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2 所以我来了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13:19 字数:2145 阅读进度:1765/3895

1782所以我来了

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来,竟是组织部长林玉清。<最快更新请到>

林玉清笑道:“陆书记,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

陆渐红不由笑了起来,起身与林玉清握了握手道:“林姐,最近反倭风很重,这个话可不能露出去。来,我为你们介绍一下,甘岭省委组织部长林玉清,江东省委宣传部长柳如烟。”

两位女同志相互握着手,相互抬举着说着些场面上的话,周波便起身又为林玉清泡了杯茶,不一刻的工夫,政法委书记关阳春也进了来。

兄弟相见,分外眼红,当即拥在了一起,用力地拍了拍对方的后背这才分了开来,自然又免不了一番介绍。

周波见柳如烟坐着似乎很难融入到这个氛围中来,便道:“柳部长,我那边有一副刚写的书法作品,要不您帮我指点一下?”

柳如烟会意,便道:“好啊。陆书记,那你们先聊着,我过去看看小周的字有没有长进。”

能坐到这个会议室里来的,哪个不是人精,自然看得出来周波是在替柳如烟解围,在二人离开后,关阳春不由看了陆渐红一眼,低声道:“什么来路?跟周波很熟的样子。”

陆渐红笑了笑道:“周波的父亲是她在京城读研时的导师,她现在是江东宣传部长兼一个市的市委书记,想把周波调过去任副市长。”

林玉清轻笑了一声,道:“这不是揭老鲁的底嘛,老鲁肯同意?”

“我这不是来了吗。”

关阳春不由道:“渐红,你在江东是不是挺难做的?”

陆渐红微微一愣,道:“怎么讲?”

“一个宣传部长,就劳你拉着面子亲自跑过来要人,可见你是为了这一票啊。”关阳春看了陆渐红一眼,忽然低下了声音,促狭地道,“你可别说是对人家动心思了。”

“我那个去。”陆渐红险些一脚把关阳春给踹出沙发,林玉清忍不住失笑道,“注意点影响,你们可都是常委哦,况且,这里还有女同志在场。”

这时,陆渐红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号码,好嘛,军区政委韦思豪也凑起热闹来了,笑道:“韦政委……”

话还没说完,便被韦思豪打断了:“你小子,一走就是一年,一个电话都没有,是不是忘了你哥哥了?”

“哪敢啊,正要打电话给你呢。”

“得了,你也甭给我灌甜汤了,你先在省委待着,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最近酒量没减吧?”

陆渐红不由道:“老哥哥,你可是跟我一个战线的,别胳膊肘往外拐啊。”

“少贫了,我还有点事,咱们晚上见。”

放下电话,关阳春笑道:“鲁书记和高省长二位领导都在接待琼江省的同志,要不,趁着这个时候到处走走,看望看望老朋友?”

能称得上生死之交的,除了这里的两位和打来了电话的军区政委韦思豪,也就只有纪委书记汤闻天了。想到他,陆渐红便道:“好,去老汤那边坐坐。”

“他啊,最近忙着一个案子,中午的时候还打电话给我,要你到的时候让我跟他联系呢,估计得晚上才回来。”关阳春笑了一声道。

陆渐红点了点头:“省纪委不怕闲,就怕忙,一忙都不是小案子啊。”

关阳春和林玉清都笑了笑,这时,鲁寒星进了来,笑道:“聊得挺好啊。”

在周波的办公室里,柳如烟心中的震惊无法言喻,在来的路上,她能够想到陆渐红在甘岭具有较高的威望,但是也不会高到哪儿去,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从甘岭平调至江东,可是在到了之后,先是公安厅副厅长亲自为其警车开道,这还说得过去,而后省委书记和省长居然一同下来迎接,这是多高的规格,恐怕也只有中央的领导才能受到这样的待遇吧?刚刚在会议室里,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长、军区政委,这几个要害部门的头头亲自到场,不能来的也是电话打过来,虽然不能就此说明陆渐红在甘岭的威信之高,但至少能看得出其团结人的本领。

人做事都具有一定的风格,同样也具备着习惯,习惯是很难改得掉的,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长和军区政委,他团结的这三个人与其在江东的阵营何其相似?组织部长林子木、军区司令金得刚,唯一有所区别的是政法委书记刘翔以前是俊岭市市委书记,在几次的常委会上旗帜鲜明地支持骆宾王,但是据她所知,刘翔跟陆渐红在俊岭搭过班子,而且陆渐红以前在准安市的时候还是刘翔的部下,按理说,二人的关系应该很密切才是,怎么会搞成对立呢?联想到秘书小朱提到过,林子木曾经在骆宾王身边卧底了一阵子,后来在常委会上因为形势的严峻才不得已摆明了真正的立场,那这个方法陆渐红会不会用在刘翔的身上?刘翔上次到自己的办公室来提到陆渐红时,他对陆渐红似乎很是佩服,这似乎能够验证自己的判断。

想到这里,柳如烟的心里微微有些颤抖,如果是这样的话,陆渐红的心计也太深了。从目前江东省委常委的立场分布来看,除去金得刚和林子木,省长景珊、纪委书记查时新,这五人是紧密团结在一起的,再加上自己,如果对于刘翔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么七票在手,是稳操胜券,可是何以陆渐红和景珊在几次的人事上都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而选择了沉默呢?是雪藏实力,故意造成一个落了下风的假象,等待时机给予对手重创,还是其中另有隐情,与景珊产生了裂隙?

“周波,老师的身体还好吧?”柳如烟抛却了脑子里复杂的思路道。

“还好,现在在双皇的江海大学任教,对您也是牵挂得很。”

柳如烟点了点头,道:“明天陪我一起去探望一下他老人家吧,你也很久没回去了,以后到了江东,回来的时间就更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