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春笋 第四十五章 药医不死病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2-21 08:38:26 字数:2430 阅读进度:46/169

村北刘家砖瓦场尘烟飞扬,一大堆的人在瓦窑边喊叫,大路上田埂上还不断有人飞快的往那边跑。

正是晌午时分,人们大多已收工归家,这会全都拥了出来,一时全村子鸡飞狗跳。男人们都往瓦窑跑,女人老人和小屁股们挤在村口路旁,一个个伸长脖子往村北看,没人去理睬头顶的骄阳,七嘴八舌的在打探和议论。

出窑的是哪几个?

哪几个不晓得,刘书记家肯定有人在。

好像大队专业队也有人在帮忙。

曾庆富可是老窑匠呀,怎么会塌窑呢?

压在里面的就倒霉哩!不死也得脱层皮呀。

菩萨保佑,但愿莫压着人

我没理会村人的议论,飞快的跑到了砖瓦场。

现场外围一片混乱,叫喊声不断。依山坎向内挖掘的大窑圆顶已经塌陷,不断的有尘雾在升腾。不大的窑口两边排满了全身都是黑灰的男人,忙乱惊慌却很有序,一摞摞还有些烫手的砖瓦被人从窑内传出后,飞快的在往后传,大家都很自觉地不断往两边接续,从前一位的手里接过砖瓦或往后传,或往两边地上放,以期增快速度,早一点、哪怕早一秒钟找到被压在里面的人也好呀。

此时窑内温度还比较高,但这还不是大问题,最麻烦可怕的是窑内飞舞的灰尘,只一会人就会受不住。不断的有人从里面钻出来,但立马有人无声的钻进去。出来的人满头脸的污灰,只看得眼睛和牙齿,窜出来大口的喘息,弯着腰在一旁拼命的咳。

窑顶垮塌不比塌房塌方,如果里面压住了人,最快的抢救办法就是将窑里的残存砖瓦尽快转移出来,直到找着被压住的人,千万不可企图挖开窑壁去救人,第一是窑内壁都是用青砖拱砌的,为了保证密闭性,外面还垒了厚厚的一层石灰三黄泥,经过窑内的高温煅烧非常的结实,你一下子未必能挖开。第二、窑内毕竟有那么大的空间,你不可能晓得人被压在那个位置。第三、窑内的砖瓦是按一定的规律由内往外成圆型盘绕着一层层立体摞装的,它有层次和方向,中间还留有火道,不是从任意一个地方就可以随便拆解得出来的。如果霸蛮强拆,会引发窑内砖瓦垮塌,引发更大的灾难,给抢险带来更大的难度。

我想往前一点,被大人粗暴的推开了。此时此刻场上的人都十分的粗鄙狂燥,对我们这些想看热闹的添乱小把戏,开口就是大骂,动辙就是巴掌或脚丫。

我黙然的退到场边,看着窑口方向,心里十分的难过。

现在出的这已是第二窑了。头窑早已烧了出来,出窑后的砖瓦堆放在场里。曾庆富不愧是老窑匠,无论砖瓦,一色的青亮,拿在手里一敲,铮铮有声,不老不嫩,火色正好。

这第二窑本来烧好封火好多天了,昨日才开窑出砖瓦的。

出窑是脏累苦的活,一二人根本就搞不定,通常都得有七个人,听他们说,不出事的话明天上午就可以将砖瓦出完,然后晚上在家舒舒服服的喝酒赏月过中秋了。书记刘映国特地去三拱桥饼厂定制了二斤一个的月饼,里面的馅全是花生芝麻加黄糖,出窑的人一人送一个。

只是谁也想不到这窑竟塌了,听从窑里出来瘫在地上的李解放边咳边哭说,里面被压的除了窑匠曾庆富,还有刘映华和刘得安父子。

半个月前,刚开始烧第一窑时,曾庆富请酒癫子李朝宽来窑上看过。第二天中午,我在老书先生家听他给我讲解易经,酒癫子晃晃悠悠的也过来了。当时他不住的叹气,老书先生抬眼问道:

“怎么啦?唉声叹气的?”

酒癫子顿了一下,说道:“阴间添新鬼,世上少一人。明知有事,却无法阻止,心里有些堵呗。”

说话间裤兜里摸出小洒瓶,揭开喝了两口。老书先生笑道:

“别人喝水你喝酒,拿酒当水解渴的,怕也就只有你了,还是忍忍吧,酒是癫狂之药,喝多了真伤身的。”

”咳,伤身如何?不伤身又如何?人生自古谁无死?王候将相也归尘!你以为都像你?人生不满百,却常怀千岁忧。你以为你能活千年?活千年那可是乌龟”

我忍不住嘻嘻笑出声来。老书先生苦笑的摇摇头,老友前半生苦难坎坷,也许酒就是他活下来的希望。六十多岁的人了,他自己不惜命,旁人如之奈何?

酒癫子又喝了一口说道:“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何以解忧?惟有杜康呀!酒的妙处,岂是你这种不懂酒之人能够体会的?”

说完摇头叹息,老书先生笑道:

“别一套套的讲酒话了,说说你又看见什么了?谁家有事?”

“嗯?!曾庆富他昨夜叫我去窑上看了一下。他觉得有些心慌,怕窑上有事。”

“你看出什么了?不会是窑上真有事吧?”

“窑上有没有事我不能肯定,但村里十有**会有事。庙宇不宁,我感觉村里有一股戾气,苦于找不到源头,不知是何方妖孽在兴风作浪,如果不清除这个妖孽,恐怕今年还会有好几人会死哩。”

“真的有鬼烤火你看见了?”

民间传言,但凡有工程开工,必有邪祟往聚。所以才要举办各类仪式。放炮焚香,一方面是为了驱逐,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安抚。而道行高深的术士,则能看见或能感觉得到。像烧窑这事乃火旺阳气盛,一般的邪祟均畏火不敢靠近,只有那种人还未死而阳魂出窍的阳鬼喜欢靠近,谓之为“鬼烤火”。

“看不清,感觉得到。”酒癫子答道,

“有办法破解吗?“

“我又不是神仙,哪有办法破解?更何况人的寿命都是有定数的,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那些阳魂离体的该死之人,又岂是我们这些俗胎凡夫能救得了的”

“那你刚才又说有什么妖孽作怪?既然是妖孽作怪,治住不就解救了?”

“和你说不清,妖孽作怪是一种异像,它提前勾人性命,如能破解当然有救,而阳魂出窍乃该死之人,如何救得?”

酒癫子摇了摇头,顿了顿,又转头对一旁的我说道:

“祥红呀,你日后如果遇到阳魂离体出窍这种情况,千万不要试图去化解,哪怕你术法再高也不行,除非你功参造化,通晓术法精髓。但是真正这样的绝世高人自古至今好像还未曾现世总之你得记住,天地运行必须遵循法则,阴阳平衡不可随便打破,谁打破平衡,必然会引火烧身,不但自身有灾,有些还会祸延子孙。譬如妖孽作怪,它打破了平衡,破坏了法则。纵使它一时猖狂,终会自取灭亡,无论它道行多深最终都将灰飞烟灭我们行走在天地间,立身要正,行可行之事,救能救之人。且不可冒险贪功去挑战法则,试图打破平衡。晓得么?”

我看着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