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7 酒里的玄虚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13:15 字数:2139 阅读进度:1760/3895

1777酒里的玄虚

虽说是“谢罪酒”,氛围却是很热烈的,毕竟都不是外人,厉胜今天居然也破天荒地喝了二两,转眼之间,两瓶白酒就干掉了。<最快更新请到>陆渐红笑道:“真看不出来,小蒋的酒量好样的。”

“作为秘书,喝酒也是一项工作。”说到这里,蒋菲菲像是才想起来,一拍脑门,道,“瞧我这记性,明明带了猴儿酒来的,陆书记赏脸,一激动就给忘了,陆书记您稍等,酒就在车上,我下去拿。”

离桌下了楼,在走到一楼楼梯的时候,蒋菲菲的手机响了起来,一个阴柔的声音淡淡警告道:“蒋菲菲,你不要耍花样,否则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蒋菲菲寒着脸挂断了电话,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手提袋子,里面整齐地放着两瓶呈碧绿色的酒。

提着这两瓶酒,蒋菲菲的心头沉重得很,连带着脚步也沉重起来。今天这顿酒是经过充分准备的,在星愿厅里,安装了四个摄像头,分别在四个角落进行全方位的摄影。而这个酒也有玄机,一开始喝的只是很正常的白酒,只是在里面放了些“佐料”,再加上这种特制的猴儿酿,半小时之后就可以变成强效的催情药剂,而且事后根本查不出来痕迹。她知道厉胜不喝酒,所以放心得很,没想到他今天破了例,成为这个计划的隐患。蒋菲菲考虑得却不是这个问题。她很清楚今晚这件事的后果,因为她非常了解这个偏方的效果,纵是贞节烈妇也是抵抗不住。当初自己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失的身。

景省长,对不起了。蒋菲菲的手颤抖了一下,脸上也浮现出了痛苦之色,可是在进到包间之后,她已经笑开了花,道:“陆书记,这是从山里弄回来再进行加工的,您尝尝。”

陆渐红还真没有喝过这种猴子酿的纯天然的果酒,便笑道:“那可得好好尝尝。”

蒋菲菲先是为陆渐红满了一杯,而后又给景珊斟了一杯,厉胜举着杯子道:“我也尝尝。”

蒋菲菲白了他一眼道:“都喝醉了,谁开车送景省长、陆书记和依依回去?”

这句话实在太一针见血了,厉胜灰溜溜地缩回了手,舒依道:“都少喝一些吧。”

陆渐红这时显出一副酒鬼的样子,先是把酒放在鼻端嗅了嗅,而后以舌尖轻吮了一下,入口甘甜清香,不由道:“真是好酒。”

忽又放下了杯子,道:“这酒我不能喝!”

蒋菲菲不由一怔,道:“为什么?”

陆渐红笑道:“万一上了癮,以后喝不到,那岂不比死还难过?”

以后,还有以后吗?蒋菲菲笑道:“只要陆书记喜欢,我保证大量供应。”

“景省长,你听到了吧?可得为我作证啊!”

景珊莞尔笑道:“真是馋猫!”

说了这句话,景珊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大是暖昧,脸便先红了,幸好大家都没怎么在意,厉胜正跟舒依眉目传情,舒依虽然听见了,却没有去多想,蒋菲菲的心却微微颤抖了一下,她已经确定景珊跟陆渐红不一般,可是这些重要吗?景珊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像姐姐,又像是妈妈,她还是一个重事业为民众的好领导,自己真的就忍心去害这么一个人吗?突然之间,与景珊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像是电影般快速而清晰地闪过。

“陆书记,我敬你一杯!”景珊端起了杯子。

看着景珊娇艳欲滴的脸庞,陆渐红的心跳忽然快了起来,就在这时,蒋菲菲一把夺过景珊的杯子,道:“景省长,这酒你不能喝!”

景珊不由一愣,蒋菲菲已经下定决心,绝不能让景珊受到半点伤害,便道:“这酒后劲很大,两种酒一掺,很容易醉。”

陆渐红呵呵笑道:“小蒋,你用心不良啊!”

蒋菲菲心头狂跳,还以为是自己的阴谋被识破了,正要说话,陆渐红已经道:“你明知这酒酒劲大,还让我喝,是存心让我醉啊!”

陆渐红又哪里能想到,这酒另有玄虛呢?

陆书记,我实在是没有办法。韩青恨得是你,我不能把景省长向火坑里推,只能委屈你了。蒋菲菲咬了咬牙,道:“陆书记说哪里话,我刚刚说了,喝酒也是秘书的工作之一,所以这酒我替景省长代了。”

说着已将杯子里的酒干掉了。

陆渐红也一口干了,目中闪过一丝赞赏,道:“景省长,恭喜你有一个好秘书。”

景珊笑道:“小蒋是很优秀的。”

我优秀吗?蒋菲菲的心头猛地疼了起来,景省长,您看错了,我就是一个自私的小人。蒋菲菲在心里暗暗说了一句,道:“陆书记,今天这酒是我向你陪罪的,我先干为敬!”说着,抓起了酒瓶子,头一仰,咕噜咕噜地把一瓶酒干了下去,只是谁也没有在意,在她仰起头时,一丝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

这一举动让每一个人都是吃了老大一惊,景珊不由道:“小蒋,你……”

蒋菲菲笑道:“景省长,我没事。”

蒋菲菲的酒量确实不小,但这一瓶酒下去,也够她受的,她是怕夜长梦多,万一再有人喝了这个酒,会有很大的麻烦,相信她干了这瓶酒,陆渐红不会不干。

陆渐红全然想不到蒋菲菲的真正想法,也是豪毛干云地将一瓶酒干了,蒋菲菲笑道:“我还是小看了陆书记的酒量,酒带得少了,猴儿酒没了,拿五粮液吧!”

陆渐红笑道:“又不能把全省的酒一晚喝完,酒就这样吧,下次我请,你带酒,这猴儿酒这么喝法,真有点猪八戒吃人参果的意思了,暴殄天物啊!”

景珊也道:“酒喝得不少了,谁要吃饭的,上点饭吧!”

十几分钟后,酒席散了,蒋菲菲安排厉胜先送景珊回去,景珊却让陆渐红先回,陆渐红道:“还是你先回吧,厉胜,景省长的安全就交给你了,舒依,你陪厉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