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7 双双遇挫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09:51 字数:2281 阅读进度:1540/3895

1547双双遇挫

这时,景珊突然道:“对了,我刚来的时候,原省政府秘书长古月还没有调离,有一次接待上级领导时,曾在一起合作过,当时我无意中提到你,他说跟你很熟,关系也不错。<最快更新请到>”

陆渐红这个时候才想起这么个人来,是啊,古月干了不少年的省政府秘书长,景珊到的时候还没有走,对省政府那边应该很熟悉,不由道:“他现在调到哪了?”

“清江市市委书记。”

陆渐红微微一呆,古月当时就是正厅级,现在去干市委书记,看样子是下去锻炼一下,似乎是受重用的样子,不过这得看是龙翔天的意思还是骆宾王的意思,因为不同的人目的也不同。不过不管怎么样,陆渐红都要去拜访一下,他无疑是省政府那边的万事通。

定了下来,二人也就不再多商量,形成的最终定论是,按兵不动,其实以他们目前的处境来看,就是动也没法子动,虽说一个是省长,一个是省委副书记,二者相加足以与骆宾王对抗,但是事实情况是,他们现在还不清楚其他常委的动向。

周一,令陆渐红意外的是,骆宾王并没有召开常委会,这很不合情理,按惯例,新班子肯定要碰个头,理顺一下工作思路,多多少少摆露出一副新局势的态度,可是骆宾王也按兵不动,这又是何道理?观望?还是猫戏老鼠?

等了两个多小时,陆渐红没有接到召开常委会的通知,便主动去了骆宾王的办公室。

骆宾王没有用以前龙翔天的办公室,而是另换了一间,与陆渐红同一楼层,经过周末两天的时间,办公室的装修已经完毕,进了去,还能闻到新装修的气味。

秘书司常在随着骆宾王升为省委书记也一跃成为了省委href小说网小说网,在陆渐红进来的时候,他的神色是恭敬中带着些倨傲,起了身来道:“陆书记,你好。”

陆渐红听得出来称呼中的不敬之意,淡淡一笑,未予理睬,径直去了里间的办公室。

不料司常在却是拦了一下,道:“陆href小说网小说网记正忙着,没有时间见客。”

陆渐红回身望了司常在一眼,目光中充满了寒意,淡淡道:“那你进去通报一声。”

司常在这一个举动表面上是在恪守一个秘书的职责,骨子里却是在向陆渐红表示他这个秘书的重要性和优越性,没有我这个秘书的通传,你就是省委副书记又怎么样?同样见不着书记。

司常在没有说话,进去了片刻,出了来道:“骆书记说一个小时后才有时间。”

陆渐红冷冷地看了司常在一眼,默不作声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心头的窝火是可想而知的,妈的,狗仗人势,这个司常在有机会可是要好好修理他一下的。这种待遇是陆渐红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不过这也从侧面反应了他目前的处境,司常在之所以敢在陆渐红面前嚣张,一定程度上也有骆宾王的默许在内。看来,骆宾王采取的不是光明正大的打击,而是想不经意间打磨掉陆渐红的威信。——一个没有威信的人,是成不了大事的。

陆渐红继而想到,看来景珊那边想收服边双刚的可能性也不会太大,景珊本身并无什么威信可言,再加上有三大金刚联合对抗,景珊的日子可能也不好过。

陆渐红想的没错,景珊此时正铁青着脸。

刚刚她开了一个省长办公会,要求这三大金刚汇报一下当前的工作,期间有些工作景珊很不满意,语气便重了一些,——这也是刻意为之,只是这三大金刚根基颇深,阴阳怪气地反驳景珊不懂经济工作,这让景珊很是下不了台。会议的效果自然大打折扣,不欢而散。

出去的时候,三大金刚互视一眼,目露笑意,心里俱是一个想法,一个女流之辈也想骑到大老爷们儿的头上,做梦吧。

景珊没有秘书,暂时由省政府秘书长杜凡暂时服务,见景珊脸色铁青,杜凡试探着道:“景省长,您的茶已经淡了,我给您重泡一杯。”

“哦,谢谢。”景珊一时之间还没有转换过角色来,随口道了声谢。

杜凡心头一阵感动,虽然他在其他地方也挺威风的,但是从来没有被时任省长的骆宾王正眼看过,就连司常在也不拿他当一回事,这也直接导致了他这个省政府秘书长名存实亡,下面的几大副秘书长也仗着自己的主子跟骆宾王是一条线上的,对他是阳奉阴违,而此时,自己泡一杯茶居然得到了省长的道谢,刹那间,他有种死心塌地为景珊服务的冲动。

泡好了茶,轻轻放到景珊的案头,杜凡道:“景省长,您是不是还在为刚才的事恼火?”

景珊微微一怔,嘴角浮起一丝苦笑,道:“这个省长不好干啊。”

杜凡站在景珊的桌子前面,沉默了一下,道:“景省长,您的处境我了解,只是能力有限,帮不了您。”

景珊笑了笑,道:“杜秘书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杜凡回头看了一眼,将门关上了,才道:“我的想法可能不是太成熟,仅供景省长参考。”

景珊点了点头,道:“坐下来说吧。”

杜凡没有坐下来,依然站着,道:“刚才三位副省长,其实都是以边副省长马首是瞻,倘若边副省长改变了立场,那两位便不难跟着过来。”

景珊倒是不知道这个情况,道:“继续说。”

“刚刚虽然是从工作方面起了分歧,不过看得出来,边副省长的怨气很大,具体的原因不得而知。”杜凡说得非常策略也很含蓄,道,“我觉得景省长不妨先统抓工作,具体的事情由得边副省长去办,毕竟他是协助您的工作的。”

景珊看了杜凡一眼,她已经明白了杜凡的意思,刚刚汇报工作的时候,杜凡也是在记录的,他这个秘书长虽然上任时间也不长,但是对经济发展的目光很独到,边双刚的工作里确实有些不符合发展规律的地方,所以借着边双刚目中无人,由得他按照他的思路去做,出了差子,景珊不必承担责任,到时候还可以反打一耙,边双刚是吃不了兜着走。能力出现问题,他以后说话的重要性便大打折扣。

这条路子与骆宾王对付陆渐红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