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7 父女相见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14:50 字数:2140 阅读进度:1870/3895

1887父女相见

接到陆渐红的电话时,梁月兰正搂着小高轩睡觉,她是越来越喜欢这个肉嘟嘟的小家伙了。《纯文字首发》

高轩已经睡着了,睡得四平八稳,一张小脸透露着文静,梁月兰微微笑着,这小东西醒着的时候可是皮得不行,现在睡着了,完全就像是两个人。

这时高兰在外面拿着电话进了来,轻声道:“妈,渐红的电话。”

梁月兰微微一怔,儿子的性格她实在太了解了,他不是个矫情的人,一般不会打电话来,尤其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抓过电话,便听得陆渐红道:“妈,外公来京城了。”

梁月兰呆了呆,道:“他去找你了?”

陆渐红忍着没将梁国忠的来因和真实病情说出来,只是道:“他身体有些不好,正在京大医院。”

一听父亲身体不好,梁月兰便坐不住了,毕竟父女情深,在中国,百善孝为先,虽然他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也有着复杂的历史原因,在父亲的身体面前,一切都不复存在了,连夜订了飞机票,不过由于安然去了江东,高兰和孟佳都不放心,最终还是决定由孟佳陪着梁月兰一起赴京。

九点多钟,陆渐红接到了孟佳打来的电话,说跟妈已经到京城了,刚下飞机。

陆渐红问清楚了是哪个机场,匆匆出了去接她们,期间没作什么停留,直接开到了京大医院。

梁诗蕊正在侍候着老太爷,这是作为儿女的职责所在,梁月兰一进了来,看到老太爷形容槁枯的样子,声未出泪已先行了。

孟佳小声道:“妈,您当心身体。”

“大姐,你来了。”梁诗蕊已经知道父亲癌症晚期的情况,虽然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是轮到自己父亲的头上,还是忍不住难过。

“爸。”这么多年了,梁月兰几乎已经忘记了这个词,但是在此时此刻,这一声叫出来,已是泪流满面。

“哭什么嘛,我好得很。”梁国忠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这天底下真的没有什么比亲情要更可爱更温馨更值得人留恋和回味的了,可是想到自己的那两个儿子,心里就如刀绞了一般。

“爸,女儿不孝。”梁月兰忍着心头的酸楚道,“爸,您好好看病,等病好了,一起去香港去看看重孙。”

这时护士过来巡房,趁着检查的当口,梁诗蕊在外面向梁月兰说了父亲的病况,梁月兰险些没一下子晕过去。

陆渐红赶紧道:“妈,这是自然规律,您先进来吧,外公有话要跟您说。”

进了来,梁国忠示意陆渐红把门关上,然后才道:“诗蕊,正好你也在,就作个见证。”

这里除了陆渐红知道什么情况,梁月兰和梁诗蕊都是一头雾水,梁国忠接着道:“诗琪,诗蕊,过去发生的事情是我不对。”

话未说完,姐妹俩异口同声道:“爸,这个时候还说那些干什么。”

梁国忠呵呵笑了几声,神情逐渐严肃下来,正要开口,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老爷子看了一眼号码,道:“我先接个电话。”

梁国忠接通电话,一个字也没有说,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里面还没说完,他便把电话狠狠地掐断了,大口地喘着气,陆渐红一看形势不对,赶紧过去倒了杯温水给老太爷喝了下去。

梁国忠半晌才缓过神来,道:“诗琪,我打算把我名下的股份全部让给你。”

猛不丁冒出这句话来,梁月兰吃了一惊,道:“爸,怎么回事?”

梁国忠苦笑了一声,道:“诗琪,以前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不过梁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原来梁氏集团经过几番转折,梁诗杰和梁诗贤两兄弟占了51%的股份,而老太爷手中占了30%,剩下的19%由两个儿子各占6%和大儿媳郝香莲的7%,这原本是一个不错的局面,可是老太爷最近收到消息,梁诗杰和梁诗贤打算将手中的股份出售,而且据说出售的对象是老冤家惠氏集团,这让老爷子很难接受,刚刚儿子梁诗栋打来电话,还在劝他放弃股份,说什么梁氏集团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生机了,惠氏开出的价格比预想得要高上不少,还是趁机兑成现款得了,险些没让老爷子当场再倒下去。

梁月兰安慰道:“爸,没有过不去的坎。”

陆渐红的脸微微有些发红,这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当初安然借用安氏集团的能量对梁氏集团进行了全方位的阻击,直接导致了梁氏集团不得不与梁诗贤梁诗杰两兄弟重组。陆渐红昨晚回去了解了一下,现在的梁氏集团困难不少,涉及到的行业也是大大缩水,都是小打小闹搞一些小型的房地产开发。半年前,在琼江省江北市求爷爷告奶奶通过各种关系终于接了一个大单子,可是前期的投入下去了之后,领导忽然换了,新上任的领导要求重新审查各项手续以及资质,这些倒不是问题,可是迟迟不能开工,光是每天的利息就够他们受的了,后来好不容易理顺了各方面的关系,施工的时候却又出了安全事故,除了赔钱以外还被停业整改,这无疑是阴天拖稻草,更令梁国忠难受的是,在这个时候,贷款的几个银行也开始催要贷款了,其实只要有资金注入,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但是在这个光景,谁会给他们注入资金?

梁国忠摇了摇头,道:“诗琪,当初因为我的一意孤行,让梁氏集团错过了一个发展的机会,在这个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面前,我没有任何怨言,可是我怀疑,这一切都是针对梁氏集团设下来的圈套,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梁氏集团被人家一刀刀地割了。”

梁月兰沉默了,接过这个烂摊子无疑是自寻烦恼,可是父恩重于山,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她实在没有理由去拒绝,但是这不是意气用事的事情,正要说话,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