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〇〇章 弥补之策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00:22 字数:2247 阅读进度:893/3895

第九〇〇章弥补之策

在灯亮的刹那间,医生有一丝慌张,但他很快便镇定了下来,想把那个氧气罩再次放到巴正余的脸上,这时,病床内侧忽然站起来一个人,赫然是市公安局长苗勇军!

苗勇军还没有开口,那医生恶人先告状道:“苗局长,你躲在这里干什么?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说得是啊。(。纯文字)”苗勇军皮笑肉不笑地说,“你摘掉面罩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啊。”

医生强自镇定道:“苗局长,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我可开不起。”

苗勇军根本不理他,说:“摘掉面罩人还没断气,是不是很奇怪?”

一边说着,苗勇军一边抬起了胳膊,原来导线是接在他身上的。

那医生眼睛以下都被蒙在口罩里,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闪动的目光却显示着他想夺门而逃,苗勇军摘下导线,摊开手道:“别指望能逃得出去,外面有的是人。倒不如合作一点,老实交待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那医生还在嘴硬:“苗局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那我就清楚地告诉你,巴正余根本就没有醒,非但没有醒,倒是死了个彻底,所以你想谋害的只是个死人。”苗勇军这时也不得不佩服铁忠诚的这一招釜底抽薪之计。原来上午的时候,院方向公安局汇报,巴正余已经停止了呼吸。不过铁忠诚当时就建议封锁巴正余死亡的消息,向外宣布巴正余已经清醒了。

这个消息一传递出去,果然有人上当。

那医生额头的冷汗已经流了出来,很明显,这是一个陷阱。

苗勇军抄着双手道:“坦白是你唯一的选择,正视现实吧。”

那医生彻底崩溃了,摘下了口罩,无力地说:“我说。”

小刚被暴露了出来,在医生的配合下,小刚很快落网,而这些巴正余还不知道。

此时的他刚刚把老七的尸体处理掉,在别墅里喘气。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也不知道小刚的事情办得怎么样,现在只要巴正余一死,一切都天衣无缝了。只要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他决定金盆洗手,好好享受一下,真正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企业家。

可是在拨了小刚的电话之后,一丝不祥的预感瞬间笼罩在了他的心头,他知道,在专政面前,没有几个人能够守口如瓶,这也是他选择不断灭口的原因。可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在最后的关头还是栽了跟头。

康佳诚连抽了两根烟,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事情看起来还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糟糕,不过他并没有往好处想,比如说小刚只是睡觉关机了。他在考虑该怎么处理下一步的事宜。

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跑路。

不过,这一跑便意味着自己完全失守了。况且虽说国家之大,不会没有安身之处。可是在目前这种连网的机制之下,自己是无路可逃的。既然逃这条路不通,那么只有置死地而后生。

想到这里,康佳诚起身走向了女儿的房间。

走到房间门口,里面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这个呻吟声意味着什么,康佳诚是心知肚明,心头不由恼火之极。中午小刚来的时候,女儿跟小刚的说话他都听见了,妈的,吓了自己一跳,还以为小刚被弄进去了,这小子胆儿还真肥,趁着自己出去的时候溜了进来,连自己的女儿都敢搞,不能多留,看来得找个机会把他也解决了。

不过他并没有听到小刚的声音,不由大是奇怪。门并没有关死,轻轻推开一条缝,眼前的情形简直让他难以接受,原来自己的女儿正用一根振动棒在自wei。

在门口故意加重了脚步,听到里面奚奚簌簌地一阵响动,稍等了十来秒钟,康佳诚推开了门,康晓敏的身体已经被一张薄毯遮住了。

康佳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笑咪咪地说:“晓敏,还没睡啊?”

康晓敏苍白的脸上难得有一丝红潮,略在尴尬地说:“这么晚了,有事吗?”

康佳诚明显感觉到康晓敏跟自己之间有所隔阂了,不过自己也没有再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来看待,否则也不会这么一大晚进这个房间,说:“晓敏,你觉得爸爸对你怎么样?”

这么一问,康晓敏有些意外地看着康佳诚:“为什么这么问?”

康佳诚捺着性子说:“你先回答我。”

康晓敏道:“你对我自然无话可说,我的吃的住的用的玩的,都是你给我的。”

康佳诚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么你希望将来还能有这样的生活吗?”

康晓敏已经奢侈惯了,让她改变生活习惯,去过那种清贫的日子,无异于痴人说梦,不由点了点头。

康佳诚接着道:“可是爸爸现在遇到了问题。我干了些什么,你都看到了,我也不瞒你。”

康佳诚简单地把自己的勾当毫无隐瞒地都说了出来,说:“现在,爸爸有可能被抓,需要你的帮忙。”

“我能帮你什么忙?”康晓敏的语气冷淡了下来。

康佳诚道:“这个案子是市委书记陆渐红重点关注的,只要他能放我们一马,就没有事了。”

康晓敏笑了起来:“你凭什么就认为我能够说得动陆渐红?你别忘了,我跟陆渐红还是有过节的。”

康佳诚指了指脑袋说:“我不是要你说服他,而是能抓得住他的把柄。”

康晓敏笑得更响:“我连接触他的机会都没有,上哪去抓他的把柄。况且他又有什么把柄让我来抓?”

康佳诚的话说得更**:“没有把柄,也要创造把柄。”

说这句话的时候,康佳诚的目光向康晓敏身体上的薄毯看了一眼,这一眼似乎能够穿透薄毯,看到下面的东西一样。

“人不风流枉少年啊。”康佳诚别有用意地说,“陆渐红是个很年轻很有活力的领导,其实是很容易接触的。”

康晓敏忽然间明白了康佳诚的意思,这是一个父亲对女儿所说出来的话吗?为了保全自己,不惜以女儿的身体为代价,虽然自己早已不是黄花闺女,但是在父亲面前,这样的说法让康晓敏在情感上很难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