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弃婴

小说: 法医攻略 作者: 何堪 更新时间:2016-02-14 09:55:14 字数:3172 阅读进度:65/78

萧文江一早起来,就见女儿穿着昨晚上出去时穿的衣服,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吃饭,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咬着油条,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文江伸手在门上敲了两下:“回来了?”

萧潇有些茫然地看过来,又咬了口油条,才起身过来帮他推轮椅。她这一起身,萧文江就注意到她身后椅子上挂着的外套了,深黑色,又大又长,明显是男人的衣服。

萧文江心理很有点不是滋味,刷牙时候还挑剔了下庄松雅的品味:“这牙膏什么味道,咸死人了,你妈那个人,还脑外科专家呢,买点东西都买不好。”

萧潇看着镜子里一脸嫌弃的父亲,不禁感慨:“那么嫌弃她你还娶她?真爱哦。”

萧文江的动作有了一丝僵硬,咕噜咕噜漱了口水,把牙刷塞进嘴里用力猛刷。

萧潇又说:“别太用力呀,当心牙龈出血。”

“你怎么跟你妈似的,这么能唠叨。”

话是这么说,萧文江自己也知道,庄松雅已经很久没有唠叨过他了——唠叨,也是足够亲密的人才有的待遇。

庄松雅结婚前也不是这样的,对谁都礼貌地保持着距离,一起约会时候总是谦让客气,结婚后他才知道妻子原来并不喜欢脏兮兮的大排档,连劣质烟味都不能忍受。

两人的婚姻是隔着朦胧的美好幻想开始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暴露出了越来越多的矛盾,他的病退是个转机,两人有了一个短暂的蜜月回温期,但回温之后,矛盾到底还是存在的。

萧文江想得出神,一直到女儿推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爸,我和你说话呢,你在没在听?”

萧文江抬头:“你说什么了?”

“我说……”萧潇意外地竟然有点羞涩,“我说林主任跟我求婚了。”

萧文江放下牙刷:“什么时候求的?你答应了。”

“就这两天吧,当然答应了咯。”

“什么叫当然答应,他灌你什么汤了?”

萧潇哼哼唧唧地不回答,帮着收拾好亚刷、牙杯,等他洗完脸,推着他往餐桌走:“我这是正常反应,你那态度才不端正,就凭你这种男人为难男人的想法,就应该被开除男籍。你当年怎么追得我妈,难道还求了好几次?”

萧文江瞪眼:“那是肯定的,我当年拿铝片给她黏了一整个帆船模型呢——花了我整整三个月!那个什么林际俞,他呢,送了你什么?”

萧潇冲着自己手指努了努嘴:“你都看它好几眼了,还问什么?”

萧文江显得很不以为然:“就一破戒指啊?俗!”

萧潇忍不住维护:“俗我也喜欢,只要是他送的,越俗我越喜欢。”女生外向,萧文江一边拿起筷子一边忍不住感慨。

“那个,爸啊……”萧潇把保温桶拧开,边盛粥边和他商量,“今年年底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日子?”

萧文江拿筷子的手抖了一下:“什么?”

萧潇慢腾腾地解释:“林际俞找了几个日子,看着都挺好的,就在今年年底吧。”

萧文江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日子?”

“结婚日子啊。”

萧文江忍不住就想拍桌子,这也太着急了,女生外向,这都不是外向,这直接已经自己把自己送出门了。

“你和你妈商量过了?”

“还没提呢。”

“我不同意,”萧文江把脑袋猛烈滴摇了一下,“你们才认识多久,这就结婚了,要是到时候后悔,看你怎么哭!”

萧潇“嘿嘿”笑了两声:“我也没说就结嘛,这就是在和你们商量呀。”

庄松雅一直到入夜才得知这个消息,也显得十分惊讶:“这么快?这个事情得好好商量,把小林家长也请过来,两家人一起解决才好。”

萧潇一想到林思翰瞬间就有些退缩了,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然后埋头扒饭。庄松雅倒是想到了另一个人。

“不然,请李主任一起吧。说起来他也是你们的媒人,他又是小林师兄,再合适没有了。”

她想得到,林际俞也一样想到了当天晚上,李主任就打了电话过来,主动提到了订婚的事情。夫妻感情出现危机以来,萧文江就对这个经常在妻子身边出现的男人颇有微词,这时就更加觉得不爽了。

他们倒是有商有量的,女儿明明他也有份,结果反倒是自己被边缘化了。

按林际俞的想法,时间当然,越快越好,年底好日子扎堆,随便挑一个都是良辰美景。可惜萧家不那么想,毕竟是独生女儿,萧潇年纪又不大,还是得从常计议,订婚、扯证,最后才是结婚。

林思翰收起风流姿态后还是挺能糊弄人的,又多才多艺,才见两次面就开始和萧文江“老林、老萧”地互喊了。

连庄松雅都感慨“林先生倒是比小林活泼多了”,萧潇暗暗吐槽,那种活泼她可消受不起。

李主任这个大媒人到萧家的走动也频繁了不少,还留家里吃过几顿饭。

萧潇神经再大条也知道父母之间的婚姻出了问题,悄悄向庄松雅探风声,庄松雅却完全没和她交流的意思。

“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心里有数。”

萧潇又跟林际俞打听李主任的事情,林际俞回答地异常笼统:“李师兄是很理性的人,非常热爱自己的职业。”

“……有多热爱?”

“他离婚就是因为太喜欢加班,有时候连着一星期都住在医院。前嫂子觉得他简直不是正常人,沟通不好,感情越来越淡,后来就分开了。”

“……”萧潇只能承认林际俞的评价真的非常中肯。

这哪儿是理性,简直是冷血。

不过这么冷血的人,居然会给人做媒,也算是个奇迹了。

“他说我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在工作之外,每天都跑去相亲,实在看不过去,所以才帮我的。”林际俞的话很快打破了她关于奇迹的幻想。

每天都去相亲……

萧潇撇了自家男友一眼,这也是种偏执了吧,简直不下于李主任的事业心。

订婚日期最终定在了下个月初,林际俞拿红笔在日历上画了超显眼的一个圈。

刑侦大队的也陆陆续续知道了消息,季志敏就忍不住羡慕:“你们真够速度的啊,我和小颖拍马都赶不上。”

韩小颖于是又发微博:“我的男朋友是一头超级大笨猪。”

恰好黄浩进来,正瞅见韩小莹拿着手机在玩:“小韩,注意点影响,上班时间还玩手机。”韩小颖撇撇嘴,把手机收起来,办公室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黄队,有人在副食品市场边的垃圾桶那发现了婴儿的手指!”

黄浩正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手刚搭上把手,闻言就把手缩了回来:“通知技术,去现场。”

副食品市场在老城区,路窄人多,这时上班高峰期还没完全过去,一路上堵得黄浩脸色黑了又黑,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地方。

林际俞和欧阳晓拎着箱子先赶了过去,蓝色的大垃圾箱被翻到在地,臭烘烘的垃圾散落一地,那两根手指就和一堆腐臭掉的生猪肉一起放在一只黑色垃圾袋里。

垃圾袋已经被撕开了,发出阵阵恶臭,幸好不是夏天,不然光苍蝇就能吓死人。

发现垃圾袋的是个居住在附近的中年妇女,战战兢兢地站在一边,被女儿搀扶着:“吓死我了,哪个管生不管养的外地囡,这么狠毒的心!亲生孩子的手指都斩得下手!”

老城区还残留着不少自破旧的建房,她家就是典型的自建房住户,异想天开在地下室养了头小猪,这几天没事就在附近的垃圾桶翻找被人丢弃的残羹冷炙破菜叶子,没想到撞到这么惊悚的一幕。

市场人流量大,光看热闹的人就比别的地方多,大家也中年妇女的想法差不多,那个小的婴儿手指,肯定得是未婚先孕的胆小女孩才能做得出。

关于胆小的定义其实很诡异,明明胆小,却做得出胆子超大的“杀婴”举动。但是假如不胆小,又怎么怕人知道呢?又怎么不敢承担后果呢?

又自相矛盾,又合情合理。

那边林际俞又在腐肉里发现了一些属于孩子的内脏,另外还有两截黏连在一起的小小手臂。

是畸形儿,那么案件的合理性又多了一层解释。

但是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这么明显的畸形,应该也能及时发现的吧?

消息长了翅膀一样在市场里流传,从开始的未婚妈妈弃婴分尸再到母亲不引产却杀死畸形儿还抛尸垃圾桶,各种版本不一而足,韩小颖还在微博头条看到了新闻。

“闹得好大呀!”

黄浩皱眉,勘查现场进行的也不大顺利,人流量实在太大了,环卫工人6点多清理过垃圾,市场这边7点左右开门,他们赶到时已经接近9点了,整整三个小时,光垃圾就堆了两大桶了,要找出扔垃圾的人还真是项不小的工程。

这边附近又没有监控镜头,唯一的排查办法就是找附近的店家咨询打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