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3 黎姿之毒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10:48 字数:2188 阅读进度:1596/3895

1613黎姿之毒

景珊虽然对其恨之入骨,但是黎姿的出手实在太重了,这几个倒下去的人一倒下去便没有了动静,也不知是死是活,这毕竟是出人命的事,不由低声道:“安董,这样会不会……”

安然淡淡一笑,道:“就冲着他调戏省长这一个罪名,不弄死他算是轻的了。{免费小说}”

而此时左君宝叫唤的声音变得更加惨烈起来,他的左腿骨在黎姿的缓缓施压下一点点地裂开,或许只有拼命叫喊才能缓解那种痛入心腑的疼痛,当黎姿把脚收回来的时候,左君宝以为黎姿将到此为止,心头不由松了一下,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法子再嚣张起来,再也不敢叫嚣着自己是燕华市政协委员的儿子了。

黎姿却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看他那副样子不知道毁了多少女孩子的名节,这对于女人来说是最不可容忍的,脚刚抬起便猛地一脚踩了下去,这一脚顿时让左君宝惨叫了半声,便晕死了过去。

——她这一脚居然是狠狠地踩在了左君宝的第三条腿上!

这一脚踩下去的时候,发出了一声类似于鸡蛋被捏炸的声音,让围观者都有些不寒而栗,有几个平时喜欢吃女人豆腐的男人不由悄悄地在自己的“**”上摸了一把,试想如果那一脚是踩在自己的两腿之间,那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景珊不由震了一下,真看不出来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姑娘非但有一身好功夫,还有一副狠心肠,那是因为她不知道黎姿的身份,以她在警卫队的身份,那可是拥有特别杀人执照的,如果她认为有人会威胁到安全,完全可以将对方格杀于当场,所以左君宝成为我国最后一个“太监”,实在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

这时,有一队警察匆匆地奔了过来,大声道:“散开,散开,都散开。”

原来刚刚有人在三女受侮的时候,悄悄报了警,他们来的也不算不快,只是黎姿的动作实在太快,当他们到达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那些警察看到地上东倒西歪地躺着几个人一动不动,不由皱了一下眉头,俯身看了一眼,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谁下的手啊,这么狠,既不把人弄死,又让人这一辈子恐怕不是毁容就是瘫痪,只是这正是黎姿的拿手好戏。别看她只是个女孩子,但是在警卫队里,除了小高,还没有哪个人说有绝对把握能胜得了她。

“叫救护车过来!”那警察显然是经常处理类似的事件,经验很老道,不过在到了左君宝身边的时候,明显皱了一下眉,那裤裆处所散发出来的腥臭之气实在是难闻已极。

“是谁动的手?”那警察左右问了一声,却是没有人回答他,显然是在保护黎姿。

黎姿却站了出来,道:“是我。”

“你?”听到的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这时他才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黎姿,不过他跟着却看到了另一个人——景珊!

这警察眼神一凛,赶紧大步走过去,啪地敬了一个标准的礼,道:“景省长,您好!”

围观的人一听,都是吃惊不已,难道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江东省的省长?

对方既然认识自己,那就好办多了,景珊淡淡道:“你是哪一片的?”

“报告景省长,我是秦淮区公安分局局长解放军,刚刚接到报警说这里有人闹事,便带队过来了。报告完毕!”解放军从来没有想过能有机会与省长当面对话,这当然是一个表现的机会,他是军人出身,虽然也见过不少领导,但是此时他的心情绝对是澎湃且激动的。

这时,远处响起了警笛声,跟着便又有一队警察全副武装匆匆赶来,领头人却是省公安厅厅长冯殿玉,刚刚景珊打电话的就是他,一听说省长大人在晚上逛街的时候遇到骚扰,冯殿玉确实是吓了一大跳,在目前打黑除恶的大环境下,先是省委副书记陆渐红的秘书被砍伤,而后又是省长景珊遇到骚扰,这也太他妈的大条了,前者还好,尤其是后者,完全可以给自己定一个领导无方的罪名啊,虽然有骆宾王这个省委书记罩着,但是在这件事上,他恐怕也不会偏袒自己。

所以冯殿玉连忙召集人马,快速赶到,恨不得把罪魁祸首给一枪毙了。

一到场,冯殿玉便拔出枪来,大声道:“所有人都不许动!”

随着他的这一声大吼,众警察也都荷枪实弹,整个氛围猛然间紧张了起来。

景珊这时缓缓走出人群道:“冯厅长。”

一看景珊没事,冯殿玉悬着的一颗心稍稍放下,一溜小跑过了去,敬了个礼道:“景省长,您没事吧?”

景珊寒着脸道:“幸好解局长来得早,行动迅速,现在人已抓获,一定要严厉查处!”

“是!”冯殿玉再次敬礼,这时救护车赶到,将几个人事不醒的倒霉蛋拉上了车,冯殿玉一声令下,立时有武警跟过去,冯殿玉暗骂道:“妈的,太岁头上动土,这次不把你们这帮杂碎整得恨你妈为什么把你们生下来,老子就不姓冯。”

安排妥当之后,冯殿玉请示道:“景省长,我安排人护送您回去。”

遇到这样的事,三人也没了再逛街的兴趣,也就乐得冯殿玉安排人员护送,将安然二人送到燕华饭店,景珊满怀歉意地道:“安董,发生了这样的事,真是对不起。”

安然淡淡一笑道:“这样的环境怎么能让投资者放心呢,我看有必要提前结束对江东省的考察了。”

冯殿玉一听就傻了,他还真没想到眼前这个娇滴滴的跟朵花儿似的女人居然就是安氏集团的董事长,当场被吓得不轻,要知道安氏集团可是省委省政府一再要求务必要留下投资的对象,因为治安问题吓走了人家,那自己这个罪过就大了,脑袋顿时重了起来。

“安董,这只是个案,请考虑一下,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有类似事件的发生。”景珊开口道,“冯厅长,你先回去吧,我需要跟安董再沟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