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硬闯

小说: 风起于末 作者: 谷一先生 更新时间:2020-11-22 03:19:05 字数:3335 阅读进度:216/218

将军府中依旧静谧,大门之外,一匹飞奔的骏马疾驰而来?炎武城中是不准跑马的,平常人是不可以的,所以能够跑马过街的必定是有权有势的人家。将军府外更加是不允许这样的行为。然而此刻,竟然有一匹马在将军府门前疾驰。守卫的脸色瞬间严肃起来,难道这人是活得太久了吗?

马上之人猛地拉缰绳,骏马立刻在面前停了下来,一个穿着宦臣衣服的男子从马上跌落而下。浑身颤颤巍巍,官帽不整,额头上汗水成流,一双手直接搭在了门卫的手上。颤声道:“将军在哪儿,快带我去见他。”

守卫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小官是家主门下的亲信,连忙将人引了进来。一路上飞奔到书房。

书房的门紧闭着,守卫带着小官刚到门口,一道黑影挡在两人面前,声音冰冷,道:“将军优势,不见人。”

小官一把冲到前面,道:“家主有变,赶快带我去见将军,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黑影也认出了小官,立即意识到此事的重要,伸手拦住小官,道:“你在这儿等着,我立刻为你通禀。”

小官虽着急,却不敢冲进去。

不一会儿,里面出来一人,速度飞快跑了过来,一把抓住小官,问道:“如此冲忙赶来,可是爷爷身体抱恙。”

小官见到韩金世,一口气瞬间就吐了出来,道:“将军赶快去看,家主,家主快……你快去看。”

韩金世脸色一变,撇开小官,夺步而出,箭一般射出去,跨上一匹骏马,直奔韩府而去。

后面紧跟着出来的林一亭看了一眼,打量了一眼小官,问道:“你是何人?”

小官微微发怔,那黑影立即在旁边补充道:“这位是韩家家主府上的一位小官人,极得家主喜爱。平日里同主人走得近些,特来请安的。”

林一亭看了眼黑影,又看向小官,最后目光落在门卫身上。他们身上的汗,以及匆忙的神态,林一亭暗暗意识到江北即将有大事发生,没有追问,道:“我要回房闭关,今日有事无事,不要找我。”

说完,她消失在眼前。

黑影看着林一亭离去的方向,眼神一沉,有些不可理解。这位女子为何会留在将军府上?

另一面,韩家家主所在的院落里传来阵阵的恸哭之声,一阵一阵,颤动人的心弦。门外是一大片侍卫,将周围的院子围得密不透风。

再往外面,是一片小树林,低矮而密集,下面是一片黑影。再往外面是更多的人,更多的侍卫。府门处,站着更多的侍卫。此刻一个人正站在府门外,两柄尖刀相互交叉横档在面前。男子的面黑如锅底,看着周围那些士兵,道:“让开。”

那些人犹豫一下,没有动。这些人是早就等在这里了,韩金世手中的枪微微擦着地面,目光似带火,下一秒似乎就要冲上去了。下一刻,侍卫后面站出一个人,此人身着白袍,眼中有光,似乎笑着,似乎又没有,走到韩金世面前,微微施礼,道:“今日,将军可是要闯进去?”

韩金世看着此人,眼中有些忌惮。那人道:“今日,老家主不过是病了,守在家主窗前的是家主的亲生儿子,自然也就是将军的二叔,是最合适不过的。家主今日若是没事,将军闯进去是不是就是对家主的不敬呢?退一万步说,家主今日……难道就乐于见到将军在此撒泼吗?那些老臣子会怎么想?难道将军敢不顾一切往前冲吗?”

红缨枪在韩金世的手中不停地颤抖,韩金世的眼中一片冰冷。

葛先生,江北第一谋士,才华不在韩金世之下,却不肯屈服,投身在韩二爷门下。葛先生脸上没有表情,很严肃,看着韩金世手上的红缨枪,道:“难道,将军已经打算拿着这柄枪直接冲进去吗?”

韩金世看着葛先生,目光锁定在他身上。葛先生并不畏惧他的目光,反而更加镇定:“这柄枪上过战场,对战过敌人,横扫过一切外来势力。如今里面的可是你的敌人?那些人是你要杀的吗?”

葛先生的话不仅打在韩金世的身上,周遭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了,这些人是想看看韩金世会怎么反应。韩金世的手中红缨枪向前一送,后面立即有人要上来保护葛先生。不过韩金世的枪实在太快了,一瞬间直接抵在葛先生的面门上。

葛先生动也不动,依旧是严肃的表情看着韩金世。

韩金世道:“让还是不让?”

葛先生摇摇头,提步跨出,让出进入韩府的路。周围的士兵看着葛先生,不明白他的做法。韩金世却是明白的,他是故意使了一招空城计。若是他真正挡在韩金世面前,反而会让让他往前面创,若是他让出了位置,韩金世还敢往前进吗?

红缨枪往前面一横,只见韩金世手中的红缨枪微微一颤,一绺红毛往前一甩,挡在前面的士兵瞬间被逼退了。红缨枪肆意挥舞,一条小道显露出来。韩金世看着周围的士兵,缓缓道:“今日,我要见爷爷,挡我者,杀无赦。”

他常年在军中带兵,本身便自带威严,被这么一吼,周围的士兵自然惧怕。纷纷往后退了一步。

不知从何处冒出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道:“如此狂背,大逆不道。家主正在养病,大将军何必咄咄逼人,在此大吼大叫的。好像我们都不知道您一般!”

韩金世的目光扫过去,一名眉眼狭小,目光阴狠的矮小壮实的汉子正盯着他看,目光不善。他见韩金世看向他,下巴扬了扬,道:“洒家是个粗人,不懂你们这些。洒家知道守在这里,护卫家主是我等的职责。将军虽然地位尊崇,难道想要违背家主定下的规矩吗?”

一副阴险的嘴脸愈发令人生厌,他下嘴唇厚过上嘴唇,两只小鼠眼不断地注视着韩金世,一边的目光却是看向身后。

韩金世举步又要往前,汉子吼了一声:“说你,还真不当人话听,怎么?身份地位还能高过家主,还是你想趁家主之危,做出什么改变吗?”

“话多。”韩金世看也不看,一枪刺出。汉子瞬间转身,朝后退去,手中抓住身边的两名士兵,往身前一挡。可惜韩金世的枪实在太快,半分犹豫也无,一枪直接刺穿他的喉咙。下一秒,韩金世直接抓起红缨枪,跃到了府内。

众人想要阻拦韩金世,韩金世的红缨枪锐不可当,直接冲了进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红缨枪的红丝还在飘舞,红色的血液直接从枪上流下。

只见韩金世在韩府之中艰难前行,不管是前面还是后面都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突然,一根长棍直接横档在韩金世面前。韩金世的红缨枪稍微一顿,看向前面这位秃头男子,有些不解。大师?他为何在此。大师此时看向韩金世,道:“将军为何在此?家主并未叫将军。”

韩金世道:“爷爷身体怎么了?我很担心他。许久都不曾见他了。”

大师目光从身后的院子移到了韩金世身上,摇摇头,道:“将军大可不必进去。”

韩金世的眼睛微微眯起,若是其他人说这句话,他一定不会听,但是说这话的人是大师。大师算得上他信任的人,因此,他没有再走一步。

大师目光有些复杂,始终留了一丝眼光在后面的小院里。他早就知道了里面埋下了深深的伏笔,韩金世是绝对不能进去的。若是进去就是死路一条,但是若不让他进去。这可是韩金世,他会听吗?

望了一眼里面,韩金世低垂眼帘,小声道:“爷爷可在里面。”

大师眼中充满了一些无奈,点了点头。但是他没有说话,家主却是在里面,但是里面的情况,并不是韩金世所想。

两人刚刚沉默,就听到府门方向传来叮当的响声,似乎有人正在打砸。韩金世眨了眨眼睛,他的人已经到了。大师的目光复杂,低下头,如今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江北内部的战争,按照家主的想法,天罡三十六是留给江北的势力,所以不管是韩金世掌权,或者二爷掌权,这些江北的硬实力都是不能拿出来时钟的。

韩金世看了一眼内院,又看向大师,本来想说什么,却没有说。迈步就要往里面走,大师伸手想要阻拦,半路又退了,悬在半空中。韩金世道:“爷爷既然在里面,我一定会亲自去看他。”

大师欲言又止,眼睛不再看这些人。韩金世刚往前走,围在他后面的那些人飞快地往后退去。韩金世手中红缨枪往前面一刺,一只箭簇飞了出去。抬头看去,天上似乎降下了无数的箭头。难怪他们有恃无恐,原来早就准备了箭阵。

韩金世脚往后面微微退了一步,手中红缨枪挥舞起来,箭雨之中半步不退。

那些侍卫已经退了出去,但是更多的人冲了过来。此刻交锋之声不断加速,韩金世头也不回,飞快望着更里面的院子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