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5章 伦敦事件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43:17 字数:2121 阅读进度:3820/3895

;

非常秘书-第4章伦敦事件

“你跟高轩都还好吧?”陆渐红站在落地窗前,打着国际电话。

夜已经深了,窗外的小雨淋淋沥沥,客厅的时钟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

白天陆渐红是没有时间打电话给高兰的,但是由于时差的缘故,陆渐红只有选择这样的时间确保不影响高兰的休息。

高兰的性子比较幽静,当年选择去新加坡的经历已经让她能够静如止水地面对一切,而这一次到伦敦来,跟去新加坡的心情又不一样了,而且在伦敦她也不是孤身一人,除了有已经渐渐成长的儿子高轩陪伴,还有一位在新加坡留学时认识的好朋友。

“我很好,高轩也在上学,对他的成长提升很大。”高兰感觉得到陆渐红的担忧,心头甜得很,事实上,既然选择了这样的生活,她就已经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而现在也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想想他,与牺牲的差距还远。

“高兰,都是我不好,让你们母子跟着受苦。”雨夜让陆渐红的心情变得微妙,最近一阵子虽然看上去没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那种劳心劳力的无形的累却是说不出来的。

“渐红,别这么说,我理解你,儿子也理解你。”

“哦对了,有件事想问问你,燕华那辆摩托车是谁的?”陆渐红想起了这件事情。

“高轩喜欢摩托车,也不知道孟佳就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辆,上面还挂了个法拉利的牌子,高轩也就信了。”高兰笑着道。

陆渐红无语了,那个法拉利的牌子可不是假的,货真价实啊,值一百多万。不过这倒是符合孟佳的个性,一百多万对于她来说,还真是毛毛那个细细雨,只是知道她们相处融洽,陆渐红也就安心了不少。

高兰幽幽地道:“你不要想太多,安心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对了,我爸全国跑,我妈一个人在家,你有时间多打打电话,我打电话,她总说是国际长途,太贵了。”

陆渐红的心里有着一丝内疚,在高兰的生活中,他基本上是没有怎么过问的,一方面高福海当时还在位,生活上足以确保,另一方面,高兰的性格是比较高清的,提到电话费,足以证明她在伦敦的生活比较拮据,自己确实大意了。

“我会的。”聊了几句,听到电话那端有个女人在用英语叫高兰,陆渐红与高兰道了别,收了线。

“高,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谈谈。”高兰到伦敦来,她的同学原本是给她租了一套公寓的,只是价格有点高,所以高兰换了一家。

房东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女人,人很热情善良。

房东跟她谈的是关于高轩的事情,房东有个孙女叫罗拉,比高轩小几岁,经过了陌生的相处之后,两人已经很熟悉了。昨天晚上,罗拉有一个同学聚会,让高轩也一起去参加,结果高轩把罗拉的同学给打了,原因是罗拉的一位同学让罗拉吸毒。

“高,你儿子是为了帮我孙女,所以请律师我会想办法,钱的事情也由我来想办法。”

高兰不由呆了一下,急切地道:“这个暂时不考虑,还是先去警察局看看情况吧。”

陆渐红挂了电话,睡得并不安稳,向来听在耳中觉得是天籁之音的雨声在今夜却显得让人烦躁不安,到了后半夜,雨下得却是更大了,似乎预兆着要发生一些事情。

天亮的时候,雨略略小了一些,陆渐红似乎有些感冒了,吃早饭的时候显得精神不是太好,梁月兰关心地询问他怎么了,陆渐红笑了笑说昨晚雨大,有点没睡好。

吃了早餐,陆远航才刚刚起床,乔初一已经在檐下等着了。

陆渐红跟陆远航打了个招呼,正要走,忽然觉得一阵恶心,一股强烈的呕吐感猛地袭了上来,让他拔足狂奔至卫生间哇哇大吐起来,这一幕让一家人都紧张得不行。

待陆渐红从卫生间里出来,梁月兰问陆渐红是不是病了,陆渐红说没事,可能是受了凉,胃不舒服。

随着陆渐红的离开,屋子里顿时清静了下来,幽灵不声不响地进了来,进了卫生间一会出来,手里多了一个方便袋,里面盛着一些陆渐红刚刚呕吐没有冲干净的残留物,酷酷地离开了。

这让金静研吃惊得很,陆远航倒是见怪不怪,只是脸上有一些担心,父亲的保卫人员如此紧张,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

张森奎的脸阴沉得似乎要滴出水来。在知道王兴鹏居然去跟中核集团接触争取核电站项目这个消息的时候,张森奎是有些好笑的,做人也太不自量力了,就等着看王兴鹏吃瘪。

当时把焦作林打下去了,张森奎的内心还是很得意的,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打死了一只狗,却是来了一只狼,王兴鹏比起焦作林来,要更为难缠,迅速接手焦作林在市政府打下来的一片江山,虽然没有明着跟自己分庭抗礼,但是几次重大决策,都遭遇到了不同的声音,让张森奎着实难堪,而这一次他居然自打难看,去啃核电站项目这块硬骨头,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兴鹏不但办得有条有理,中核集团还特别安排了相关的专家到康平来测绘,这让不久前被拒绝的张森奎情何以堪啊。虽然这个项目一旦落户康平,自己这个市委书记也有政绩,但是事实却未必如此,他搞不定的事情,王兴鹏一出手就搞定了,这不是在扇他的耳光吗?

“张书记,中核集团的一位副董到了康平。”秘书低声汇报,看老板神情难看,也不敢多言。

张森奎生性阴沉,很快调节好情绪:“再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