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1 三千万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10:55 字数:2097 阅读进度:1604/3895

1621三千万

“无功不受禄,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敢收。{免费小说}”陆渐红轻轻喝了一口茶,将身子仰靠在椅子上,目光有意无意地向墙角瞥了一眼。

左冷禅心道,这年轻人的胃口不小啊,一株长白山野生人参市价就几百块钱一克了,这一株可是足有两百克,虽然说千年有点夸张了,但是几十年还是有的,那价格更高了,陆渐红却是连眼睛都不带眨的,一口就回绝了,将整个对话推进了死局。

既然面对这个油盐不浸的家伙兜着圈子建立关系不行,那就直截了当吧,左冷禅心一横,道:“陆书记,明人不说暗话,那我就打开天窗了,这一次请陆书记来,还是为了小儿的事情。我也知道,君宝犯了滔天大错,但可怜天下父母心,请陆书记体谅一下我这个做父亲的,能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陆渐红这时才坐直了身躯,淡淡道:“滔天大错?只是错吗?我告诉你,这是犯罪!你儿子都干了哪些缺德事,你这个做父亲的不会不知道吧?你认为冒犯景省长只是犯了错?”

“陆书记,我知道事情很麻烦。”左冷禅为了儿子不得不接受陆渐红的教训,道,“只要陆书记能帮我这个忙,陆书记不妨开个价吧。”

“开价?”陆渐红的眼睛瞪大了一些,嘴角却露出一股讥讽之意。

左冷禅也不知道陆渐红是在装糊涂还是想狮子大开口,他突然间发现,面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有点狗咬刺猬无从下嘴的感觉,不过为了儿子,再怎么也得拼一把,尝试着道:“两百万?”

陆渐红的眼皮子搭了下来,左冷禅又加了两百万。

陆渐红淡淡道:“你觉得你儿子就值四百万?”

左冷禅一听这话,心里不由一喜,看来陆渐红是嫌钱少啊,那就好办多了,直接竖起一根手指道:“一千万。”

陆渐红这才笑了起来,道:“堂堂燕华市政协委员的儿子至少也得是这个价嘛。”

左冷禅也笑了起来,道:“陆书记,那就麻烦您了。”

左冷禅刚笑出半声来,陆渐红的笑容已凝固在了脸上,道:“这事情我一个人是摆不平的,别忘了,你儿子得罪的可是景省长。”

“这是自然的。”左冷禅对于行贿这一行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当时明白陆渐红所说的,还需要费用打点其他人,便道:“另外我再付一千万给景省长,另外再加五百万,用于陆书记打点其他人。”

陆渐红的脸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神色,懒洋洋地道:“你觉得景省长的价钱跟我一样吗?”

“哦,是我的失误。”左冷禅轻拍了一下脑门,道,“加五百万。”

这么三言两语之间,左冷禅的口袋里便被掏走了三千万,这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左冷禅当然也肉痛,不过为了儿子也算是值了,再说了,只要陆渐红一收下这笔钱,就会被墙角的摄像头拍个正着,只要控制住这个省委副书记,还担心以后收不回这三千万的成本吗?

想到这里,左冷禅的眼睛里便露出一股笑意。

“算你聪明。”陆渐红的脸色放松了些,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在外面的黄晓江,道,“黄厅长,你进来吧。”

黄晓江进了来,也不知道他们都谈了些什么,不过从两人的神情来看,似乎达成了什么共识,心里便有些奇怪了,不过当陆渐红的话说出来之后,黄晓江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受到了雷击一般,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

只听陆渐红道:“黄局长,刚刚我已经跟左董达成了一致,为了左君宝的事,左董花了三千万来打点关系,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

黄晓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倒不是因为金额高达三千万,而是陆渐红居然也接受了贿赂,这让他的心情顿时沉到了谷底,原来,他所认为的有正义感的领导也就是这个样子。

陆渐红笑了笑道:“左董,你还愣着干什么?钱早点到位,我也好早点办事嘛。”

左冷禅原本还在为陆渐红把这事挑给了黄晓江而惊讶,这时才如梦方醒,道:“明白,明白,我马上安排。”

左冷禅立即打了电话让手下准备钱的事情,然后笑着道:“黄局长,陆书记不吃独食,跟着这样爱惜部下的领导是你的福份啊。”

不知道为什么,黄晓江有种吃了苍蝇般的恶心之感,强笑道:“那是那是。”

三人一边吃着饭,一边天马行空地聊着,黄晓江沮丧得很,兴致也不怎么高,虽然能分到钱,心里却是沉重得很。

一瓶酒只喝下去一半,便有人匆匆进了来,递给了左冷禅一个牛皮信封,道:“左董,都办好了。”

“你先出去吧。”左冷禅挥了挥手,从袋子里拿出一张卡来,连同存钱的凭单都递到了陆渐红的手上,道,“陆书记,三千万,密码是123321,请笑纳。”

“三千万呢,当然要笑着纳了。”陆渐红毫不客气地接过卡来,向黄晓江打着趣道,“黄局长,你一年的工资能有多少?”

黄晓江怔了一下,陆渐红晃了晃手中的卡笑着说道:“恐怕你五辈子也拿不到这么多的工资吧?”

黄晓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捺着性子喝了口茶。

陆渐红将卡装入口袋,像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道:“对了左董,有件事我还得麻烦你一下。”

左冷禅笑容可拘道:“陆书记尽管吩咐,只要能做得到,我左冷禅必定鼎力相助。”

“左董是个爽快人啊。”陆渐红微微一笑道,“倒不是件什么难事。是这样的,听黄厅长跟我说过,他做了一些糊涂事,拍人家摄了像,不知道左董能不能帮我把光盘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