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6章 烤火

小说: 官场升迁路:非常秘书 作者: 洞房波败 更新时间:2015-03-07 01:44:00 字数:2133 阅读进度:3871/3895

y_a;第章烤火

热门推荐:

非常秘书-第章烤火

关于这篇文章引起的争议确实不小,但是陆渐红并不知道,因为这方面的争议被首长严格控制住,不许出中南海,有什么想法可以在会议或者与他单独交流,这是一个非常令人不解的动作。

陆渐红一直在关注这方面的情况,由于消息被严格控制,所以他能够获得的情报也极为有限,只是令他不解的是,琦峰总理也不曾跟他交底。陆渐红绝不会相信这样的一篇文章会引不起什么波澜。他并没有想到,在党内私下里已经有不和谐的音符了,说他是政治投机主义者。之所以这么说,主要是觉得陆渐红在京城并没有做出什么像样的成绩出来,虽然提出了“世界城市”的口号,但是发展是一步步来的,尤其是整体形象的提档升级,更需要时间来检验,短期内根本看不出成绩,再如什么防治污染,同样是短期内看不出成效的,而旧城改造也是新瓶装旧酒,唯一的亮点恐怕就是在农业工作方面取得的突破,但也只限于清河等有限的几个地区,并没有能够形成足够大的规模。

所以在很多人的眼里,陆渐红虽然能力不错,在各省市都有不俗表现,但是在京城交出来的答卷却令人不甚满意,有的人甚至还拿陆渐红以前在重安时的事情说事。当然,也有不少力挺陆渐红的少壮派,他们认为陆渐红敢说敢为,指出了当前形势的紧迫之处,改革也是迫在眉睫,这篇犀利的文章能够上得了内参本身就是一种认可。

一时间众说纷纭,意见颇多,但是所有的舆论都被牢牢地控制在一个极为狭小的范围内,而一些过激的言论,无论是支持的还是反对的,也是在一个极为有限的圈子内酝酿,不过有一点是勿庸置疑的,那就是这篇代表着陆渐红全部观点的文章引起了广泛的议论,让陆渐红成为了注目的焦点。

虽然没有什么人向陆渐红透气,但是陆渐红一直在关注此事,又怎么可能一点风声都察觉不到,有不少支持者更是打来了电话询问,陆渐红苦笑着不解释,首长啊,这一次你可是把我放到炉子上去烤火了。

……

华灯初上,安然开着车,副驾驶上坐着陆渐红,正面带微笑跟安然说着话。待在家里,三点一线,陆渐红自己忙于工作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但是安然这个女强人做起家庭主妇来,未免有点发闷。事实上,这也是陆渐红的感觉,所以陆渐红今天回了来,特意请安然出去看一场最新上映的电影,也算是重温一把昔日的情怀,找一点当初恋爱的感觉。

所以这种场合,自然不会带上小高这个电灯泡,只是不管两人的行动有多私密,总是有保卫人员随行的。

从后车镜看到一辆普通的现代车不紧不慢地坠在后面,陆渐红不由叹了一口气道:“这些人就像是尾巴,怎么都甩不掉。”

安然心里极为开心,笑着道:“他们也是职责所在,你以为谁愿意整天提心吊胆地去保护人啊,尤其像你这样的高级领导。”

陆渐红呵呵一笑道:“不管他们了,今晚我们要好好找一找当年的感觉。这么多年,陪着你的时间还真不是太多。”

向着电影院的方向驶去,陆渐红笑着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当然记得。”安然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在洪山的时代。人生就是这么奇特,如果没有那一次偶然的碰瓷事件,陆渐红的人生轨迹势必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而安然也同样如此,总结起来,一个字:缘。

就在这时,车侧方突然冲出来一个人,安然正沉浸于对往昔的追忆之中,下意识地一脚刹车,那人还是撞在了车身上,发出砰地一声巨响。

陆渐红吃了一惊,急忙开了车门,下意识地道:“不会撞坏人吧?”

撞在车上的是一个女孩子,撞的不轻,额头已经沁出了血,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来。

女孩穿着一套酒吧的工作服,上衣扣子已经绷掉,露出白皙的胸膛。

“你怎么样?”陆渐红伸出手过去扶她,心道,刚刚还在说第一次跟安然见面是因为发生碰瓷呢,怎么就遇上了车祸了。

女孩子一脸惊恐的模样,陆渐红以后她是刚刚撞车害怕,轻声道:“没事没事,我们送你去医院。”

安然这时也下了车来,询问女孩子的伤势。

这时,从女孩子刚刚奔出来的方向有六七个年轻人也冲了过来,眨眼的工夫就把三人围住了,一个穿着印着骷髅图案恤、耳朵上打着耳钉的年轻人骂道:“艹,跑呀,再跑给我看看。”

陆渐红扫了这帮人一眼,个个打扮都是前卫的很,心下就是不舒服,女孩子胆怯地向车底缩了缩,低声道:“救我。”

这个场面陆渐红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定然是女孩子被他们骚扰,才慌不择路地撞上了他们的车。

“我扶你上车,去医院检查一下。”陆渐红不理会这帮年轻人,不曾想刚刚说话的那个一伸手就抓住了女孩子的手腕将她从车底拖了出来,一记耳光扇过去,“妈的,林少看上的人从来就没有跑得了手掌心的。”

陆渐红目光一凛,冷冷地吐出了三个字:“放开她!”

“拷,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那人一口烟圈吐在陆渐红的脸上,“我警告你,滚远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刺耳的急刹车声猛然响起,车还没有停稳,影子已经从后面的现代车上蹦了下来,大手一伸,便提住了年轻人的后脖颈,一攘,那年轻人便蹬蹬向后连退几步,跌倒在地。

“首长,没事吧?”影子为自己来迟感到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