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六章 无欲则刚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0:51:23 字数:2157 阅读进度:284/3895

第二八六章无欲则刚

陆渐红点头道:“所以说,上一次的考察不详实,只是走走过场,我交给你一项任务,对这批干部重新进行考察,一定要全面客观。[`小说`]”

柯一军愣了一下,道:“陆部长,这批干部毕竟已经考察过了,再重新考察会不会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陆渐红坐直了身子,说,“只要是对工作负责,就没有问题。老柯,别的事你就不要考虑了,从今天开始,社保局的工作我会向姜书记建议由副局长暂时主持,你就一心抓好这项工作。”

有了陆渐红的这句话,柯一军算是手掌生杀大权了,这种深受重用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柯一军有刹那间的激动,不由道:“陆部长,你放心。”

陆渐红看出柯一军情绪上的激动,道:“老柯,你的责任就是协助我主持全面工作,那么重新考察的这项工作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进行考察,可不能循私舞弊。”

柯一军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陆部长,如果我再去徇私舞弊,这一次的考察就没有必要了。”

陆渐红明白他言下之意,就是上一次的考察有人徇私舞弊,不过陆渐红并不想追究这个事,道:“哦,对了,上次那两名参加考察的干部处的同志这一次就不要带下去了。还有,考察的材料已经形成,这一次你最好还是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柯一军懂陆渐红的意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的话才能真实地反映一名干部到底称不称职,便道:“知道了。”

“那你去吧,准备一下,马上动身,人员方面你跟我说,一定要快,这事要赶在常委会讨论之前做好,不然就被动了。”陆渐红提醒了一句。

四点多钟的时候,黄晓云和舒依这一组先回来了,两人一起到陆渐红的办公室进行了汇报,陆渐红道:“舒处长,等殷部长回来之后,你综合一下检查的情况,写个总结。”

在汇报的过程中,黄晓芸一直没有说话,舒依出了办公室之后,陆渐红道:“黄处长,你还有什么事吗?”

黄晓芸等舒依出了门,轻轻地关上了门,这才道:“陆部长,我是向您检讨的。”

“检讨?”陆渐红淡淡道,“你做错了什么吗?”

黄晓芸咬了咬唇说:“我知道您昨晚住在湖海不怎么乐意,都怪我没让舒处长通知您检查结束了。”

“该说的说,该表态的表态。”陆渐红不想跟她过多地扯这事,便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个中意味自己去领会吧,跟着又说:“黄处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先出去吧。”

陆渐红这是下了逐客令,黄晓芸本来是想打探一下陆渐红的口风的。昨晚她虽然回了宾馆,不过晚上并没有在宾馆过夜,而是去了李海涛那里,李海涛是她的表哥,这层关系很少有人知道,早在十几岁的时候,他们就初尝了**,只是碍着伦理道德才没有结合到一起。李海涛能坐到湖海县组织部长这个位置,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黄晓芸的帮助,当时他还只是副部长。前任市委组织部长苟士贵是个好色之徒,在黄晓芸上了他的床之后,李海涛的抹正就在情理之中了。不过李海涛并不满足于此,在黄晓芸的美色和他的金钱攻势之下,苟士贵答应找个机会动一动他,让他做湖海县委副书记,只是这个设想还在酝酿之中,苟士贵的工作就有了变动。李海涛很关心这件事,在陆渐红上任之后,黄晓芸想故伎重施,以美色相诱,可是陆渐红并不感冒。黄晓芸不知道提拔的名单上是不是有李海涛,不过李海涛年前的时候并没有受到考察,所以在床上将黄晓芸整得死去活来之后,要她无论如何去打探一下陆渐红的意思。

尽管陆渐红下了逐客令,黄晓芸还是厚着脸皮赖着没走,道:“陆部长,殷部长有没有把提拔名单交给你?”

陆渐红脸色忽然一沉道:“我刚才怎么说的?该说的说,这是你该说该问的吗?”

通过昨天的事,黄晓芸先是抢着在不适当的时机汇报,又自作主张,陆渐红很是不舒服,不过他没计较,现在黄晓芸又是这样,陆渐红的口吻就严厉多了。

黄晓芸被陆渐红的话呛得不行,不过陆渐红发起火来自有一幅威势,黄晓芸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受到了重击一般,整张脸都僵硬了,连笑都笑不出来。以前苟士贵也呵斥过她,不过她憨皮厚脸加嗲声嗲气就对付过去了,不过理智告诉她,这一招对陆渐红肯定不行,别自找难看,便起身道:“陆部长,您别起火,我也就是随便一问。那我先出去了。”

没多久,殷晨回来了,同样到办公室向陆渐红作了汇报,陆渐红道:“殷部长,你到舒处长那边交待一下,让她汇总一下就行了。”

陆渐红本来还想就提拔人员的事情敲打一下他的,回头一想,没什么意思,你既然不报,我就装糊涂,冷落你一下。

殷晨见陆渐红似乎没有跟自己继续交流下去的意思,便识趣地出了办公室,不知为什么,对于这个年轻的组织部长,他感到更多的是惧怕,这并不是级别上的问题,以前苟士贵也是组织部长,跟他说话非但没有什么畏惧感,反而很轻松。这时,他忽然想起了一个词:无欲则刚。

对,陆渐红给他的印象就是这样,这样一个无欲无求的一个人,较起真来是最可怕的,他不由想起了自己收胡伟森钱的事,本来胡伟森如果提上去了,什么问题没有,关键是钱收了,事还没办,万一胡伟森给抖落出来,那麻烦就大了。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刚出办公室,胡伟森的电话便挤进来了:“殷部长,我是伟森呀,您说话方便吗?”

殷晨下意识地向陆渐红的办公室看了一眼,捂着电话低声道:“现在不方便,等一下我回办公室打电话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