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9 尽人事听天命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21:03 字数:1994 阅读进度:2302/3895

第2319尽人事听天命

像这一类的事故虽然不说是无时无刻不在发生,但是确实很稀松平常。《纯文字首发》陆渐红正对着电视台,正好可以看到电视屏幕,电视机里正在回放着早先拍的画面。

事故的发生地点是在省道与高速公路交汇处,那里也是事故多发地段,事故的原因已经调查清楚,当日凌晨两点左右,一辆大型渣土车与一辆小型面包车相撞,车上十来吨的渣土将面包车盖了个满,几乎将面包车压成了齑粉。事发后,渣土车司机立即投案自首,其原因是小型面包车逆向行驶,酿成了这副惨剧。

面包车上包括驾驶员在内,只有两人,由于车辆已经严重损毁,历时一周时间,才从渣土里清出来的相关物证上查明。男性死者名叫杜康,京城人,三十四岁,女性死者叫苏铃,重安市长,年轻二十三岁。

这一类的新闻并没有什么夺人眼球的地方,陆渐红却是吃了一惊,只因那女死者的名字。不过苏铃这个名字普通得很,未必就是卓月所说的那个苏铃,注目于新闻之中,却是没有更多的信息。

强忍丰立即打电话给龙飞的冲动,默默记下了车祸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在买了单之后,众人一起去医院探望老爷子。

老爷子仍在熟睡之中,任克爽告诉陆渐红,刚刚首长、总理和蒋副主席分别来进行了探望。选择在这个时间段,显然他们是在刻意低调。对此,陆渐红很理解,老爷子是当前政治控制者的中流砥柱,虽然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但是其影响力不容忽视,如果就这么走了,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为了不打扰老爷子的休息,三兄弟在走廊上聊了几句,便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回头望去,三人不由都迎上前去,齐齐低声道:“周总理。”

来者正是周琦峰,他只有孤身一人,身边并没有秘书,显见这是一个私人的行为。

详细问了老爷子的情况,又在病房里进行了探视,周琦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拍着任克爽的肩膀道:“一定要照顾好任老。”

周琦峰没有停留太久,走的时候,陆渐红等人送他下楼。下电梯的时候,陆渐红陪着他下了去,周琦峰一语未发,似乎颇有些心思,直到走到医院外快要上车的时候才道:“下周一伟潮回来,过去坐坐,一起吃个饭。”

周琦峰谨慎中带着一丝郑重,陆渐红心知是可能有话要跟自己说,不仅仅是吃饭这么简单了,便道:“回来我跟伟潮联系一下,一定过去。”

不多久,小高和黎姿也告了辞,陆渐红在病房里又陪同了一阵子,这才离开。虽然与高兰有很多话要说,但是此情此景没有什么比老爷子的健康更重要。

回到党校宿舍已经快凌晨两点,陆渐红洗了个澡,把心神从老爷子的身上收了回来,开始反思自己上嘉之行的得与失。从蒋副主席今天快捷态度来看,自己去帮助马骏显然是压对了宝。这是得。但是这个举动无疑是违背了“大隐”的初衷,势必会引起敌视更进一步的恨意。这是失。权衡得与失,陆渐红认为从长远看来,得还是大于失的。

距离下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还有两年多的时间,蒋副主席的呼声很高,有理由相信,他正在为再上一个台阶而积蓄力量,所以对他的投资显得至关重要。当然,他在努力,其他方的力量也不会坐以待毙,不过陆渐红认为,自己反正已经被敌视方打进了黑名单,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除非自己退出政治舞台,否则对方有了机会放过自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陆渐红根本无所谓。不过在这种环境下,冲突和角力大多都是在暗里进行,所以像马骏和代克明之间各自代表着不同利益团体的博弈中,双方背后的力量不可能在台面上去支持,那么自己这一次的动作无疑是很中蒋副主席的意的,误打误撞也好,有的放矢也罢,马骏重新获得了主动权是实实在在的。蒋副主席肯定会给自己一个交待,今天的邀请便已证明了这一点。事情已经发生,陆渐红只是在总结,并无任何其他的意思。不过他的位置特殊,偶尔显露一次无妨,如果不知进退,高层可能会有不同看法。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深潜下去,做学问也罢,看热闹也好,不管怎么样,学无止境总是不错的。毕竟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正确给自己一个定位,不盲目乐观,也不妄自菲薄,这才是一个正确的观点。古有勾践卧薪尝胆,今有渐红韬光养晦,提升境界为将来的事业做好准备才是上上之选。

对于接下来的政治变化,陆渐红可以预计,但他不打算参与,好好扮演一个观众的角色。连上嘉这样的发展中省份都成为必夺之地,其他的地方自然不会风平浪静,陆渐红还没有认为自己可以处处都插一杠子,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当然,这并不代表他就与世隔绝,寻找适当的动力,也犹为关键。

想清了这些,陆渐红将不再去多想,不过虽然打定主意不再去狗拿耗子,但是龙飞的事情绝不是什么闲事。

已是凌晨三点多,陆渐红点了根烟站在窗边,打通了龙飞的电话。

出乎陆渐红预料的是,龙飞一点睡眼惺忪的模样都没有,反而显得冷静得很,看来这小子习惯了去做夜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