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 配对玉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03:42 字数:2207 阅读进度:1119/3895

1124配对玉

原以为任老爷子会在这里过一夜,不过老爷子醒来得很早,一起来便催促陆渐红一起去燕华。《纯文字首发》

去见高福海,陆渐红心里没有多少底气,不过有老爷子撑腰,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可是他也在考虑这件事的另一个发展方向,那就是如果高福海不给面子怎么办?这的确是一个头疼的问题,主要是因为高兰夹在中间,如果不把这件事情妥善摆平的话,会直接影响到高兰。

长痛不如短痛,这件事终究是要面对的,加上有老爷子坐阵,这是个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总比陆渐红一个人去要好上很多。

借口要陪老爷子去燕华办事,与安然和孟佳告了别,梦瑶赖在陆渐红的身上不肯下来,惹得扬帆远航嫉妒不已。陆渐红也觉得对这两个孩子的父爱不够,也蹲下身去亲他们,哪知被闪开了,还撂下一句话:“口水拉拉的,恶心死了。”

在一片笑声中,陆渐红上了保时捷,老爷子很搞笑,主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把后排留给了陆渐红和高兰。

当着他和小高的面,两人自然不会有什么亲昵,不过放在座位下的手却是紧紧握在一起的,高兰低声道:“渐红,你的手怎么在发抖?是不是害怕?”

陆渐红低笑了一声道:“你的手也在抖啊。”

高兰笑了一笑,脸上却显出复杂的神色来,很显然,她的内心不仅仅是害怕这么一种情感,这也不奇怪,可以想像到当他们携手出现在高福海面前时,会得到什么样的态度。一头是亲情,一头是爱情,无论选择哪一方,都不是高兰所愿意看到的。

老爷子垂目闭眼,似乎在打呼噜,不过陆渐红注意到老爷子的手中一直握着件什么东西,但是由于位置的缘故,根本看不清。从老爷子侧面偶尔会抽搐一下的眼角来看,似乎他的心情也紧张得很?他紧张什么?

车在高速行驶,天色微暗之时,已经到了燕华。

在高兰的指引之下,高福海的住处渐渐地出现在眼前。

到了楼下,下了车,陆渐红迟疑着问道:“任老,我是不是先暂时回避一下?”

任老爷子的神情肃穆得很,略微一想,道:“也好,等我通知,小高,你在下面陪陪他。”

陆渐红坐回到车上,看着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心里也变得七上八下起来。

“陆哥,抽根烟。”小高递了根烟过来,陆渐红接过点上,烟在肺里绕了一圈,这才舒服了一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却完全是心不在焉。

且说高兰领着老爷子到了门前,按响了门铃,里面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啊?”

“妈,是我。”高兰的声音一响起,明显听到里面的脚步声节奏快了起来,门一开,便看到高母一脸惊喜地说:“兰兰,怎么回来也不提前通知我一下,老高,兰兰回来了。”

叫了高福海,高母才注意到高兰的身后还站着个老头子,不由道:“兰兰,这位是……”

“进来再说吧。”高兰略有些心虚地说。这时高福海已经走了出来,他比高母镇定得多,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还没有开口,一眼便已见到正走进来的任老爷子,微微有些错愕,看着似乎有些眼熟的样子,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爸。”高兰叫了一声,道,“爷爷,这是我爸。”

任老爷子微一颌首,高福海狐疑地看了高兰一眼,道:“兰兰,介绍一下。”

不等高兰说话,老爷子已经先开口了,道:“我姓任。”

高福海笑了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不由道:“您是……”

任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高福海神色一整,赶紧道:“任主席,快请坐,真没想到,您会到寒舍来。冰洁,泡茶。”

高母杜冰洁闻言也是一呆,赶紧去忙活去了。

“爷爷,请坐吧。”高兰安顿下任老爷子,心里有些发慌,跑过去端茶。

高福海心中很是疑惑,高兰什么时候认了这个老主席做爷爷了?不过这个疑惑他并不好问出来,只得压在心里,笑道:“任主席,不知道您有什么指教?”

任老爷子笑了笑,道:“你是不是很奇怪兰丫头怎么会认识我?”

高福海含蓄地笑了一下,说:“正有这个疑问。”

任老爷子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玉来,道:“你认识这块玉吗?”

高福海接过来,看了一眼,上面雕着一只凤凰,雕功很细致,栩栩如生,看玉的色泽,已经很有些年代了,不过只是一块普通的玉而已,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正要交回,这时杜冰洁端了茶水上来,一眼看到那块玉,失声道:“老高,这块玉哪来的?”

高福海见杜冰洁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道:“怎么了?”

见高福海无动于衷,老爷子心头很是失望,不过见杜冰洁这么激动,心里不由猛地一跳,却见杜冰洁从脖子下摘下一块玉来,上面雕的却是一只龙,将高福海手中的玉拿过来放到一起,赫然是一对,无论是形状、大小还是色泽,都一般无二。

老爷子腾地站了起来,厉声道:“你的玉从哪来的?”

这一声厉喝当真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把杜冰洁吓了一跳,里屋的高兰也是吃了一惊,赶紧跑了出来,见老爷双颊赤红,连忙道:“任爷爷,怎么了?”

老爷子也觉得自己的情绪有点过于激动了,深深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道:“我有些失态了。娃子,告诉我,这块玉是谁给你的?”

杜冰洁道:“这块玉是我跟老高结婚的时候,婆婆亲手给我戴上的,说是她的传家之宝,向来传媳不传女。”

老爷子的呼吸不由急促起来,不过他还是在竭力保持着情绪上的稳定,一字字道:“你婆婆叫什么名字?”

“我只知道叫高任氏,不知道婆婆的名讳。”杜冰洁看了高福海一眼,高福海这时似乎想到了些什么,眼睛也不由睁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