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赵红的反击 下

小说: 符尊传 作者: 苍云阁主 更新时间:2017-08-12 20:45:12 字数:3255 阅读进度:741/741

()晶州城下。

大闫朝廷十万大军,兵临城下。

赵红不过十万兵马,背靠晶州。

赵红顶盔掼甲,黄二牛、北冥正等紧随左右。

带领大闫军的是朝廷新任命的北五路招讨使,名魏炎,字葵阳,是赵庭的嫡系,这十万大军均是魏炎一培养,其的军官混杂许多魔教弟子,这只有赵庭最为清楚,让赵红从间挑出潜伏的魔教弟子难比登天。

“逆贼赵红,叛国通敌,还不速速受降!”魏炎身高逾九尺,面容刚毅,薄薄的络腮胡,善用丈八蛇矛,正值巅峰状态。

赵红骂道:“魏炎!你不知道赵庭他弑父夺权吗!竟然带兵围剿,不知道我的身份?”

魏炎哈哈大笑:“赵红,你还当你是太子?陛下已经昭告天下你的罪行,夺你身份,你现在不过是乱军首领,人人得而诛之。”

魏炎和赵红均用了内力,声音远远传出,在场百万雄狮听得一清二楚,士兵们均没有表情,双方都自称是大闫正统继承者,且都是皇室子孙,确实根正苗红。不知道该如何评判双方主将的说法。

赵红深知,自己不能败,如果第一仗就败了,下的将官必然四散奔逃,或是投入地方阵营,毕竟赵庭派出的大闫军队也有正统性,赵红的队伍如果叛变,并不算临阵变节,只能说是认清了事实真相,知道了谁才是赵家的真命天子,反正都是给赵家干活,跟哪个姓赵的不一样?

黄二牛催马出队:“殿下,待末将去挑了对方主将。”

赵红道:“黄巢将军,魏炎是军有名的猛将,你切记小心。”

黄二牛了解赵红的处境,第一战极为重要,双方兵力对比悬殊,如果自己出战,不能一战成功,必然损了士气,导致一败涂地。

“殿下放心。”黄二牛满脸煞气,催马出队,单枪匹马,直奔魏炎而来。魏炎自然知道黄二牛武功高强,叫道:“对面来的是叛军大将黄巢,哪个愿上前毙敌?”

魏炎话音方落,立即有几员猛将出队:“将军,我们愿上阵杀敌。”

魏炎大笑:“好,你们好胆色。”

“将军,请点将。”

魏炎看看已经冲了一半的黄二牛,道:“对方只来一人一骑,咱们不能坠了威风,你们一块上!”

几个武将互相看看,颇为尴尬,为首一个膀大腰圆的武将瓮声道:“将军,对付那等宵小,末将一人足矣!”

魏炎看着铁塔一般的布下,道:“好!你上!祝你成功!”

“是!”

胖大的武将一催战马,战马长啸一声,无奈这武将身子太重,几乎赶上了战马的分量,战马艰难的向前奔跑,速度比黄二牛慢了一大截,只跑出四分之一的距离,就迎头赶上黄二牛,胖大武将暴喝一声:“来者,”

黄二牛双眼冰冷,一枪突刺,从胖大武将膻穴刺入,穿透层铠甲,透体而出,前后不过一个呼吸时间,黄二牛双臂用力,将那武将挑了起来,胖大武将的坐骑顿觉轻松,欢快的跑了,黄二牛坐下战马则四条腿用力。

魏炎还等着品评自己爱将和黄二牛的战斗,不料瞬即分出胜负。

“给兄弟报仇啊!”又一魏炎帐下大将催马而出。

魏炎在后面高喊:“回来啊!你还没胖子能打!”

“将军,休要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啊!”

一个回合,黄二牛枪挑敌将,一杆长枪之上挂着两员大将的尸身,坐下战马在原地兜圈,黄二牛一身煞气,冷笑着看着魏炎。赵红则决定周身舒泰,在马上腰杆子直溜,北冥正、东方流容光焕发。

“上!”

“揍他!”

魏炎方一起跑出两员猛将,扑向黄二牛。

可惜,黄二牛是刚一进九州就能一枪挑死漠北双侠的高,何况来到九州之后勤加修炼,内外兼修,武功更上层楼。最为要命的是,黄二牛在苍云体内修炼时,面对的就是千军万马的不断冲击,早已习惯以一人之力面对整个军队。当黄二牛面对着魏炎的大军,心升起一丝温情,一丝回忆,仿佛回到了在苍云体内修炼时候的欢乐时光。

当然,那也不是什么幸福的回忆,所以黄二牛准备多杀些人,祭奠那些逝去的时光。

没有甩掉长枪上的尸体,黄二牛舞动长枪,不到个回合,长枪之上挂了四具尸首。坐下的战马无法承受五个全副武装的将领身躯,黄二牛跃身下马,单臂持枪,另外一只轻轻拍拍马屁股,让战马回归本队。

一个武将,一杆长枪,上面挂着四个地方大将,站在战场央。

赵红军心大振,兵马齐声高呼。

魏炎十万大军,竟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

“军心不可乱!”魏炎勒住丝缰:“让本将亲自出马!”

“将军不可,我等定然拿下敌将!”

魏炎帐下员猛将催马而出,魏炎无法阻拦,只能希望挂在黄二牛枪上的四个武将在天有灵,让黄二牛的枪慢一些,再慢一些,毕竟,上面是四个雄壮的男子,分量极重。

上天让魏炎失望了。

当黄二牛枪挑个武将尸体,一步一步的走向魏炎大军,魏炎忘了下令,忘了让弓箭放箭,忘了组织进攻阵型。

黄二牛长枪一甩,具尸体天女散花一般洒向魏炎的军队,军队方阵一阵慌乱,躲开落下的尸体,让几个将领的尸体直挺挺的摔在地上,砸起几片尘土。

黄沙飞扬,个武将惊愕的表情仍留在冰冷发白的脸上,死不瞑目,像是看着天,又像是再看着围观的兵卒。

魏炎的军队表情木讷的看着黄二牛,黄二牛血染长枪,披风飞舞,一步一步走向魏炎。魏炎十万大军鸦雀无声,均被黄二牛的杀气震慑。

赵红高举长枪:“我军将士,随黄巢将军杀敌!”

晶州城下战鼓擂动,号角连连,赵红十万兵马齐声暴喝,将领们跟打了鸡血一样,只当魏炎带了一群老弱妇孺一般,嗷嗷叫着开始冲锋。魏炎咽了口唾沫,强行举起兵刃:“杀!”

士气,在大规模冷兵器作战十分重要,所以魏炎败的很快,很惨,被赵红十万大军摧枯拉朽般的冲击,伤亡近二十万,投降十余万之众。

魏炎撤退时痛苦难当:“黄巢啊黄巢,何时出了这等杀神,早知如此,绝对不接这先锋大将的位子。不知大帅要怎样罚我。”

赵红一战成功,胸怀大畅,先是接纳了所有降兵降将,进行大规模思想化教育,宣扬正能量,正确的大闫社会价值观,痛斥赵庭的邪恶,能够投降的兵将,便不是魏炎精心培养的嫡系,虽说可能混入些奸细,赵红兼容并包,不做甄别。这些兵将本就是大闫人,无论是出发前听赵庭大骂赵红,还是听现在赵红斥责赵庭,都只能呵呵一笑,好在赵红平日多有领兵打仗,在军口碑上佳,这些将士投降的心安理得。

安抚降兵之后,赵红论功封赏,直接给了黄二牛一个天正大将军的名号,位极人臣,之后犒劳军,一派喜气洋洋。翌日,赵红接连发兵,连续夺了两个城池,稳固自己的势力。

一大帐之内,魏炎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主帅台上坐定一须发花白的男子,淡笑着看着魏炎:“魏将军,起身吧,何须如此。”

魏炎羞愧难当,抬头道:“大帅,末将一战失利,损兵折将,损失十余万兵马啊!死罪,死罪!”

主帅笑呵呵道:“本帅看了名册,真正死亡的大概在六万人,其余十几万是伤了,大多是情伤,至于投降赵红的那十余万人,不必计较,赵红本来也是我大闫太子,将士们不愿以死相搏是正常的,他们能投降赵红,当然也能投降咱们陛下,赵红想必也知道,所以不敢派那些降兵降将冲锋陷阵,至多守卫城池罢了。那些城池不也是我大闫的城池,用我大闫的兵守着,有何不可,我们还能省去许多粮草。”

听主帅说的入情入理,且极力为自己开脱,魏炎受宠若惊,讪讪道:“大帅,末将愿降为先锋,和赵红决一死战。”

主帅摆摆:“不必,那黄巢竟然如此厉害,我们何必硬碰,调集兵马,加强城市防卫,不要让赵红趁再夺城池,同时加紧布置包围圈,将赵红极其人等困在我们划定的范围内,决不许放过一个。”

魏炎感激涕零,高声道:“谨遵大帅指示。”

主帅走下帅座,上前扶起魏炎:“魏将军,没能料到黄巢如此强悍,也是本帅的失误,本帅的失误让兄弟们承担,本帅心不安啊,以后不用这样拘谨,就叫我马大帅好了。”

魏炎感恩有加:“是,马大帅,末将绝不让包围圈内的一个敌人走脱。”

马大帅慈祥的笑了,露出苍云熟悉的眼神。

同一天,夜,东蓬。

翡游使府。

“何人深夜到访,一定要见我?”一红脸长须的大将披着衣服,略带不快,跟着心腹师爷来到会客厅。

会客厅内站定一人,带着深色斗篷,遮住半个脸。

东蓬翡游使沉声道:“什么人,来见本翡游使还遮遮掩掩。”

来人抬起罩在脸上的斗篷,微微一笑,东蓬翡游使先是一愣,随后大喜,单膝下跪:“太子殿下!臣关雷见驾!”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