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5 丁二毛责任重大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05:55 字数:2192 阅读进度:1270/3895

1275丁二毛责任重大

诸葛欢儿醉了,幸好在当初订房的时候,安然多订了一间,那是她为高兰预留的,不过现在看来也并非完全没有派上用场,至少可以安顿丁二毛和诸葛欢儿。{免费小说}

在回去的路途中,诸葛欢儿就已经睡着了,丁二毛有些忌惮地将诸葛欢儿扛进了房间,却是死活也不肯留在房间里休息。这让陆渐红奇怪了,难道他们不是在谈恋爱?

觉得事情有异,陆渐红道:“安然,这丫头喝多了,不知夜里又闹出什么事来,今晚辛苦你一下。”

安然笑道:“我就是照顾人的命啊。”

“麻烦你了,嫂子。”丁二毛逃命似地出了门。

陆渐红将他叫进了自己的房间,扔了根烟过去,道:“二毛,怎么回事?”

丁二毛抽着烟,叹了口气道:“陆书记,一言难尽啊。”

说起来也是搞笑,丁二毛给陆渐红开车,陆渐红用车的时间并不是太多,所以丁二毛也就有很多的时间,他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也就是上上网聊聊qq。这诸葛欢儿就是丁二毛的网友。

“她在qq上说国庆前会从香港过来,我还不怎么信,没想到真的来了。”

陆渐红这才算是知道丁二毛何以吞吞吐吐地请假了,不过这女孩子虽然性格有些乖张,不过整体看上去还算是不错的,便笑道:“这女孩不错,可以考虑考虑。”

“跟她?”丁二毛的眼睛睁大了,“我可从来没想过,我的梦中情人是那种知书达理温柔体贴美丽聪慧落落大方……”

“行了,你直接说你嫂子那样的女人就不得了?”陆渐红打断了丁二毛的成语连篇。

丁二毛怔了一下,道:“对,就像嫂子那样的。”

陆渐红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这种感情上的事倒不是他去多管闲事的事,只有道:“不管怎么样,人家千里迢迢来找你,你就是再不喜欢人家,也得把人家招待好吧,钱还够不够?”

丁二毛挠了挠脑袋瓜子,不好意思地说:“都是她花的钱。”

“你简直把咱们男人的脸都丢光了。”陆渐红揶郁了他一句,从包里拿出一耷子钱来,还没开封,整整一万,递过去道,“先拿去用。”

丁二毛拒不肯收,陆渐红瞪起了眼睛,道:“你现在代表的可不是你自己,从小的来说,你代表的是咱们男人,责任不轻啊二毛,从大的来说,你代表的可是大陆内地的形象……”

“好,好,陆书记,我收下还不成嘛,您别说那么多大道理了。”丁二毛觉得自己细小的心灵正在遭受莫大的摧残,忙不迭地把钱收了过来。

陆渐红不由笑了起来,这送钱出去居然比借钱还难,道:“不过,这钱可是要还的啊。”

“还,还,一定还。”

陆渐红当然只是开了句玩笑,丁二毛一个月能拿多少钱他还是知道的,又点了一根烟,道:“对了,你不是不喜欢她吗?怎么又陪她逛到燕华来了?”

丁二毛叹了口气,说:“听她说,好像是家里给她找了个对象,非逼着她结婚,就跑了出来。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人,找她的人可算神通广大的,恁是追到了甘岭,所以她就跑到这边来了,她一个女孩家家的,一个人跑来跑去的,我真不放心,虽然是逃婚的,但好歹也是来找了我,我有必要把她安全送回去。”

陆渐红伸出大拇指道:“真男人就应该像你这样。唉,对了,这丫头家是干嘛的?”

“我没问,不清楚。”

秋天的天气变化很快,连天气预报都有点拿捏不准了,说是第二天会是晴天的,却半夜就下起了雨。

高福海起得很早,昨晚本来想一家三口好好谈谈的,可是看杜冰洁对高兰悉心照料的样子,只得忍了下来,他知道,如果提到陆渐红,这种温馨的氛围就会被破坏。

站在阳台前抽着烟,窗外的雨点已经将阳台上的玻璃淋花了,只看得到玻璃上白花花的水流。

杜冰洁已经做好了早饭,看到高福海站在阳台前,轻轻走了过去,低声埋怨道:“怎么一早上就开始抽烟了?”

高福海弹了弹烟灰,道:“有点烦。”

“怎么了?烦什么?”杜冰洁向高兰的房间看了看,女儿还在睡,搬了张椅子坐下,道,“说道说道,憋在心里会憋坏的。”

高福海笑了笑,说:“还是为了工作上的事。现在我在甘岭跟陆渐红搭班,负责工业上的事情。陆渐红说得对,咱们虽然是做领导的,但是招商引资如果有路子,还是要想法子能把企业招引过来。”

听到陆渐红这三个字,杜冰洁的脸色微微有些下沉,道:“老高,难得放个假,工作上的事情就放一放吧。”

高福海微微一叹,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啊。说真的,陆渐红这小子我还真是挺佩服他的,工作上敢冲敢打,又有舅舅关心,将来必有大用。”

“大不大用跟咱们有什么关系?”杜冰洁硬硬地来了这么一句,高福海拍了拍杜冰洁的手道,“冰洁啊,我知道你对陆渐红还是耿耿于怀,其实我的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咱们也不能太自私了,兰兰这孩子死心塌地的,现在又怀上了孩子,如果咱们再大加指责,兰兰的心里也不好受。”

“这次回来,我看兰兰瘦了不少,这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高福海又道,“况且这肚子一天天大了,你是要脸面的人,把兰兰放在家里,时间长了,恐怕会被人发现,又要惹来不少流言蜚语啊。”

其实这些道理杜冰洁又何尝不明白,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连个名份都没有,心里的那股子气就怎么也咽不下去,恨恨道:“陆渐红这小子一点心都没有。”

高福海见有戏,接着说:“陆渐红昨晚已经到燕华了,想把兰兰带老家去,又怕你不同意,担心你会动手揍他呢。”

“我是母老虎吗?”杜冰洁的眼睛瞪了起来,“敢情他就是这么看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