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春笋 第二十章 梦(下)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2-21 08:38:09 字数:3642 阅读进度:21/169

上课下课放学,嘻笑打闹中一天又过去了。晚上在亮伯伯家练了一小时骑马站桩后,和亲娘说了会话就回家了,冲凉洗漱后爬到床上,立马进入梦乡。

我又做梦了。

梦中我在小江捉螃蟹,一条水蛇从石缝里窜出向我扑来,一只毛茸茸的大黄鼠狼窜出来一口咬死了水蛇,是那只我亲手埋葬的大黄鼠狼,它又领我去了涧水冲源头的石洞边,说着前一晚梦中一样的话,请求我照看它的一双儿女,并说日后必有报答。这次我随它进了洞,进去不远,看见二只毛茸茸的小黄鼠狼,看见我,就像老鼠一样吱吱叫着往我身上爬,我吓了一跳,惊疑中从梦里醒来。

这时我发觉天已微亮,母亲在厨房烧火煮潲。

我坐在床上发了好大一会儿呆,下床后汲着鞋子去便桶边撒了一泡尿,又踢踢踏踏的去厨房喝了小半瓢水。母亲稀罕我不用叫就起了床,我随口说尿憋的,然后打点精神去厅堂里练功。

这个早上的功我练得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不时出现这两个晚上梦中的情景。接连两个晚上梦见同一件事本来就稀罕蹊跷,而且这梦不紊乱,除了那只已死的大黄鼠狼会说人话在现实中不可能,其它的皆有可能。

经历过去年的山魈事件和南爹爹的事情后,小小的我对神秘的未知世界充满了敬畏。

莫非是真有其事?已死的大黄鼠狼是送梦给我?想到前天下午黄鼠狼临死前与我对视流泪的情景,还有自己竟挖坑将它埋葬的莫名其妙之举,说实话,梦中之事我已有些将信将疑。

整个早上我都有点心神不宁,后来干脆草草的收了功,吃饭的时候我问母亲道:

“娘,你说人为什么会做梦?“

“这谁说得准,是人都会做梦,都这样呀。”母亲含糊的说道。

”那梦里的事会不会真的有呢?“我又问。

”梦都是乱做的,不过有时是很准的。”

娘放下饭碗,沉思一下道:

”我怀你的时候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穿兰色长衫的老头,腰系罗帕,腰板笔挺,慈眉善眼的,只是额头上有一个大伤疤,他抱了一大胖小子递给我,我接过来抱怀里。

”恰巧隔天你姑姑来做客,我说给你姑姑听,你姑姑说那是你的爹爹祖父送孙子来了,你爹爹祖父生前就那样子。她高兴得直流泪,连说老孟家要添丁了。夜里她一定要你爷老子烧了一刀纸,后来果然就生下了你。

”说来也怪,我进你爷家门时,你爹爹祖父已过世好多年了,我根本就不知晓他的模样。可梦中见过的样子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不过呀,梦里大多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都说五队的老书先生曾庆平会解梦。什么梦是相反的,什么梦死得生呀,学问大得很。娘莫上学读过书,哪里知晓那么多道道?

”对了,你去问你亲娘呀,她是老师,准知道。哎,你是不是做了不好的梦?老辈人说,不好的说出来,说破不准,道破不灵。你做了什么梦?说我听听。“

母亲兴致很高,滔滔不绝的讲白话讲故事一样,我听得入神,忘了扒饭,见母亲一下转了话锋,满脸关切的看着我,赶紧扒了二口饭搪塞道:

”我没做什么不好的梦,我只是随便问问。“

这时周扒皮母亲肖婶娘过来借鸡蛋,说是来了个客,家里没菜招待。母亲起身去拿,我赶紧吃完饭,带着妹妹去亮伯伯家。

亮伯伯正在亲娘住的那间屋子里,替区美玉检查伤腿并换药,关伯娘也在,亲娘就着温水正在试擦区美玉的伤腿。亮伯伯摸摸捏捏后涂上药膏,依旧上了夹板,站起来说:

”骨头长得蛮好的,现在得多活动,早晚拄着拐杖试着走路,但是得注意别太用力,千万不能再伤着。过几天再换二次药,就可以回家去恢复了,要丢掉拐杖走路,恐怕还得个把月,完全恢复则要更长一些了。“

亲娘高兴得眼泛泪光,连声道谢,区美玉也说道:”谢谢亮伯伯,谢谢关伯娘。”

亮伯伯摆摆手出了屋子,关伯娘笑道:”谢什么,腿伤没问题就好。他是水师,能将伤治好他最开心。对了,饭菜都快凉了,赶紧吃吧。我也得吃饭去了。“

这时妹妹凑到区美玉面前,看看自己的胳膊又看看区美玉裸露的细腿说道:“美玉姐姐的腿真白,比我身上白多了,几好看哟。“

区美玉看了我一眼,绯红了脸颊,连声叫亲娘将卷起的裤腿放下去,关伯娘和亲娘都笑了。

区美玉本就白白净净的,整天跟着我在日头下到处野的妹妹哪能相比?关伯娘摸了摸妹妹的小脸蛋笑道:“人小鬼大的,你晓得什么好看不好看的?想好看,就不要像个伢子样的到处走。来,伯娘柜子里还有几颗糖,跟伯娘走,伯娘拿给你。”

关伯娘牵着妹妹的小手出了房门。

亲娘和区美玉吃饭的时候,我站在一旁说道:“亲娘,我有事想问您。“

亲娘说:”什么事?你说吧。“

“人为什么会做梦?梦中的事有可能是真的吗?“我认真的问道。

“你怎么想到要问这个?昨晚做了什么恶梦吗“亲娘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避开她探究的目光,暼了一眼双眸晶亮盯着我的区美玉,摇摇头说:

”我只是好奇,因为我晚上老做梦,醒来时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梦呢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听人说做梦是预兆,我问我娘,我娘说不清,我就想问问您。“

我并非说慌,只是隐瞒了这二个晚上的梦。不知为什么,在我的潜意识里,有关黄鼠狼的事我不想告诉任何人,包括母亲和亲娘。亲娘扒干净碗里的米饭,放下饭碗,沉思了一下说道:

”人为什么会做梦?说实话,这个我也讲不太清。亲娘我虽然是老师,教了十多年书了,但我只上过高中,读的书太少,水平有限。记得以前我看过一些杂书,说是外国有科学家专门研究梦的。

”按科学的说法,人身体都是细胞组织构成的,包括我们的大脑。当我们睡觉休息时,我们的身体处于静止状态,但我们身上的细胞组织还在工作,比如心脏在跳动,血液在流动,肺部在呼吸,同样,我们的大脑也还在工作。我们的大脑细胞白天帮我们感知外部世界,帮助我们学习、工作和思考,晚上身体休息了,它还在工作,于是就有了梦。

”梦,是不由我们自己控制的脑部活动,所以它就千奇百怪,什么样的梦都有。但它和我们的思维有关,故而古人才会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至于说梦能预兆吉凶,那是迷信的说法,毫无根据,当不得真的。“

细胞、组织要到初中才能学到,此时的我还没有接触,听得有些迷糊,但大意还是懂了。我的疑问依然存在。这时区丽玉插话道:

“我觉得有些梦是对的,有些梦里发生的事确实是真的。当然这样的梦不会经常做,偶尔一二次还是有的。“

我转头看着她,有些惊喜的说道:”真的吗?你有做过吗?“

”有呀,所以我才说嘛。“

”那是个什么梦?说来听听。“

“你羞不羞?女孩子的梦也想听呀?不告诉你。“

区美玉偏着头,调皮的笑道。我撇了撇嘴道:

”不告诉就不告诉,好了不起一样。亲娘,我去上学了呀。“

我和亲娘打了声招呼,拽了拽书包带子往门外走去。

就在刚刚和亲姐姐区美玉说话时我决定了,下午放学后就去涧水冲去看看,验证一下梦的真假。

一路上我都在想,万一真有二只小黄鼠狼怎么办?抱回家显然不行,肯定是让它们还呆在洞里,每天送点吃的给它们就行。可它们还那么少,它们要吃什么呢

午休的时候,我和座山雕他们几个人吹牛聊天,我有意无意的说到黄鼠狼喜欢吃什么东西?“当然是鸡啰”,大家一致公认,黄鼠狼给鸡拜年这句话大家都知道。怎么可能有鸡给它吃呢?那除了鸡,它还吃什么呢?座山雕说鱼,他有一次看见过黄鼠狼在堰涵里抓鱼。胡汉三说老鼠,周扒皮说蛇。鸡呀蛇呀老鼠没办法弄给它吃,但鱼还是弄得到,我心里有了底。

下午放学回到家里,我提着篮子,别着柴刀,匆匆的出了家门。

涧水冲源头在龙眼山腰上,离村子的直线距离并不远,顶多二里路。但一条狭窄的山路,顺着傍山脚的梯田旱地和弯弯曲曲的小山溪一路斜斜向上,绕来转去,多出了一半多的路程。

起初一段傍田依土的小路不宽,路两边清清爽爽的还好走,往山上的路就不好走了,路边山坎上的灌木柴草丛生,碍手阻脚的,临近半山腰的溪水源头时,根本就看不出路了。

没办法,我只好顺着小溪用柴刀斫砍着挡道的枝条往上钻。就这样一路往上,等我爬到源头泉眼边时,既便这沟壑山溪十分阴凉,也把我折腾出了一身的臭汗。

我放下竹篮柴刀,掬着冰凉的山泉水洗了把脸,又喝了二口解渴,随后坐在石头上,浑身的燥热一忽儿就降了下来。

这里是龙眼山腰上的一处夹沟,距龙眼洞尚有半里路远。夹沟上方是一块二丈来高的石壁,斜斜的石壁上铺满青藤,石缝上不知名的野花红红白白的顽强开放着,中间的石缝里斜长着一颗弯曲的松树,碗口粗细,一丈多高的树上虬枝盘绕,与周边的挺拔松杉截然不同。

泉眼就在石壁之下,一股不大的清泉从石缝里冒出来,在洼地积了一个浅浅的水窝,然后缓缓的往下流。

按照梦中情景,离石壁左上侧不远处就是黄鼠狼藏身的石洞,站在泉眼边看去,陡峭的的土石山体上长着浓密的灌木和荆刺,根本看不出藏着洞口。如果真有个石洞,梦就是真的了。我握着柴刀,清理着,一步步向前攀爬。近了,到了,马上就可揭穿迷底,我止不住心跳加速。

现实给了我当头一棒,这周边除了松杉树和茂密的灌木、铺满青苔的裸露岩石、缠绕四周的青藤,哪里有什么洞口?我失望的挥刀对身边的枝条发泄着,暗骂自已神经病,竟然为了验证一个荒诞的怪梦而辛苦攀爬,累得浑身臭汗,真是自讨苦吃,累死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