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春笋 第八十章 万恶淫为首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2-22 21:02:43 字数:3234 阅读进度:80/169

狮子洞位于龙眼洞右下侧,这是一块凹地,离龙眼洞有二里多路远,靠近往樟木岭八队去的大路这一边,连着这一大片的楠竹林。狮子洞下方偏左几十丈远的半山腰上住着几户人家,大队会计陈新贵的家就在那里,因为隔了山坡,在狮子洞看不见人家。

我很快就到了狮子洞,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捏了指诀,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对,随即便放下心来。

隔着一二丈远我闻到了一股农药的气味。

茅草丛里确实躺着一具穿半新半旧解放鞋的男人。人已死,仰躺着身子,脸面青乌,一旁的岩石上似有一堆呕吐物,农药的气味正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我蹩住呼吸走近了才看清面目,仔细辩认后确定他是五队的单身公刘胖子。

我很是吃了一惊,这刘胖子有什么事想不开,要跑到山上的洞子边喝农药自杀?

我目光四下一扫,发现洞口边丢着一把锄头,锄头和锄柄上沾有血迹。我走过去往洞里面看去,这下可真吓了我一大跳:洞子里有人,而且是两人,离洞门口有一丈多远,赤身**的躺在血泊里,一个侧身歪着朝里,一个俯身朝下,我感觉不到气息,显然也是死了。

椭圆形的洞口不大也不小,比家里的房屋门口稍小一点。我迟疑了一下,走进洞口,看着两具头部均是血肉模糊的裸尸,认出他们是一男一女,我忍住了想要辨认他们是谁的冲动,赶紧退出洞口。

现场如此血腥,这肯定是一桩大案,得赶紧下山报告大队,让大人们来处理。

我迅速回到竹林,陈凤萍虽然瑟缩着坐在地上,却已平静下来了,只是脸色苍白得吓人。见我返来,问我有莫看清是谁,我告诉她说是五队的刘胖子,怕吓坏她,我并未提洞里还有二人。她木呆了一下,央求我上去帮她将锄头和背篓拿下来,然后一同跌跌撞撞的下到村子,慌急慌忙的跑去大队部找人。

大队部曾成功不在,只有会计陈新贵在写写画画的算账,问他曾成功在哪里,干瘦的陈新贵看着一脸惶恐焦急的陈凤萍冷冷地说道:“你家男人在哪我如何晓得他如今当了书记,不是开会学习就是到各生产队去转悠。你是他老婆,你问我,我问哪个?”

大人们的世界有许多我不懂,看见陈凤萍脸色红阵白阵的眼角含泪,我才插话道:“凤萍婶找成功叔是有要紧的急事,大事。既然他不在,和你说也一样,你也是大队干部。我和凤萍婶刚才在龙眼岭你屋侧后面的竹山挖笋,看到狮子洞那里死了个人,是五队的刘胖子,洞里面还有二个,一男一女,衣服都莫穿,到处都是血,不晓得是哪个,你赶快叫人去看吧……”

“什么死人?你讲清楚!”

陈新贵惊得跳了起来。陈凤萍一把抓住我的细胳膊,面色苍白的问道:“洞里还有两个?莫穿衣服的一男一女?在山上你如何不告诉我……”

得到我的肯定回答后,陈新贵脸白如纸,路都走不稳,慌急慌忙的趔趄着出了大队部找人。

一忽儿后曾凡智带着几个背着长枪的民兵上了山,找不到曾成功,又叫来还留任支委的老书记刘映国,一拨又一拨的人往山上赶。

好不容易才恢复了生机的村子再次陷入恐慌。很快有消息传下来,却是让人震掉下巴。洞外是刘胖子莫错,洞里**的一对竟然是新任书记曾成功和会计老婆谭小娟。

杏花村炸了。公社区上很快来了人,公安在半下午也急匆匆赶到。经过现场勘查,调查问询,对比取证,案情在第二天下午就大白了。

这是一桩典型的情杀案。

谭小娟和刘胖子来往多年了。自从二年前勾上曾成功后,她有意疏远了刘胖子,以各种理由搪塞推却,实在被纠缠的没办法了才偶尔给他一两次机会,刘胖子对她又爱又恨却无可奈何。

刘胖子三十七八,和曾成功差不多大,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无父无母的单身一人。无人管束,偏又生了一张好吃的嘴,得一块吃一块,得一角吃十分,倒是长了一副好身胚。父母去世二十多年了,传给他的三间土砖屋破破烂烂,家里除了一张床,惟二的家具就是一个遮挡水缸的翻盖饭桌和几张板凳。这样的条件讨老婆实是奢望,他倒是无所谓,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无事就到处游荡,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偷手摸脚,在村里名声很不好。

谭小娟不给机会,刘胖子却不放弃,不断纠缠,年前的某天曾成功找到他,借口他偷挖了队里的一颗香芋,劈面就是两个大耳光,最后严厉警告他,如再敢搔扰谭小娟,就抓了他送牢狱去“享福”。

刘胖子怀恨在心,一心伺机报复。

曾成功贪恋谭小娟的身子,但他毕竟要注意影响,为了能够尽兴而又不被人发现,他们选择狮子洞为tou情地点,而且时间一般都选择在白天。谭小娟家离狮子洞很近,十分钟可到,曾成功每次都是趁人不备上山进入狮子洞,两人在里面可纵情欢娱,丝毫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这一向曾成功很忙。才从外省参观完又在县里学习了一个多星期,十多天了,前天才回到村里,昨天早上就急不可耐的去了狮子洞。

无巧不巧的被在竹林里想挖几颗竹笋吃的刘胖子发现了。正当两人在洞内忘形之际,妒火中烧的刘胖子兽性大发,摸进洞里挥起锄头,残忍的将两人砸死。

事发后看着洞内草席上**身体的男女,想到被捉住后挂牌游街吃枪子的后果,刘胖子后悔而又恐惧。一狠心,慌急慌忙的跑到生产队的保管室偷了一瓶“乐果”农药,返回到洞口一口气喝了下去。

陈凤萍和我发现他时,其实他才断气不久。

大人们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我真的弄不太懂,也不想弄懂。我在老书先生家找到酒癫子,他们俩个坐在院子里聊天,说的正是谭小娟的过往,从他俩人的嘴里,我知晓了谭小娟的往事。

谭小娟嫁给老会计陈新贵时二十三岁。她娘家是邻村的,十四岁那年扯猪草时被一个进山砍柴的男人强奸了,事情闹得很大,公安查了十几天,找出了那个男人,以强**女罪判了极刑。

强奸犯葬送了她的名声。随着年龄的增长,谭小娟出落得不俗,有热心邻居亲友帮她做媒,对方对她往往很满意,可是一打听事情就黄了。二十二岁那年村里来了一位打棉絮的年轻弹匠,掏出皱巴巴的介绍信说是北方某地的,因家乡遭灾父母亡故而仗艺行走。年轻人手艺不错,在她们村一呆就两三个月,其时有邻居撮合,年轻弹匠见她标志貌美,说道家乡已无亲人,愿意入赘,这自然是一桩好事,谭小娟对弹匠很满意,两人卿卿我我,很快就如胶似漆。

朝夕相处的年轻人,又是定了名份的,**,哪里忍得住谭小娟发现自已怀孕了,着急的准备领结婚证,可是某一天早上起来发现海誓山盟的弹匠不见了,她发了疯似的寻找,哪里还找得到?鬼影子都找不着了。

父母家人都是羞怒交加,对导致家庭蒙羞的谭小娟没有好脸色,这时有人介绍了杏花村的大队会计陈新贵。

陈新贵三十好几了,前妻未曾生育就病亡了。家里人一口应允了,而且一切从简,速战速决。谭小娟是带着身孕嫁给陈新贵的,七个月后生下个女儿。

谭小娟嫁给陈新贵虽是迫于无奈,但她认命了。陈新贵不嫌她,她原也打算就这样过一辈子算了,可是命运又一次捉弄了她。陈新贵是个“见花阳”(阳痿),根本不能尽做丈夫的义务,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为了传宗接代,陈新贵竟然让她去借种,就这样,谭小娟红杏出墙,儿子是生出来了,可她也彻底堕落,从此陷入欲海不能自拔,最终酿成悲剧。

对这些桃色新闻我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的“性质”。我问酒癫子:“这件事情发生前你可有感觉到?是不是有妖邪作祟?”

酒癫子盯着我笑道:“我看你是有些入魔了,什么事都要往妖邪上靠。其实这件事与妖邪无关,按迷信的说法,他们这是前世的冤家,这一世注定他们会走到这一步。万恶淫为首,据说仙娘婆陈竹秀曾经点拨过曾成功,但他浑不当回事,我行我素,拒不回头,他们三个这叫自作孽不可活,根本就不须妖邪作祟勾命。哦对了,你不是能嗅到死亡气息吗曾成功和你打隔壁,几丈远的距离,你难道莫嗅到”

我怔了一下,猛然想起自过年后几乎就莫见过他,我那种感觉必须近距离时才会有,而且多在事发的前几天。我早晚要练功,白天要上学,似他这般十天半月都不回家,连个影子都见不到,我如何能够感知呢?至于刘胖子和谭小娟,不是一个生产队的,他们又住在半山腰,一二月见不着都正常,就更是无从感知了。

毕竟,我只是一个还在修炼的凡夫俗子,我不是神仙。宇宙浩瀚无边,我仅为苍海一栗,无论日后术法的造诣有多高,在天地自然之间,那也仅仅只能是一粒小小的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