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春笋 第三十九章 误打误撞(上)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2-21 08:38:23 字数:3675 阅读进度:40/169

日头不大,是个阴阳天。有铅灰的云层不断往东南角积聚,地上没有一丝风,异祥闷热,盼了这许多日子,终于要变天下雨了。

我们转过代销店往家里走,迎面撞上了穿着破衣烂衫、满脸污汗的周扒皮和黄世仁。显然是刚从山上砍柴下来,还未回家换衣服。两人满脸欣喜,叫了母亲声“婶娘”,对着我看了又看,我笑道:

“干哪样这样看我?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我伸手去擂他们,他们也不躲。黄世仁说:“猴子你可吓死我们了。”

“晓玲说她问了亮伯伯,你今天一定会回来,我们特地早点回家来的。”周扒皮插话道。

“胡汉三和座山雕呢?你们没在一起?”我问道。

“他们也来了,在后面。听见机船响,我们先跑来了。“黄世仁道。

“他们两个被曾祥昆娭毑在路口子拉住了。”周扒皮嘻笑着。

“曾祥昆娱毑?她干嘛拉住他们?”我大奇。

“我们帮她找到了曾孟春呀。哎呀,你前天不是昏死那个睡着了去了医院嘛,当然不晓了。她家那个春伢子变哈巴了傻子,独自一人在后山砍柴夜里都莫回家,全家人满山的找寻到半夜,喉咙都喊破了,硬是莫找得到。是我们昨日早上帮她找到的。“周扒皮有些得瑟。

“你晓得他躲在哪里么?就躲在老虫洞下面不远的一蓬刺窝里,胡汉三去拉屎,看见他躺在那里哈笑,吓得他差点拉裤裆里,哈哈哈“黄世仁打着大哈哈。

说话间转过油厂,远远的果然看见他们几个走过来。曾孟春走在前面,笑西西、慢呑吞的轻手轻脚,生怕踩死了蚂蚁,刘氏娭毑提着个包包跟在后面,座山雕和胡汉三则跟在她后面。

自曾孟春跳水库至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不由的多看了两眼,这一看却吓了我一大跳:我看见他胸口上盘绕着一条正吐着信子的小花蛇。我止住脚步,揉揉眼睛,仔细再看,哪里有蛇?

定是眼花了,我并未在意。

母亲和刘氏娭毑打着招呼。我也叫了声刘娭毑。她显然也知晓我的事,满面愁容的她勉强对我拼凑出个一闪即逝的笑脸,算是对我的回应,然后和母亲说话。

这时出了个小状况:曾孟春趁刘氏娭毑和母亲说话时停住了慢吞呑的脚步,笑嘻嘻的看了母亲一会,转动脖子朝我们看来,好像就在看见我们的霎间,只见他兔子般的跳起来,十分的敏捷,只一闪就缩到了她娘的身后,瑟瑟抖动着,一副极其害怕的样子。

也就在此时,我又看见了他身上盘着的蛇影,仔细一看,仍是虚幻,什么也没有。

刘氏娭毑大为恐慌,转身将蹲着的曾孟春护在怀里,好似他还是个一二岁的幼儿般的,拍着他的后背,嘴里喃喃低语着:“我崽不怕,娘在这里,我崽不怕,娘带你回家“

母亲长叹一声她说:“刘婶子,孟春老弟这个样子,我看今日您就别去了,何况这天阴的,不定马上就有雨下来,您还是赶紧带他回去吧。”

分开后我问母亲他们要去哪里,母亲又是一声长叹,神色黯然地说道:“各儿各儿痛,猫儿生崽嗅了又嗅呀。儿女有事,愁死爷娘。春伢子这样,最受磨的还是她娘呀。听说柿子坪有个仙娘婆巫婆很灵,想带他去看看哩唉,爷娘为崽女,谁不是操心操到死?”

这话题有些沉重,不是我们这帮人能理解的。黄世仁他们几个拥着我和我牵着的妹妹,回到家里。座山雕打开刘氏娭毑霸蛮塞给他的纸包,是一包纸包糖和饼干,估计有一斤的样子,大家嘻嘻哈哈们分吃了。

一阵狂风过后,电闪雷呜,大雨呼啸而至。夏日的雨来的急,去的也快,不到一个小时,雨脚就收了,太阳又悬在了当空。

尽管这迟到的雨下得不久,又急又大,终究是救了旱极了的庄稼,也洗去了不少的暑气,老天终会让人活下去的。

雨过天晴,已是中午,伙伴们在我房里嬉闹了一阵各自归了家。午饭后母亲吩咐我带着妹妹在家休息,自己急匆匆的出了门。二天不在家,她得先去自留地看看,然后再去队上出工。

我带着妹妹正要去代销店玩,曾祥昆气吁喘喘的跑来拉住我说:

“祥红,我爹爹祖父要你去我家,特地让我来寻你的。”

我大为奇怪道:”你爹爹让我去你家?有事吗?“

“我不晓得。快走吧,他们催得急,说一定要把你叫去。“

”他们?还有哪个在你家?”

“酒癫子呗,我小叔不是又犯疯癫了么,他在给我小叔治病。”

原来上午刘氏娭毑带着曾孟春回家后,曾孟春又像刚犯病时一样,一反这些天的安静呆傻,又叫又骂的要往外跑。当时正电闪雷鸣的下大雨,一家人为了拦住他都成了落汤鸡,老书先生赶紧去叫酒癫子,好像效果并不太好,曾孟春现在还被锁在屋里。

既然打发了人来喊,肯定是有事,我反正是玩,带着妹妹跟着曾祥昆去了他家。

一进院门,就看见老书先生和酒癫子站在屋檐下。看到我们进去,就叫曾祥昆和妹妹曾小云曾小莺陪妹妹晓静在院子里玩耍。然后转头对我说:

“红伢子你病好了吧?”

“早好了,本来就只是感冒了,莫么大问题。“

“感冒?感冒会昏迷不醒?吓得一村人不安宁。“

“哪有什么?以前医学不发达,感冒还不是经常死人。“

“你这伢子,嘴巴就是溜,一点也不像你爷娘,不晓得像你家哪一个了?“

我嘻嘻笑了笑,问道:“庆平爹叫我来有事吗?“

老书先生看了眼酒癫子说:“是有事,你跟我来吧。”

说完就将我带往里屋带,我正心中忐忑着他们这是要干嘛,却见老书先生打开了关着的房门。

屋子里曾孟春双脚被铁链套着正坐在地上,我一眼瞥去,盘绕在他胸前的小花蛇正往他怀里缩,我揉揉眼睛,仔细再看时,蛇又不见了,而曾孟春却好像害怕已极,瑟瑟发抖着拼命要往床底下钻,挣得脚上的铁链“叮叮当当”的乱响。

酒癫子带上房门,扭头对老书先生说:“莫错,就是他。“接着又对我说:“走,我们去一边说话。“

我莫名其妙,迟疑一下,随在他们身上进到另一个房里。听了酒癫子解说,我才晓得了原委。

上午酒癫子到了曾家后,见了正在发疯的曾孟春,仔细询问了曾刘氏,断定他是见到了极为厉害的高手,蛇妖很是害怕,想逃跑,竟然冲破了他布置的部分禁锢,好才他来得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就是和你有关系。“酒癫子说。

”它一看见你就怕得要命,这一点刚刚也证实了。也是因为上午遇见你,春伢子才又犯了疯癫。我相信你也应该在他身上发现了什么,现在你说说,你有发现什么东西吗?”

“好像他身上有一条蛇。“

“你能看见他身上有条蛇?”

“是的,不经意时能看到,一条小花蛇,盘在他胸口上。可是我要仔细去看时却又不见了。“

酒癫子和老书先生对视了一眼,接着问我道:

“你会术法?“

“会一点点,化骨水指血什么的。“

酒癫子站起来身来,面色潮红,开门见山、直接了当的问道:“你的术法跟谁学的?“

我迟疑了一下说道:“南爹爹教了我一些东西。”

“孟庆南孟屠户?不可能!他莫这本事。你不说算了,现在你说说春伢子这病该如何治吧。“

“我给他治病?朝宽爹您不是讲笑话吧?我哪会治病。“

我“蹭“地站起来,差点惊掉下巴。

酒癫子一脸严肃地盯着我,良久不曾错珠,我坦然的与他对视。我没骗他,我确实不会治病呀,桂老爹虽然教了我不少的东西,但我才初学乍练,都还未曾练成,更别说功力了,可以说是半点也无,哪里就能够驱鬼除妖了?

好一会酒癫子收回目光,喃喃低语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蛇妖一见你就害怕得浑身发抖,你说你不会治?难道你是道祖转世?天生的法身?这不可能,打死我也不信”

老书先生坐在一旁抽烟,一直没搭腔,这时他吐掉烟屁股对我说:

“红伢子,我晓得你是个好伢子,和我家昆伢子耍得好。你爱看书,昆伢子偷了我好些书给你看过是吧?现在爹爹求你帮个忙。这样吧,只要你能帮我治好春伢子,以后我家就是你家,我的就是你的,别说书你可全部拿去,就我这条老命给你都行”

我呆呆的看着他,心里翻江倒海。这曾孟春一见我就怕,确实奇怪,酒癫子说我是什么道祖转世,那就扯淡了,莫非真如梦中的青袍老人所说,我是吸收了他留下的什么幻魂露和天香叶而法力倍增?如果真是这样,倒是可以一试。

我心中黙想着,看了眼老泪夺眶的老书先生,又瞟了眼低头苦思的酒癫子,咬咬牙说道:

“庆平爹,朝宽爹,我确实莫骗您们,我是学了些东西,但我现在还功力不够,从未给人试过。不过既然孟春小叔怕我,那我就试一回,有用莫用,行或不行您们都不要怪我,但有一条,您们须得听我的。“

“请你动手,当然都得听你的呀。要如何做?你说吧。“酒癫子见我松口,面露喜色,迫不及待的抢着表态,老书先生也连连点头。

“我不是那意思,您们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万一我能治住蛇妖,孟春小叔莫事了,您们不能说出去是我治好的,还得说是朝宽爹治好的。我还不想让人知晓,您们能保证替我保密吗?“

酒癫子和老书先生对视了一眼,面容严肃的郑重地说道:

“我李朝宽虽然人称酒癫子,但说到口风,绝对没有比我们老哥俩更紧的。就这么定,我酒癫子就不要脸一回,就说是我给治好的,绝不泄漏出是你。”

老书先生也连忙接话道:“我曾庆平可以对天起起誓,如果”

“不用起誓,我相信您们“我赶快打断他既将出口的誓言。

“不过先得等一下,我得回家去拿些东西来。“

两位老人连连点头说好,我出了里屋,对正在院子里和曾小云玩耍的妹妹说:“晓静,你先在这里玩,我回家去帮平爹爹拿点东西马上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