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五一章 专家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02:36 字数:2167 阅读进度:1046/3895

第一〇五一章

专家

当初搞经济适用房建设的时候,陆渐红虽然口号喊得很响,但是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并没有全线扑上,而是在经过大量调研的基础上才作出暂时先搞四个楼盘的动作,他自然要考虑到供与求之间的关系,倘若供大于求,既浪费了资源,也显得市委的决定太草率,所以陆渐红是通过这四个楼盘的启动,试探一下市场的需求量,再作下一步的打算。[`小说`]这个问题是个长久问题,哪天不彻底把百姓的生活质量得到切实的提高,经济适用房就有存在的理由,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急不来。

听了陆渐红这样切实的汇报,周琦峰点头笑道:“我本来还在担心你欲速则不达,现在觉得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你这个观念与我们新来的一位专家不谋而合啊。”

“新来的专家?”陆渐红不由微微一怔。

“呵呵,说起来你们也是认识的,从国外学成归来,有志于优化住房问题的专家。”周琦峰看了看表,笑道,“差不多也该到了。”

陆渐红的好奇心被勾上来了,不由问道:“周书记,您就别卖关子了,是谁啊?”

周琦峰笑道:“看你还是这么急,一会儿人就到,见了面不就知道了?”

周琦峰这么说,陆渐红只得捺住性子坐等,不一刻的工夫,省委秘书长景珊轻轻敲了门进来,道:“周书记,高教授来了,正在贵宾接见室。”

周琦峰长身而起,笑道:“渐红,一起去见个面吧,希望你们能对双皇的住房问题有所贡献。”

怀着迫切的心情,陆渐红跟着周琦峰进了接见室,这一进去不要紧,陆渐红在看到这个所谓的高教授居然是高兰的时候,他险些站立不住,差点就倒下去了。

高兰同样也是惊异万分,眼睛瞪得大大的。

周琦峰笑道:“渐红,想不到吧?”

“想……想不到。”陆渐红快速稳定住心神,伸出手强笑着道,“高教授,你好。”

高兰的手依然柔软,握在手中,陆渐红的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轻轻一握之后便松开了手,心里却是泛起了难以形容的滋味来。

整个会谈的过程,陆渐红全然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只是最后周琦峰的话却让陆渐红更是惊慌。

周琦峰道:“高教授,在甘岭,双皇市可是第一个吃经济适用房这只螃蟹的人,希望你能在双皇打开这个局面,将试点转化为亮点啊。”

高兰的表现要稳定得多,笑道:“周书记给我的担子太重了。”

听周琦峰的意思,高兰似乎要入驻到双皇去,这让陆渐红既是欣喜又是慌张,欣喜的是,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接触高兰了,慌张的是,不久安然便要过来,如果让她知道他们现在扯不清理还乱的局面,那还不乱成一锅粥了。

更为头疼的是,高兰是作为专家教授过来的,这让陆渐红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她为什么要来甘岭,又是通过什么方式过来的,是到这里来任职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关键的是,陆渐红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周琦峰见陆渐红在发怔,笑道:“渐红书记,怎么了?还不表示一下欢迎?”

陆渐红强作笑颜道:“高教授能到双皇指导住房工作,当然是求之不得了。我代表双皇市委市政府向高教授的前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和由衷的谢意。”

听着陆渐红这种场面上的语言,高兰心头大痛,只是这个痛只能放在心底,很是虚伪地笑道:“陆书记客气了。”

“好了,你们也见过面了,就留点空间给你们吧。”周琦峰笑道,“中午要接待一个很重要的客商,高教授,我就不陪你了。渐红书记,高教授到双皇后,你可要好好的照顾人家,要无微不至。”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陆渐红和高兰不由都是恶汗出了一身,陆渐红道:“周书记,您放心吧。”

“嗯,好,那我先走了。”周琦峰道,“景秘书长,中午安排一下,你亲自作陪吧。”

“不用了!”高兰抢着道,“周书记,我是来工作的,我想还是早一点到实地去看看。”

周琦峰愣了一下,笑道:“也好,那你可别说我怠慢啊。”

“怎么会呢。”

陆渐红也跟着道:“周书记,那我还是跟高教授先去双皇吧,等有什么新想法,再向您汇报。”

高兰是坐车过来的,只有一个简约的手提箱,司机丁二毛将箱子放进车子的后备箱,问道:“陆书记,回双皇吗?”

坐在陆渐红的身边,高兰的心头复杂已极,真是人生如戏。

从新加坡回来之后,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进,把自己封闭到属于自己的空间里,所以她根本不知道陆渐红近来的动向。在她看来,陆渐红还是在江东工作。至于高福海,更是不会跟她提起关于陆渐红任何的片言只语。

高兰在新加坡主修的便是建筑学,看到很多人家的住房保障体系,回到江东后,遇到不少朋友和亲戚都提到一个住房难的问题,所以便以“一点两点”为笔名发表了一篇报道,后又被甘岭日报转载。

周琦峰看到这篇报道后,觉得作者的认识很有见地,便通过关系找到了该文的作者,没想到会是高兰。

周琦峰在电话里与高兰进行了交流和磋商,说到甘岭省双皇市正在搞经济适用房的建设,希望她能来指导工作。高兰不假思索地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其实,她到甘岭,一方面是受了周琦峰的邀请,但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因为江东是她的伤心地,她迫切地想换一个环境,离开江东。可是世事弄人,谁也想不到,事与愿违,越是想远离,越是离不开。而高福海虽然很不情愿高兰去甘岭,但是女儿已经大了,有自己的思想,而他更不能以陆渐红就在双皇为理由来阻止。

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了。高福海只有这个阿q式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