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春笋 第二十二章 洞里乾坤(下)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2-21 08:38:11 字数:3535 阅读进度:23/169

人一旦有了心事和秘密,只要你仔细观察,肯定能发现他的言语形态和平时是不大一样的。当然这是指譬如我这样的普通小屁孩,不适合那些心机深沉不露形色的大人。

这二天我就一直为拥有秘密而亢奋着,亲姐姐区美玉是第一个察觉并问过我的人。

那天下午离开涧水冲源头后,我不但扯满了一篮子的猪草,还抓了起码三斤多螃蟹。

这次我将螃蟹分做了三份,傍晚时我去亮伯伯家接妹妹,顺便送了二份过去,一份给关伯娘,一份给亲娘和美玉姐。

亲娘拿了螃蟹去厨房,妹妹晓静也跟去了,屋子里只有区美玉和我,她打量了我一下问道:

”你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

”没有啊。“

“没有那你高兴什么?“

”不是抓了这许多的螃蟹么,当然高兴呀!“

”抓些螃蟹有什么了不起。“

她哼了一声,我嘻嘻笑道:

“抓些螃蟹是没什么了不起,可惜你抓不到呀。“

她有些气恼,瞪着我说:

“欺负我受了伤是么?等我腿好了我也去抓,一定比你抓得多。“

我嘿嘿傻笑,她狐疑道:”你笑什么?”

我忍不住说道:”我笑你肯定抓得多呀!放在桶里的螃蟹都不敢去抓,除非那螃蟹见你长得好看,自己往你桶里爬嘿嘿哎哟“

我笑得得意,没提防恼红了脸的她举着手中的拐杖给了我一下,我跳起来退到门口说:

”君子动口不动手,走了,我带妹妹回家去,夜里再过来。“

我们现在天天见面,起先的拘谨早已没有了,斗斗嘴怄怄气,很是亲近。

受伤三个多月来,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医院渡过的,与妹妹区玉姣都难得相聚。这一次来杏花村治伤,和我们家成了亲戚,有同龄人相伴,她确实很高兴,不但对我,对妹妹晓静和偶尔过陪她说话的姐姐晓玲也亲近得很,俨然一家人的样子。

仍管她在屋里叫我等会再走,我还是带着妹妹回家了。这几天我对谁都心不在焉,胡汉三他们几个强烈不满,我只好发给他们每人三本连环画,允诺他们什么时候想还才还,这才堵住了他们的的臭嘴。

我现在满脑子石洞和黄鼠狼。

昨天和今天下午我都去了石洞,我从家里拿了两只破碗放在里面,一只装水,一只装食物。食物还是在小溪里抓的泥鳅和小鱼。今天我还在家里偷了两颗鸡蛋在身上,准备给它们改善一下生活。

二只小黄鼠狼可能已经认识我了,我一去还未开洞门它们就在里面叫,一开石门就争着往我身上爬。我很喜欢它们毛茸茸的憨相,它们吃饱就睡。每次都是它们睡着了我才离开。

其实,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石洞。昨天我偷偷将家里那只手电筒带在身上,可惜电量不足,石室里的东西还未看完就不亮了。晚上我对母亲说手电筒不亮了,母亲今天早上给了我五角钱买电池那时大号干电池四角八分钱一对。新电池装进去,灯泡亮得刺眼。

明天是星期天,我准备上午进洞去,先找到开关洞门的机关,然后到石室后面去看看还有多大多深。

我的想法很简单,其实就是好奇,根本没考虑过危险。潜意识里我对托梦给自己的大黄鼠狼很信任,石洞里肯定没有其它凶猛野兽,不然二只小黄鼠狼活不下来,它既然托梦拜托我照看子女,肯定不会害我。

星期天早饭后母亲上工去了,姐姐和村里的几个相好的女伴去后山砍柴,周扒皮和他八岁的妹妹周小芳在院子里逗妹妹晓静玩,一会儿座山雕、胡汉三和拄着拐杖的黄世仁一路过来了。

自黄世仁摔伤后,我们几个除了一起去他家看过二回,其它时间再未聚齐过。要是往常,我肯定巴不得多在家玩一会,今天因为我有秘密,兴致不高,后来借口要送妹妹去亮伯伯家,大家就散了。

他们几个还是去砍柴。我提着竹篮带着妹妹去亮伯伯家找亲娘。磨蹭了好一会,估计要干活的基本已经出门了,我才重返家里,拿了手电筒,躲躲闪闪的出村往涧水冲去。

用木棍插进小洞打开洞门,我进入石洞。二只小黄鼠狼估计刚才是在睡觉,我看见它们正从窝里往外爬,窝旁碗里的小鱼块还有残留。我将它们抱在怀里,逗弄了一会,放在窝里,打开手电筒,开始在洞里仔细察看。

两三天的进出,石室的情况我大抵有了些了解。这石室高约二丈,上面吊着一根根粗细不等冰凌样的石柱,石室挺宽敞,比亮伯伯家的厅堂还大一倍,四周遍布石柱石笋和嶙峋的怪石,只有中间一块平地。靠洞口不远摆了一张石桌,左右各有圆鼓石凳一张,右后侧摆了一张石床,中间靠后有一天然石台,石台上摆着一个古旧的灯台,石台旁边是一块形如躺椅的大石头,大石头侧旁一个大洞口,应该就是通向里面的通道。

看得出石桌石凳和石床都是人工雕凿出来的,表面很平整,擦去上面厚厚的灰尘,看得出上面还雕刻有花纹图案。石桌上还雕有一个大方框,十几条横竖直线又将方框分成若干小方格,两边摆有一黑一白两个石盒,揭开蒙尘的盖子,里面是一堆光洁扁平象扣子一样的黑白小石子,抓一把在手里沉甸甸凉飕飕的。我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东西,毫不在意的撇过一旁。

我现在的目标不是石室的东西,我要寻找的是控制洞门的机关。只有找到这个机关,才能在石室内控制洞门。我沉思了一会,觉得人进屋子的习惯是随手关门,这个机关应该会布置在门口附近才方便。我打着手电仔细察看着洞口两边。

洞口两边都是厚厚的石壁,或凸或凹极不平整,而且还有好几处裂缝。我打着手电一点一点的扫过,在黄鼠狼窝的上端,发现有一根不大的树木根须。

树根是从一条较大的缝隙里伸出来的。我走近去仔细察看,发觉那是条活树根须,用手折了折,湿润而柔韧,折断一截闻闻,有一股松木清香。我一下想到外面岩石裂缝的那棵歪脖松树。我这下明白了,这条比拳头略大的缝隙从我头项的位置起始,一路斜斜向上,和外面是相通的。

难怪黄鼠狼能进入到这个封闭的石洞秘室之中,想来那条五步蛇也是从那儿溜进来偷食黄鼠狼幼崽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裂缝下方的背眼处,我发现了两个嵌在里面、有一层绣斑的铁环。我伸手抓住上面那只铁环,试着拉了拉,没费多大劲,竟然给拉动了,只听得咔咔声响,洞口慢慢的闭合了,石室顿时一片黑暗。

我大大的惊喜了,却也有些惶恐,连忙又去拉扯下方的那个铁环。随着咔咔声响,洞门又慢慢打开了。亮光从洞口铺洒进来,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下我彻底放心了。

问题解决,我胆子大了,决定往里面走走,看一看里面是什么样子。

转过石椅,后面是一间比外间更小的石室,大约只有外间的一半大。里面堆放着不少的东西。当中一个木制长条书案,书案上放置着笔架砚台和一叠书籍,旁边有一张雕花靠背椅。靠里有一个兵器架,兵器架上有刀剑棍枪等兵器。其它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生活用品。

我小心翼翼的走近书案,书案上的积尘很厚。我很小心地拿起桌上的书籍,将最上面积满灰尘一本挪开,下面是一本古旧的线装书,封皮上写看抱朴子三个楷书大字。我随手翻了翻,都是我大多不识的繁体字,看了看,不知所云。翻看下面几本,都写着抱朴子三个大字,想来应该是一套书,也就懒得再翻。

我拿起笔架上的毛笔看了看。竹枝笔杆,和现在的毛笔差不多,旁边镇纸压着一叠草纸,想来应该是石室主人写的字,看不懂的繁体字想起来都头痛,我才懒得去翻看。

我走到兵器架旁,伸手去拿插在上面的带鞘长剑,沉甸甸的有些趁手。我想抽出来看看,费了老大劲,却是抽不出,估计是绣住了。放下来伸手去拿竖着的棍子,一下却未拿得起来,再仔细一看,黑漆漆竟是铁的。难怪我一只手拿不起来,看样子起码有二三十多斤重。

我吓了一跳,心想这石室主人一定是个力气很大的武林高手,应该是岳飞、武松一般的英雄人物吧。

尽管我轻手轻脚,但动了书案书本和剑棍兵器,这时石室中已飘荡着一股呛鼻的灰尘,在手电的光柱中,看得见灰尘在升腾飞舞,我连忙退出去,在洞口边”呸呸“的吐着口水。

两只小黄鼠狼见到我,从窝里爬出来,吱吱低呜着往我身蹭,我蹲下身子将昨天剩下的一只鸡蛋敲在破碗里,又加了几块碎鱼块,看着它们争抢着添食干净了,又将它们一一捉进窝里,可它们又爬了出来,在石室追逐玩耍起来了。

我还想去后面看看,怕它们跑出洞口,伸手拉动铁环将石室门关闭了。拧着手电往后面石室而去。

小石室里没发现我想象中的”金银财宝”,就是有”金银财宝“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我只是有着强烈的好奇,对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我也兴趣不大。

我一路往里走,石洞时宽时窄,时高时低,十几丈过后,转过一个小弯,前面又宽敞了,一股水流挡住了我的去路。手电亮光里,缓慢流动的水流清澈见底,看起来并不大,浅浅的,从一个小岔洞流向另一个小岔洞,细小的水流声很是悦耳。我伸手探了探,冰冷刺骨的凉。

我站起来用手电晃了晃对面犬牙交错的石柱石笋,放弃了涉水而过的打算。这洞不知道通向哪里,也不知道还有多远多深,是否还有其它岔洞,自己独自一人太危险,万一迷路或遇到什么就麻烦了。

我转身回到石室,想了想,从书案上拿了一本抱朴子。我想拿回去对照字典翻译出来,看看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再决定是否将它们全部拿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