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高山,流水,青草,红花(一)

小说: 斗罗大陆之善恶轮回 作者: 毋名墨海 更新时间:2015-05-19 08:12:45 字数:2046 阅读进度:97/134

“嗯?这个……”小云敲敲自己的脑袋,作思考状,突然惊喜的抬头。

“你知道啦?”

“嗯嗯!”

“是谁?”

“父皇没告诉我耶!”

“我倒!”陈旭发誓,他想揍死她!

深吸一口气,也算自己倒霉吧。陈旭不打算再为难小云,眺望远方,淡淡的紫意蒙上瞳孔,仿佛能一眼望到尽头。极目远眺,陈旭发现,就在花台的最深处,有一个与此景色格格不入的黑点。难道是那人留下的?不管是否存在那人,陈旭都打算探个究竟。

后脚蹬出,整个人向前急驰,化作闪电,接近光的速度!

“陈旭哥……”惊呼之余,陈旭已经没有了影子,轻轻跺了跺脚,展开翅膀,按照陈旭的气息追寻而去!

光中的身影逐渐现形,陈旭停住了脚步,他猜得没错!那人果然存在,此便是他居住过后留下的断壁残垣——快要消逝的瓦房。房屋之中,仙草勃勃生机,里面的情况从外一眼变能望完,也许是时间的久远,里面的物体早已不复存在!唯有在屋子中间的一块黑色的石桌!

“陈旭哥,你好厉害啊!我在这里玩耍了这么久都从来没有发现过这个地方诶。”

就像是被吸引着,陈旭走向了那块黝黑的石桌,临近,陈旭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了!

黝黑的石桌上,放着一介古筝!殊不知,陈旭在前世之中,也是一位复古之人,对历史之物十分感兴趣!特别是音乐类的古筝,为此他还拜访了当时平民窟的几位名家学习古筝,虽然谈不上什么精湛,却也是十分了不起的。

即使是陈旭这样的菜鸟,所见此筝也知是千古名筝,虽叫不出其名号!此筝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灰尘,像是保护罩,防止它的腐坏,又为不让它被发现而掩盖住它。

是金子,总会发光!透过这层灰尘,陈旭依能够感受的到它所散发出来的魂力波动,虽然微弱,但陈旭吃惊的发现它的波动和天使的祝福十分相同,不对,律动还要更加繁密一点,难道这是,神器?

轻吹一口气,将筝上的灰尘拂去,古朴的木香味扑面而来,陈旭实在不敢相信此筝的做工,没有掺合一丁点的杂质!不靠魔法,不靠魂力!靠的是汗水和不断抡起的锤子,力量的浑厚陈旭也自叹不如!再仔细的看做筝的材料。更是让陈旭吓哭了——筝身,用于乌木,即两万两千两百年一生,其柔软性与其坚固性成正比,可在世间存于上亿年不等。筝的四角,用龙的逆鳞完成,昂起的龙头似乎还在撕叫着。而最重要的筝弦,也用的是龙身体的一部分,龙筋!即不是普通的龙筋,如果陈旭没有猜错的话,应该用的是龙王的龙筋!这些材料在经水、火、雷、风、土、光、暗、金、木九元素融合足足九年载。再用淬裂之火加上力量的锻造,配以高超的拼接技术,最后完成!不敢想象,人类锻造出神器可是会受到神罚的啊!这人难道便是在神罚之中死去的?陈旭无法猜测,毕竟在祝定威锻造出天使的祝福的时候也未见其神罚。端坐在筝前,双掌小心翼翼的抚在筝上。一触灵光,不断刺激着脑细胞,欲昏,欲睡。摇摇晃晃,身体似不受控制,融入一种欢喜而悲愤的情感之中,手指笨拙的挑动起弦。

天籁,悠扬!在灵魂深处荡起,小云痴呆!陈旭痴呆!龙族的龙民也痴呆,龙皇痴呆,龙塔上的四位龙大叔同样痴呆。多久了,时隔了一千年!那令人陶醉的筝声再次想起。

陈旭看见了,那个人!他在自己的那个世界,闻名四海,却未得一知心。他的琴声,让马儿仰头,让鱼儿浮水,让南迁的雁儿徘徊不走。一樵夫,忍不住偷听却被士兵抓住。他,心胸像琴声一样宽阔。他惊叹,他惊喜,樵夫懂!懂他的琴,懂他的琴声,懂他的心,懂他的志向!他们畅聊,一夜未合眼便到天亮,他有他的事,樵夫也有自己的生活。不逗留,相约秋后见面。然而,樵夫先去了,他唯一的知音走了,他最后为他弹奏了一曲,即将琴砸碎,发誓终身不在抚琴。

他是伯牙,钟子期是他唯一的知音。

一曲高山,一曲流水!手指力道变得浑厚,速度变得敏捷!最后一个音符的下坠,筝曲却并没有结束,因为另一个音符在此升起。

伯牙辞去了官,整日郁郁寡欢,游走在山水之间,腰间的酒葫芦是他终日的陪伴。一日深夜,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侵袭!他在那个世界死去,却在这个世界重生。伯牙仍旧是人类,却没有坠入凡间,到了这个犹如世外桃源的龙谷,结识了友善的龙的民族。他决定忘却以前种种。

一天,他走到了这里,只生长着草的地方——花台!就像第一次深入高山流水一般,第一次深入草的世界,他内心充满了从未有过的感觉,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他却想要抓住他,所以,他决定重新抚琴!在这个世界!

得到了龙皇的同意,在龙墓中,用万年前死去的龙王龙筋和逆鳞加上偶得一颗乌木,以光龙,暗龙,木龙,火龙,水龙,金龙,土龙,风龙,雷龙九元素的龙沐浴了长达九载。即便是由龙皇亲自掌锤,为伯牙锻造了这一筝!

最后的组装,当然只能由伯牙亲自完成。当最后一弦连成时,天地犹如混沌初开,九种元素在琴之中混合而成,伯牙并没有遭受天罚,尽管他锻造出了顶级神器。因为他对筝的渴望,对情的渴望。感动了神,感动了死去的龙王,感动了天地间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