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2 距离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38:40 字数:2113 阅读进度:3504/3895

接到景珊电话是在四月底,陆渐红记得很清楚,这一天是四月三十日。严格来说,已经是五月一日的凌晨了。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原是景珊和魏忠茗的婚期,选择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景珊显然是准备好的。

景珊的声音显得很沉静,让人根与她曾是一市之长联系起来:“渐红,不打扰你休息吧?”

陆渐红的心跳有些加快,其实他一直想跟景珊联系,但是一直也压抑着自己的心情没有去打,因为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没有了刚开始的愤懑之情以后,他甚至在想,自己不遗余力地去破坏,到底对不对?在他的骨子里,虽然有占独食的情结在,但更多地是在考虑景珊这样会幸福吗?

陆渐红斜倚在床头,笑着道:“反正我醒了。”

景珊在电话也笑了起来:“谢谢你。”

“客气了。”陆渐红想不出什么好的词语来,话可以有很多,但是说出来有什么意义呢,他跟景珊之间的关系在首长的眼睛里是洞若观火,再藕断丝连的话,是在进一步地挑战首长的极限,对自己对景珊都是不利,或许已经到了该挥剑斩情丝的时候了。

“你怎么安排的?”犹豫了一下,陆渐红问出了这句话。

景珊笑了笑道:“有时间见个面吧,电话里说这些没意思。”

陆渐红默然一下,展颜道:“当回一个女人吧。”

“我会考虑的。渐红,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后悔,祝你有个好梦。”景珊当先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的一瞬间,景珊流下了眼泪,陆渐红并不知道,但是随着景珊声音的消失,陆渐红的心里像是被抽空了一样,突然间觉得景珊已经离自己远去了。

陆渐红失神地闭上了眼睛,他的良心债上又多了一笔,如果不是自己,或许景珊不会是现在的这个局面吧,可是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

小高一家三口入住了四合院,为四合院增添了不少生机,尤其是到可爱的月月,陆渐红觉得自己也年轻了不少,事实他也才四十三岁,正值壮年。

今天是周末,为了给小高一家三口接风,陆渐红特意请他们到福缘斋吃了一顿好的,黎姿显得风姿绰约,温柔之极,哪里能得出她曾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只是高月月挥舞着双手去袭击那盘鸡爪子的时候,隐约有了一丝高手的风范。

一家三口的其乐融融,让陆渐红生出一丝羡慕之感,这么简单的生活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一个奢望,不过到两个女儿不住逗一逗月月,心头也有一丝欣慰,孩子们都大了,有了自己的思想,已经不需要自己再多操什么心了。

从包间出来的时候,见到走廊上有人在吵架,一位老者正在指责一个中年人:“别以为官比百姓牛,都是要退的,终都是百姓,你神气什么?”

陆渐红听了颇受震动,不过他也不打算去过问这些事,可是在经过那些人身边的时候,那老者却是被中年人身边的一个年轻人推了一下,脚下不稳,在撞到陆渐红之前的一瞬间,小高不经意地伸手托了一下,避免了撞到陆渐红,也避免了老者跌倒的可能。

陆渐红的目光微微一凝,前面就是楼梯,刚才如果不是小高,那老者就极有可能滚下楼梯,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小高跟陆渐红的时间太久了,陆渐红一皱眉毛,他便知道陆渐红有些不满了,便笑了笑道:“帆帆,你带哥先下去。”

陆扬帆却是道:“若水姐,你来,我热闹。”

陆渐红皱眉道:“下来。”

陆扬帆噘着嘴,跟在众人身后,到了楼梯转角的时候,回头了一眼,小高已经上了前,她还真好奇,这位高叔叔会怎么解决问题。

令陆扬帆失望的是,小高在上面没待几分钟就下了来,也没有她预想的起什么冲突的,小高下来的时候笑眯眯的,只是在陆渐红耳边说了一句,翌江住建局的。陆渐红居然没有再问他,就这么上了车。

下午家里收拾出两个房间,添置了一些家什,陆渐红悄悄塞给小高一张卡,让他抽空儿去买点衣服之类的,小高也没有拒绝,感情到了他们这个程度,客套反而显得俗了。

吃了个早晚饭,小高自告奋勇地送两个孩子去学校了,陆渐红逗弄着高月月,高月月很有个性,陆渐红一逗弄她,就挥舞着小拳头,像一只被激怒的刺猬一样张牙舞爪起来,把陆渐红逗得哈哈大笑。

小孩子是很容易累的,月月有午睡的习惯,一会儿就觉得疲倦了,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陆渐红跟黎姿聊着天:“黎姿,一家住到这边来,很是过意不去啊。”

黎姿笑了笑道:“陆书记,你千万别这么说,你给我们一家的照顾实在太多了。”

陆渐红微微摇了摇头:“我和小高是过命的交情,我的就是他的,如果当初不是他舍命相救,也没有我的现在。”

“陆书记,那些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你说了,跟小高是兄弟,总是提这些,会让我们感觉你是在报恩。”黎姿笑了笑,“再说了,我们现在成立了家庭,也有了孩子,但是骨子里流的还是军人的血,这么平平淡淡的生活,虽然很清闲,却不是我们想要的,只是有了孩子,不能再执行过于危险的任务,相比之下,局里能让我们负责你的安全,也算是我们的幸运,说起来,还是你在照顾我们。”

陆渐红呵呵笑道:“你倒是挺会说的,敢情是你们在麻烦我一样,行,那就不说了,总之呢,住在这里不要生分,就像在家里一样。”

“那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