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春笋 第十五章 认亲娘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2-21 08:38:07 字数:4274 阅读进度:16/169

因为那个区叔叔和父亲在同一个煤矿,是同事。第二下午收工后,母亲吩咐姐姐淘米做饭,将菜洗好切了,等她回来烧。她则用手帕包了十几颗鸡蛋,叫上我一起去看那小女孩区美玉。

傍晚时分的村子有些喧嚣。鸡鸭进莳牛回栏,收工后大人们荷锄挑担的,在陆续归家。砍柴扯猪草的伙伴们也各自肩挑手提的脚步匆匆。鸡鸣鸭叫,狗吠猪嚎,斥喝诘骂,呼儿唤女,间或夹杂,时断时续,却声声入耳。家家户户都有炊烟飘出,柴草燃烧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山村。

区叔叔已经回去了,杨满香杨老师留在亮伯伯家照顾女儿。

进门的时候杨老师和关伯娘在厨房烧火做饭。母亲和杨老师年龄相若,只是母亲常年在地里劳动,显得有些黑瘦,显得比白里透红清秀斯文的杨老师要显老些。

打过招呼彼此便已认识。母亲热情开朗,杨老师起先还有些拘谨,一连声的道谢,几句话过后渐渐也就放开了,三个女人在厨房嘀嘀咕咕聊了起来。

我想去看看那个眼神忧郁的区美玉,却是犹犹豫豫的迈不开脚步。

我们那时候男女同学之间都不太说话,更别说在一起玩了,班上有男女同桌的,那桌面上绝对会有一条小刀刻的”三八线“。稍不注意,就会被伙伴们嗤笑的。但不知为何,这个昨天才见面的女孩让我觉得有股亲近感,仿佛早就认识,我想和她说话,尽管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母亲见我在一旁发呆,就让我去陪躺在床上的区美玉说说话,别站在这里碍手碍脚。

我心中窃喜,表面却装做不乐意,期期艾艾的慢慢出了厨房,向她们住的那间屋子走去。

区美玉斜靠着床头,正盯着楼板发愣。听见我的脚步声转过头来,定定的看着我。我看见了她亮亮的眼睛里的那么一分惊喜。

我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扭头避开了她的目光,大着胆子说:”我知道你叫区美玉,昨天你爸说的,你的脚还疼么?”

”不疼,凉凉的很舒服。哎,你是叫猴子么?”

区美玉笑了笑,有些许的羞涩。

”你怎么知晓的?我书名叫孟祥红,他们都喊我猴子。“

区美玉嘻嘻笑道:”猴子?猴子有什么好?为什么叫猴子?“

”猴子有什么不好?齐天大圣就是猴子呀,而且还是石猴。“

我随口答着话,走过去在板凳上坐下,看着她说道:

”哎,对了,你晓得孙猴子么?“

”孙猴子?那是谁呀?我怎么会知晓?“

区美玉眨眨眼,笑着摇摇头,我得意的坐在床边的长凳上,说道:

”不晓得吧?告诉你,孙猴子叫孙悟空。又叫齐天大圣,住在花果山水帘洞,会七十二般变化,法术高强,本事通天。尤其那斤斗云一翻,就能飞出去十万八千里。比飞机还快。他大闹龙宫,又大闹天宫,天兵天将都不是对手,你晓得不就连东海龙王、玉皇大帝见了都怕得发抖哎,你说这猴子厉害不厉害?“

区美玉嘻嘻笑道:”你嘴巴子真会说。你是说书的吧?”

我一下窘得我小脸发烧,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

我喜欢说白话讲故事。喜欢把听到的故事和看过的书讲给小伙伴们听。

我讲西游记和说岳全传时,身边的伙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一大圈。连大人们都放下活计在边上听。而且,我的确有些像说书的,往往到了紧要关头会来上一句: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惹得黄世仁座山雕他们愤怒的抗议和大人们的笑骂。

”喂,你不会那样小气吧?我讲句笑话你就当真了不过你说得很好听,你接着往下说呀!”

见我讪讪的老大一会没吭声,区美玉忙玩笑的催促我道。

我素来脸皮厚,只是有点小尴尬:自己太人来熟了。听她如此一说,我接口道:”反正没事,我给你讲段大闹天宫的故事吧。“

”好呀好呀,你快说吧。”区美玉笑笑的,看起来有些小兴奋。

”话说那孙猴子大闹龙宫,抢走了定海神针如意金箍棒,东海龙王上天庭告到玉帝座前“

“喂等等,你说孙猴子大闹龙宫,抢走么样针那样棒的?倒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呀!那猴子为那样要大闹龙宫?又是如何闹的?你倒是说清楚呀。“

区美玉连珠般的一串问题噎得我直翻白眼。这小妹仔从未听人说过西游记?我搔搔头皮说道:“这个说来有些话长了,一下子说不清楚的,得从头说起,这个噢对了,你读几年级了?“

区美玉愣了一下,答道:”我,我读几年级?我读初一呀,你呢?“

”我五年级,明年才上初中。“我答道。做贼似的看了看门口,又往床边靠了靠,小声对她说:“这样吧,这些故事都是西游记那本书里面说的,不单有这些,还有唐僧、孙悟空、猪八戒和沙和尚哩,他们四个去西天取经,一路上降妖除魔,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最后才取得真经,哎呀,那书可特好看,好看死了,我明天拿来借给你,你自己看好吗?“

区美玉笑了,笑得很好看,连连点头说:”好呀。“

我禁不住得意的呵呵傻笑道:

”不过,你看的时候可得要小心了,别让你娘看见了。那可是毒草,是四旧,宣传的是封建迷信。你娘是老师,不会让你看,说不定还要被没收的哎呀不行,不能借你看。那可是我好不容易花了二块钱,祥昆那个小气鬼才偷出来卖给我的,不能让你娘给没收了“

区美玉明显的不高兴了,撅着小嘴哼道:

“小气鬼,不就一本书么?不借拉倒!”

她扭过头去不再看我。我这下真的尴尬了。讪讪的嘀咕道:

”我不是怕你娘么,她可是老师。再说了那书可是老书,繁体字的,从后往前要竖着看的,这里没字典,你恐怕恐怕也”

”看不懂认不得是吧?哼,不借就拉倒,可别小看人”

区美玉脸朝着床里不再理我。我顿了顿,低声道:

”我家里有很多的书,有有连环画,我拿些别的书借你看行吧“

区美玉哼了一声道:”我才不稀罕呢。“

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正不知该如何时,杨老师和母亲进来了。

我如蒙大赦,赶忙起身叫了声:“杨老师“。

区美玉转过头来,杨老师让她叫母亲阿姨,她笑了笑,甜甜的叫了声阿姨。

母亲呵呵笑着应道:”哎,美玉是吧,人如其名,长得可真俊朗,比我家那俩丑妹仔好看多了。对了,刚刚还听你们俩叽叽喳喳的说得闹热,说的么子哩“

我还未及想好该怎么回答,区美玉说道:”阿姨,刚刚猴他说借书给我看。“

”对呀!美玉你这整天躺在床上够无聊的,红伢子你那么多的图书连环画,多拿几本给她解解闷呀“母亲接道。

我连声应诺:”是呀,我刚给她说,明天我就将闪闪的红星、鸡毛信、小英雄雨来什么的都拿过来给她看,还有难忘的战斗、追穷寇可好看了,我都拿来“

”哼,骗子。”区美玉撅嘴对我翻了个白眼。

”怎么说话呢?你个野丫头。“

杨老师瞪了她一眼。我脸上发烧,尴尬极了。可她却还没完,接口道:

”他就是个骗子,明明他自己说要借西游记给我看。转眼就变脸,说什么你是老师,怕被你给没收了。哼,他就是骗子,他哪能有西游记哼“

杨老师斥责道:”瞧你那张小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哎,祥红是吧,你别理她,她是早就想看西游记了。可是找不到书呀?如今谁个家里敢留那些旧书?对了,你不会是真有吧?“

我正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回答,杨老师却又岔开话题,拉着我问长问短:读几年级呀,成绩怎样呀,喜欢看什么书呀,家里还有些什么书呀

说到书,我的话就多了。我喜欢看书,也喜欢买书。连环画加都有七八十本。那可是我在伙伴们前炫耀的本钱。为了借到图书,班上的那些伙伴可没少巴结我,女生也不例外,就连老师也有哪么这回问我要书看。

父亲每年在我寒假或者暑假里,大多会接我去一次矿里。十天半个月后我回来时,都会带回来一大包的书。连环画、都有。我不但有西游记,还有一套说岳全传以及为配合“评水浒批宋江“的新版水浒传。繁体字竖版的西游记和说岳全传是同桌曾祥昆从他爷爷那里偷出来卖给我的。这两套书在当时属”四旧”,我从未借人看过。

杨老师和蔼的笑着,我边说话边看着她,和常年牛一样在田里土里滚的母亲比,她显得年轻得多,容貌身段也比母亲好看,毕竟她是老师,不用出工干农活。要是母亲也是老师那该多好啊!

我心里正感慨着,杨老师笑着问道:“祥红你读几年级?“

“五年级,明年上初中。“我答。

”想去镇上去念初中么?“杨老师问道。

”想呀,可我“

杨老师转过头对母亲说:”姐姐,祥红这伢子蛮聪明的,将来定然比他爸这一辈人强。年少时多念书念好书总归不会错,不如让他去镇上读初中,各方面都比在你们公社的学校要好一些。”

母亲一直站在一旁,听着杨老师和我说话,母亲没上过学,只在解放后上了二年的扫盲班,勉强的能将父亲的家书认得个七七八八。她对那些文化人素来敬重,尤其是老师。她接话道:

”去镇上读书我们也想呀。可是我们家这情况,他爷老子一个人的工资,队上还要上交,去镇上学校二三十里远,那可得寄宿,哪能供得起呀?“

”这倒也是。要不这样呀,祥红他只住学校宿舍,你们家拿粮食就行,菜蔬就不用管了,在我一起。我吃什么他吃什么。这样可以么?”

”那怎么好意思?那得多麻烦?不行,不行”

”有什么麻烦不好意思的?这孩子我一见就喜欢,要不我认他做亲崽干儿子,这样不就成了?”

“这哎呀“母亲毫无心里准备,张口结舌,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我也是一脸的懵逼。

”怎么?姐姐不乐意?”杨老师笑道。

”不,不是。我是说我家这伢子承您看重,能认你做亲娘干娘,那可是他天大的福分呀,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我哪会不乐意这样吧,我这就回去对我家繁荣说,正好他在家,我们明天就带红伢子上你家去拜亲娘。“母亲欣喜的道。

”那倒不用。我们不用搞那些旧套路,口说为凭就行。“

”那哪里行?我虽莫读书,但也晓得礼不可废,叩头敬茶这礼性可不能少。认亲娘认亲娘,认的是一个娘,那哪能开玩笑?”

在我带着忐忑的欣喜中,事情就样定了下来。

我不知道杨老师怎么会如此的看重我。从昨天到今天我们仅仅只见过几回面,此前根本就不认识。也许这就是缘份,冥冥之中早有安排。我是何其的幸运。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她像我的母亲一样的疼我宠我,好多地方甚至比我母亲更细心。

按照我们的乡俗,认干亲这事一般是双方长辈平时关系亲近的,而且应该是我的父母先向她提出,征得她同意后才能正式拜认。认亲后我得叫她亲娘,叫区承德亲爷,区美玉大我二岁,得叫亲姐姐,家中那个我还未见过的区玉姣才八岁,自然就是亲妹妹了。从此我们两家将是一辈子的亲戚。

短短二天时间,我多了两家亲人。亮水师成了我师父。虽然我没跪拜磕头叫师父,但我却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大弟子。在此后的数年里,他就是一个严父,教导我,斥责我,激励我,呵护我。关伯娘和寒暑假才回来的两个姐姐也待我亲如家人。

在我父母的坚持下,三天后在我家厅堂,我正式拜认杨满香老师做亲娘。改口叫她亲娘,叫区承德亲爷,叫区美玉亲姐姐。得到一支“英雄“牌钢笔和一本散发着墨香的绿胶皮日记本,另外还有一个六块六角六分钱的大红包。把我兴奋得一夜没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