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5 日老婆的账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21:50 字数:2112 阅读进度:2358/3895

第2375

日老婆的账

到洪山的时候,雨已经基本上停了,在一级公路上可以看到陆渐红在洪山时的工业园区已经由西向东扩展了不少,涵盖了三个乡镇,有不少项目正在开工建设,看来这些年洪山的发展还是走上了正轨。(。纯文字)

县城的范围倒是没有太大的增加,但是城市的整体形象有了不小的提升,尤其是新建的长途汽车站周边的商品房和写字楼,最高的有四十来层,沥青马路也一改老城区的那种窄小,很是宽敞,让陆渐红眼前一亮,很有些小都市的味道了。

陆渐红买的房子在老城区,车子开过去的时候,已经跟大姐陆月红打了电话,听说弟弟到县城了,陆月红说她在准安买点东西,表示马上赶回来,陆渐红赶紧让她忙自己的,自己说不准待不了多久就得走。陆月红知道弟弟的性格,多说无益,挂了电话。

又与二姐联系,居然关机了,陆渐红气馁不已,不过这一次回来,他也只是看一看,两位姐姐不在,倒也不至于吃不到饭,直接让小高把车开向了龙山公园,那里可有个射击俱乐部在的,达子虽然不管理了,不过丁二毛还在打理,而且这里也还有着陆渐红的股份,虽然每年陆渐红并没有查看卡上的资金什么的,但好歹也是自己的一个产业。

车子开得很快,半个多小时后便到了龙山公园。经过一场大雨的洗礼,龙山公园山更青树更绿,一眼看过去便心神俱醉。

又向前开了十来分钟,车便停了下来。

俱乐部铁将军把门,以前是开放式经营的,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一扇高高的铁门,看样子还是新做不久的,不过上面坑坑洼洼,地上还散落着一些石块,好像就是这些石块的杰作。

小高按了几声喇叭,门卫室的小窗子里探出一个头来。那门卫瞅了一眼陆渐红的车子,是京城牌照,大声道:“俱乐部这几天不对外开放。”

陆渐红听了个清楚,有些不明所以,摇下车窗问道:“丁二毛在不在?”

这话一问出来,那门卫的脸上露出警惕的神情来,索性把窗子关上了不予理睬。

陆渐红就纳闷了,拿出手机拨了丁二毛的电话,响了几声,只听丁二毛道:“陆哥好。”

“好什么好?”陆渐红劈头盖脸地臭骂道,“你搞什么鬼,俱乐部怎么不对外开放了?”

丁二毛怔了一下,道:“陆哥,你来洪山了?”

“我就在俱乐部门外呢,门卫不给开门。”陆渐红没好气地道。

“我马上出来。”丁二毛忙不迭地连声道。

不一刻的工夫,铁门掩开了一条缝,丁二毛鬼头鬼脑地从里面探出头来道:“陆哥,快进来。”

陆渐红见丁二毛这副模样,大为光火地道:“二毛,你搞什么?做贼啊。”

丁二毛苦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陆哥,进来再说。”

就在这时,俱乐部对面的树林之里忽啦啦冲出来一群人,足有十几人之多,丁二毛面色不由一变,催促道:“陆哥,快,快进来,快进来。”

陆渐红莫名其妙,只听那帮人中有一人喊道:“丁二毛,你他妈有种就别走。”

丁二毛的头像是被迎头打了一棍子的龟*头,一下子缩了回去,只听丁二毛道:“陆哥,你先在外面等一会儿,一会儿你从后门进来。”

这个时候,那一帮子人已经冲到了铁门前,冲着铁门一阵猛踹,可是那门厚实得很,夸张一点,简直可以比拟银行里的保险柜了。

陆渐红简直是目瞪口呆了,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一群人却是围住了陆渐红的车,听见一个很彪悍的汉子拍着车门道:“你们是丁二毛的什么人?”

这人是本地口音,粗暴得很,陆渐红眉头皱了一下,环视左右,车子已经被包围了起来,开车闪人的可能性基本没有。

小高坐在驾驶室里,冷冷地道:“跟你们有关系,闪开。”

“你们跟丁二毛认识吧?好,他做缩头乌龟,就拿你们撒气,兄弟们,给我砸,狠狠地砸!”扒在小高窗边的那人大声叫嚣道。

小高这时猛地一伸手,从车窗里伸出手去,准确无误地抓住了那人的衣领,手腕一带,那人已被拉开门边,头也被拉开了车内,只听小高冷冷道:“你试试看?”

没想到那家伙根本不惧威胁,放开嗓子叫道:“给我砸!”

眼见形势不对,小高手中一送,那人便飞跌了出去,跟着小高推开了车门走了出来,目光扫动之间,却见这群人之中还有个长相不错身材也不错的女人,暴喝一声道:“都他妈住手!”

小高的中气很足,这一声喝简直是舌绽春雷,那些人不由都停了正要对车子进行的动作,这时陆渐红从车子里走了出来,满面严肃地道:“你们想干什么?想闹事是不是?”

陆渐红不知道这些人跟丁二毛有什么过节,他虽然不是蛮横的人,不过此时却不是说道理的时候,必须镇住场面才行,否则一旦乱起来,免不了要大动干戈。

陆渐红官威十足,加上有意而为之,这些山野村夫顿时有些茫然无措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个被小高单手推得摔倒的家伙显然是个领头的,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爬起来,大叫道:“闹事又怎么样?丁二毛日了我老婆,这笔账怎么算?”

陆渐红不由一呆,我操,丁二毛还干出这种事来了?却见费江东也从副驾驶的位置下了来,挡在了陆渐红的身前,大声道:“他日你老婆,关我们什么事?有本事你们去找他的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