈旭看着面前的人儿,从体形上看,应该是一名女子,婀娜的身姿,浑身上下沾满了血液,她的面庞被面具遮挡着,只能看见她血红色的双眼。她的右手拖着一具尸体,缓缓的从陈旭身旁走过,两人交肩,那个女子眼中射出两道锋利的光芒让陈旭不觉得一震,那女子也是浑身一震,在陈旭身边停留数秒后,才离去。陈旭从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亲切感,不是**上的,而是精神上的,但不是特别强烈。

黑纱少女道:“这个女人来到杀戮之都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一年内,地狱杀戮场十六战十六胜。对手全部被她虐杀。在杀戮之都,她现在的成绩已经能够排入百名之内。”

“十六胜就可以排入百名?”陈旭有些好奇的道。

黑纱少女看了陈旭一眼,似乎像是在看白痴,“一九九八号先生,看您地相貌也不像是痴人。你以为地狱杀戮场中地战斗和外面世界的大斗魂场一样么?在这里,每一战都是要分出生死地,哪怕是胜利者,在比赛结束之后也很可能受到偷袭。能够保持十六胜的战绩,已经相当恐怖了。准确的说,在这里不会有人是你的朋友。每个人都可能对你心存杀机。哪怕是在你身下娇啼呻吟的女人。”

“受教了。”陈旭淡然一笑,道,“那你是不是安全的呢?”

面纱少女道:“我是您的使者,不会对您做任何事情,而且,在这十二个时辰内,我听从您的所有命宁且保护您。”

“哦?是么?”陈旭走到面纱少女面前,陈旭比她高出了整个脑袋,府下身来,道:“如果我想让你在我的身下呻吟呢?”

面纱少女冷笑一声,道:“到底是个男人,露出本来面目了么?”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面纱少女伸出右手,轻轻放在陈旭的下面私处,来回的摩擦着,轻蔑的笑道:“任何命令都可以。只要您够强大。”

陈旭冷笑着道:“收回你的脏手吧。会让你见识到的。”

面纱少女闻声收回了右手,继续在前面领路,对陈旭的看法也有了略微的不同。

“走吧,前面就是地狱杀戮场了。杀戮之都的核心所在。”

在黑纱少女的带领下,陈旭看到了一个特殊的建筑。建筑呈现为圆形,更准确的说是一个不标准的锥形。下方面积最大,越向上会随之收窄。

到了差不多距离地面三十米的高度,才保持同样的直径向上延伸,一直到五十米。

这座地狱杀戮场的占地面积确实不小,和陈旭曾经去过的索托大斗魂场相差不多,与天斗城的大斗魂场相比,才要小一些。

黑色的建筑给人很压抑的感觉,黑纱少女向陈旭介绍,这座地狱杀戮场所在的位置,是整个杀戮之都的中心。可见它在杀戮之都的地位有多么重要了。

“在这里战斗没有规则么?”陈旭问道。

黑纱少女道:“很简单,进去之后,用你自己的身份牌报名。然后等待比赛开始。在等待期间,是不允许动手。每一组进入杀戮场的人是十个。不论你用什么方法,只要最后能够活着走出来就行。每一组能够活着出来的人都只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