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借势

小说: 跟着课文学历史 作者: 云华阁主 更新时间:2018-01-21 05:40:49 字数:2097 阅读进度:4/355

唐宁这一喊,顿时将周围的食客都吓了一跳,原本大家以为最近四处主动写对联的孔乙己终于变得像个正常人了,可现在看来,估计还是没好彻底。

不过唐宁却不在乎他们的看法,因为他现在心里真的是特别兴奋。别看他这几天钱没少赚,但不论是主线任务还是支线任务都毫无头绪。写对联虽然赚钱,可这毕竟是一锤子买卖,不是长久之计,没看主神都没提示任务完成么?但以孔乙己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也的确很难给他找到一份稳定工作,本来教书先生是最适合他的,但因为之前的不良记录还没有清洗干净,所以根本就没人找他。

而作为唐宁最为看重的支线任务,就更是一点希望都看不到了,因为经过这几天的打听,唐宁颓然发现,原来丁举人在鲁镇几乎就相当于一个土霸王,甚至连县令都没他的实权大。(因为在基层清朝实行的是乡绅共管制度,空降而来的县令要是跟当地的大户乡绅处不好关系,绝对能让你的政令出不了县衙门。)

不过当唐宁听到“洋大人”三个字之后,顿时想到了一个绝妙至极的办法。对啊、现在是1901年,正是八国联军进北京的第二年,也正是列强在中国势力最鼎盛的时候,而店伙计口中的洋和尚也就是基督教的传教士,别说是知县了、估计就算是知府甚至是总督都不愿意招惹。

那如此说来的话,自己岂不是就可以借助洋人的力量来压制丁举人了?想来没有哪个当官的敢冒着得罪洋人的危险来帮一个乡里的举人吧?而且以自己的英语水平和对基督教的了解,怎么的也能比张三这种地痞无赖更加容易跟传教士沟通吧?

打定主意之后,唐宁便走了出去,对李四说道:“这位李四兄弟你别害怕,就算是洋和尚他也得讲道理,正好我会说他们的洋话,走、咱们这就去找那个洋和尚评理去!”

“孔乙己你就别吹牛了,就凭你也会说洋话?”张三满脸不屑的嘲讽道。

唐宁冷哼一声,然后便开始滔滔不绝的背诵了一首英文歌,然后斜睨着张三鄙视的说道:“怎么样?现在你说我会不会?”

张三愣了半天,这才硬着头皮说道:“谁、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而一边的李四虽然听不懂英语,但通过唐宁自信的表情和张三慌乱的神色他已经相信了唐宁会洋话的事实,而且在他心目中孔乙己本来也是读书人,这读书人会说洋话不是很正常的么?再加上现在的孔乙己已经不是那副落魄样子了,剃了头、洗了澡、因为好吃好喝变得红润了的脸色、又换了一身新衣服的他再配上原本就高大的身材,顿时显得就可靠的多。

于是点点头对他说道:“我相信孔乙、啊不对、是孔先生,孔先生,拜托了!”

到鲁镇来传教的神父名叫威廉--鲍德曼,他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不远万里来到鲁镇就是为了传播主的荣光,但让他失望的是这里的人好像对上帝都没有什么兴趣,来了快两个月也没收到一个像样的信徒。

就在威廉神父反思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叫他,本来这种招呼他是不意外的,但让他惊讶的是这个招呼居然是用英语打的,要知道自从他来到鲁镇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一句英语,难道是绍兴的传教士汤姆过来了?

可是当威廉神父出来一看,发现外面并没有汤姆,而用英语跟自己打招呼的居然是一个身材高大、很有气质的老人,于是他试探的问道:“老先生,请问刚才是您在招呼我么?”

唐宁点点头道:“没错、就是我,尊敬的威廉神父,我今天是有一件事要跟您说。”然后唐宁就将张三仗着教堂的威势在外面为非作歹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最后严肃的说道:“威廉神父,如果您放任这种事情不管的话,那不但会影响鲁镇民众对于教堂的观感,甚至会影响主的荣光!”

其实威廉早就知道张三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他刚来鲁镇并没有什么人信他,所以他也只得闭着眼睛随便收了一些以充作人数,现在听到唐宁这么说,而且他还会英语、似乎好像也是教徒,于是心里便信了七八分,再简单的一调查,确认了这件事之后,便沉着脸对张三说道:“张先生,你必须如数归还李先生的账款,并向他诚挚的道歉,否则我就去找你们的县令大人让他将你关进牢房!”

眼见唯一的靠山也倒了,张三只得灰溜溜的向李四道歉并将欠款还给了他。而李四自然连连感激唐宁和威廉神父,甚至连基督教是什么都没搞明白,就声称一定要入教。

打发走了张三李四之后,唐宁主动向威廉神父说道:“神父,我可以跟您聊聊么?”

对于这个请求,威廉神父可以说是求之不得,于是连连答应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孔先生、里面请。”

到了房间里面,还是威廉神父先向唐宁问道:“请问孔先生,您也是教徒么?”

唐宁摇摇头道:“我并不是教徒,只是看过一些贵教的书籍,所以有一些了解罢了。”然后便主动岔开话题说道:“威廉神父,您知道为什么您在鲁镇打不开局面,招揽不到信徒么?”

唐宁的这个问题可以说是问到威廉的伤心处了,只见他叹口气道:“其实这个问题我也考虑了很久,但是都没找到答案,可能是我对主的信仰不够虔诚吧?”

“不、不、不,您是我见过的最虔诚的神父,只是您对鲁镇还不够了解,所以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来进行传教就是了。”

“哦?那请孔先生您教教我,到底如何才是正确的传教方式?”

PS:新书期间,拜求收藏和推荐票,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