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5 代为处理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09:22 字数:2200 阅读进度:1508/3895

1515代为处理

会议室里的龙飞已经冷静了下来,不过还是紧紧攥着拳头,咬紧了牙,并不吱声。[`小说`]

“刘翔,肇事司机抓到了没有?”龙翔天淡淡问了一句,其实他也是一肚子火,他虽然是省委书记,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也就是一个寻常的父亲,一直到目前为止,肇事者一方根本没有一个人过来探望,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刘翔最怕的就是这件事,不为别的,因为肇事者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这人正是江东省省长骆宾王的儿子骆仁忠。不过他也知道,龙翔天不可能不问起这事,他也只能拖一时是一时。

见刘翔不开腔,龙翔天淡淡道:“怎么?有难处?”

龙翔天这话一说,刘翔是不敢再有所隐瞒了,便道:“肇事者名叫骆仁忠,目前正被扣在交警队,等他醒酒。”

“醒酒?”龙飞跳了起来,“妈的,酒后驾车,这次我要他家破人亡。”

陆渐红轻咳了一声,道:“龙飞。”

龙飞的眼睛瞪了起来,大声道:“干嘛?”

陆渐红觉得龙飞太冲动了,道:“我有点事跟你说,出来一下。”

龙翔天淡淡道:“龙飞,你先出去。”

龙飞恨恨地出了去,其实陆渐红倒不是想跟龙飞说什么,只是刘翔的吞吞吐吐加上肇事的那小子姓骆,搞不好还有隐情,碍着他人在场不怎么好说。

事实正如他判断的那样,刘翔还真不好表露出骆仁忠的身份来,不仅如此,当时撞了车的骆仁忠还狂妄得很,叫嚣着大不了赔钱。

龙飞一出来,便道:“什么事?”

陆渐红淡淡道:“暂时不跟你说。”

“你耍我?”龙飞的眼睛瞪了起来。

陆渐红道:“你有没有发现你的情绪很不稳定?到底是因为筱霜,还是景珊?”

龙飞呆了一下,没想到陆渐红一语道破了他的心结,有些恼羞成怒地道:“你怎么知道?”

“筱霜是你亲妹妹,也是我妹妹,这事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陆渐红不理他的话,站在走廊上点上了一根烟。

龙飞忽然道:“是不是景珊跟你说的?她是不是跟你有一腿?”

陆渐红忽然一拳打在龙飞的脸上,单手一推,已经抵住了龙飞的脖子,将他抵在墙上,道:“龙飞,你这么说,是不尊重你自己!”

龙飞似乎被抽空了力气,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喃喃道:“可是她不喜欢我。”

陆渐红松开了手,这种感情上的事情他没有兴趣去多问,只是道:“你要记住,你是龙书记的儿子,不要因为一个女人失去了自我。”

说完便不再看龙飞,敲了一下门,估计里面说的也差不多了,进了去后,发现龙翔天的脸色很是灰白,道:“我知道了。”

陆渐红道:“刘书记,时候不早,龙书记夫妇紧张了一晚上,很累了。”

龙翔天无声地点了点头,刘翔赶紧出去安排房间。

“诗蕊,你先出去,我有话要跟渐红说。”待梁诗蕊出了去,龙翔天才道:“肇事者是骆宾王的儿子,这件事我不怎么好出面,只好让龙飞出头,不过他不够冷静,你看着点。”

陆渐红点了点头,这事本来只是一起简单的车祸,但由于肇事者和被伤者的身份不同,让整件事情复杂了起来。其实陆渐红也有些犹豫,只要他插手到这件事中来,那么便要直面骆宾王了,极有可能会让他们之间原本并不牢固的关系变得伤痕累累。

“姨父,这件事你给个态度。”陆渐红不得不这么问,事情的大小完全决定在龙翔天的手中,他不追究,屁事都没有,如果他不放手,这件事便有可能被放大,以目前酒驾的处罚程度,骆仁忠的罪过不小。

“看骆宾王的态度吧。”龙翔天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便出了门。

其实吴部长跟他谈过话以后,他基本上已经放弃了与骆宾王再斗下去的念头,毕竟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敌对,可是刘翔在会议室里把当时的情况href小说网小说网了,骆仁忠的狂妄令龙翔天很愤怒。当然,他不能走出前台,只有靠龙飞,可是龙飞的考虑欠周全,看他刚刚的冲动模样,见到骆仁忠,打断他一条腿恐怕都是轻的。这不是他要的结果。

陆渐红在会议室里滞留了一会儿,待刘翔将龙翔天夫妇的休息安排好了,回到了医院,这才出了来。

刘翔苦笑着道:“渐红,真的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陆渐红看他这么称呼,估计他还不知道自己要回江东工作的事,也不点破,道:“听说这个肇事的后台不小。”

“岂止不小啊,简直大有来头啊。”刘翔苦着脸道,“可是龙筱霜是龙书记的女儿,唉,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

陆渐红道:“骆仁忠现在关在哪?”

刘翔愣了一下,道:“在市公安局关着呢。”

陆渐红道:“龙书记要我和龙飞一起处理这件事,这边你先留几个人照顾着,我们一起去公安局看看。”

“老弟,你怎么也掺和到这里面来了?”刘翔忍不住问了一声。

陆渐红也苦笑着摸了摸鼻子道:“我已经回江东任职了,不处理不好办啦。”

刘翔再次一呆,道:“回江东任职?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现在你不是知道了?”

上了刘翔的专车,陆渐红嘱咐龙飞一定要冷静。

刘翔坐在车里一声不吭,可心情却大是异样,以前陆渐红无疑是他的手下,虽然关系融洽,但刘翔还是有一些优越感的,尽管后来陆渐红调离,又升了副部,但那是在甘岭,可现在回到江东,成了自己的领导,两人的位置倒了个个,昔日的领导者变成了被领导者,那滋味是很难言的。

陆渐红哪里能想到他的小算盘,也是一声不吭,沉思着该怎么处理这事。

车在市公安局停下,见到市委一号车来,有人立刻迎上,开了车门,刘翔淡淡道:“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