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百十九章

小说: 凤女王爷 作者: 凤女王爷 更新时间:2018-03-12 04:15:31 字数:2359 阅读进度:845/856

“景哥哥!凭儿的眼睛还红么?”影凭凑近景枫,“你帮我看看……一会父亲来了,肯定要骂我。”

“眼睛是不红了,可你一身的酒味还在。”景枫嗤笑,“你以为换件衣服就可以了?朕看你是把自己扔酒缸里腌制了十天半个月吧……若剜上一块肉蒸了吃,恐怕和醉虾有得一比。”

“哪有啊!”影凭又抬起袖子闻了闻,“景哥哥,你这个人好坏啊,居然想剜我的肉蒸了吃……你又不是不知道,凭儿最讨厌清淡的东西,即便要做菜,凭儿也不做蒸菜!炸的还挺好吃。”

说着,影凭还添了添嘴唇。

“你够了!”景枫哭笑不得,“在说拿你做菜呢?看你都要流口水的样子了!”

影凭听了……自己也笑了。

景枫笑声渐止,又扫了影凭一眼,“你腰上那红玉眼熟得很……可是朕之前赐的?”

影凭垂眸,料想着景枫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正盘算着要不要全盘托出!

可下一刻,景枫却又全然不理会她,直盯着天空看。

影凭一时猜不出他的心思,甚至不知道……他们这位陛下问的种种问题,究竟是不是巧合。

“景哥哥,你多呆会,先别走……若父亲来了,他会打我的,你可要护着凭儿啊,我的好殿下。”影凭也打哈哈地岔开那玉的话题,随他怎想吧,即便是知道了她对百里凤烨所,有关君颜,他必不会摆到明面上去说。

就算不是巧合,以景枫这样半试探的口气……也无非是善良的警告罢了。

“护你?你放心……用不着朕护的。”景枫将目光从白云收回到影凭的身上,“按份位来说,吉尔妮段凡得向你行礼,若在吉尔妮家也就是罢了,但在皇宫……他不敢的。”景枫突然一眯眼睛,虽不是有意的,但那一身威严的气势却在不轻意间流露了出来,“除非……他不认与朕的君臣之别!公然造次。”

“皇上!”影凭大惊,待她有所反应的时候,自己已经跪到了地板之上。

“你这是干嘛?”景枫浅然一笑,周身气势瞬间被压了下去。

影凭打量了景枫几眼,渐渐平复下心境,“陛下刚才说的严重了,他于贵妃而是为臣子,但凭儿于他却是永远的女儿,端的这样……父亲又怎么不敢教训女儿了?”影凭垂下头,捏了捏自己的脸,想要强打起精神,“父样那牛脾气……急起来,给我一刀都是可能的,再说了……父亲从来没有想过要欺瞒陛下,总是在任何时做都暴露他最真的想法,我们吉尔妮家的人……才不像某些当着陛下说一套,背地里又是另一套的小人。”

“你可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景枫语气不像平日里那般,也不知他听了这番话是个什么样的感慨。其实,他真的有在努力护着她的小表妹,可终究还是要让她自己面对些东西,这吃人的后、宫啊,都教的那个当年蠢胖蠢胖的小女孩,指桑骂槐,祸水东流了。

“景哥哥,你不高兴么?”影凭其实能感觉到景枫淡淡的……歉疚?失落?

“说什么傻话呢?”景枫放低了声音,又饮了一口手上新泡的老君眉,“朕先走了,你们父女俩说体己话,朕就不在旁边碍眼了。再说了……若是段凡打你,朕夹在中间,还不知道要怎么做呢。”顿了顿,景枫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猛然回头,“噢,对了……菀清都怀孕了,你们素也是姐妹,有空多去景王府走走……你呀,也记得给菀清备点礼物,别忘了,你生辰的时候菀清可给你抄了百遍祈福经书。”

“好的!臣妾知道了。”影凭心下失落……

菀清怀孕了!

陛下……是专程前来告诉她这件事的吧!

瞧了瞧自己的双手,影凭自嘲道——果然,你这双手像极了借刀杀人的好手呢!

“陛下慢走,臣妾就在这里等等父亲了。”影凭笑意盈盈,尽管心里已经无措而心累了。

不管父亲最后的选择是什么,至少现在……吉尔妮家已经与四大家族同命了!

影凭有些头痛,从前啊……她是连诗集都背不下来的笨人,现如今……都逼着她学兵法了。

从什么时候起……她变的那么敏感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影凭目送着景枫的背影完完全全的走开……

怎么办呢?她好像……又想要喝酒了!

没一会,吉尔妮段凡便出现了。

“父亲!”影凭唤了一声,几步朝前跑去,正要下跪,却被段凡一下抚住了,“好孩子,宫里面,苦了你了!”

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吉尔妮段凡一下子便老了许多……想来,宫里宫外都不是很顺心。

影凭伸手碰了碰段凡的发冠,语气里满是惊讶,“父亲,怎生得……多了这些白头发?”

吉尔妮段凡刚毅的脸上,因着女儿的这一句话有些挂不住了……

“我刚看陛下从你这里离开了。”段凡打量着女儿,“还好么?他会想对你下手么?”

刻意的压低声音,又屏退左右,吉尔妮段凡拉着影凭的手,把她带到了内室里……

影凭见气氛不对,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究竟怎么了?父亲……你别吓我!”

内室里只有他们父女二人,外室又被亲信们严严实实地守着,吉尔妮段凡这才放松了下来……

抚上女儿的脸,段凡有些哽咽,“你母亲本也要来看你的,但为父没让她来……”

“为什么?”影凭咬了咬下唇,心里已经明白了八分!

其实……从伊尚果离开的那天起,她便已经料到了今日,却……比想像只来的快。

“凭儿啊,你过的好么?”段凡皱了皱眉着,眼角处的皱纹便一下子堆了起来。

影凭站直了腰板,一拂衣袖,“当然,锦衣玉食!连司徒青怜都不敢为难于我!我过的很好,父亲。”

段凡却在听了这话后,眸中一疼!

下一刻,段凡已经跪在了影凭的面前。

影凭吓了一跳,也跪下……这便与段凡相对而跪,父女二人却谁都没有起身。

“父亲,你这是做什么?”影凭跪着往前迈去,“父母养育之恩,凭儿尚未报之,怎担得起父亲一跪?您这是要咒我么?”(凤女王爷..7676538)-- ( 凤女王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