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荷 第四章 亲娘的教诲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2-27 22:06:39 字数:2794 阅读进度:85/169

放学后的校园并不幽静,还未到饭点,操场上有同学在打篮球,追逐叫喊着,不时有篮球砸中篮板的嘭声响起。

有人上楼梯,轻手轻脚的,我凝神屏息,不觉笑了。是美玉姐和玉姣妹两人,她们一前一后正透过门缝往教室里瞧,我装做不知道,在课桌里胡乱翻着。

她们忍不住了,区玉姣砰的一下推开门页,“呸”地大叫一声地跳进来,我配合着做出被吓了一跳的样子。她“格格”的嘻笑着坐到了我身边。区美玉站在讲台旁谑笑道:“你也有怕的时候呀?”

我不解地看着她问道:“我怕什么”

区美玉不屑地撇了撇嘴道:“你就嘴硬吧,放学了还赖在教室不走,不就是怕我妈骂你么?”

误解也好!无须解释,我笑笑没吭声。

区玉姣摇着我的胳膊兴奋的说道:“祥红哥哥,姐姐说你今曰大展神威,飞起一脚就将那些个人全都踢倒在地,打得他们哭爹喊娘的跪地求饶,大叫大侠饶命,是不是真的呀?快跟我说说。”

我瞪了区美玉一眼,她已笑得弯下了腰。这得怪我自已,总喜欢给她们说些三侠五义和水浒粱山之类的故事,小丫头都有些暴力狂了。

我苦笑着对小玉姣说:“你别听她瞎说,你见过被罚在台上照相一节课的大侠吗”

区玉姣吃惊地说道:“真的呀?在台上罚站?全校的人看着你,那还不羞死!”

“是呀!所以我才不敢下去呀!”我继续装可怜。

“姐姐骗人,哼!不理你了。”区玉姣抗议着,随即拉着我的胳膊说:“走,下去吃饭。我帮你求情我妈就不会骂你了。”

下楼梯的时候我问区美玉:“教导室以前是不是出过事死过人”

区美玉吃惊的盯着我说:“你怎么晓得了?谁告诉你的?”

“没人告诉我,我猜的。”

果然没错,我吁了一口气接着对她道:“能给我说说是怎么一回事么?”

区美玉摇了摇头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人说好几年前有个女老师吊死在那间屋里,据说还是我们家亲戚,那时我还在读小学,不在这里上学。具体怎么回事你去问我妈,我妈肯定晓得。”

有女老师吊死在屋里这就对上了。看来这事确实要问亲娘才能弄明白。

进屋的时候亲娘正在煤炉上做菜。屋子里有一股浓浓的肉香和淡淡的硫磺气味,瞥见我们进屋,亲娘故意取笑道:“哟,真成英雄了,看来不去接你就不打算回来吃饭了是吧?玉姣,去买一挂鞭炮迎接我们的小英雄。”

区玉姣笑嘻嘻的道:“拿钱来呀,给钱我就去买。”

我窘的小脸发烧,作声不得。区美玉打岔道:“闲话少说,洗手吃饭。”

亲娘的家就在镇街边上,离学校不到二里路,以前只有中午在学校吃饭,晚饭大多是回家做的。这一学期他当了初33班的班主任,加上为了方便我,索性搬来学校,区玉姣就读的小学离中学只有几百米,倒也还算方便。

吃饭的时候亲娘见我不做声,往我碗里夹了些肉片,说道:“祥红呀,你都满了十二,转眼就是十三岁,都快成男子汉了,凡事都得三思而后行,你才来镇上,不知深浅,你可晓得,那李宝常的叔叔是区政府秘书,你打的胖子爸爸是公社副书记,还有那个刘利军爸爸是农具厂的厂长,这些人一惯的在学校调皮捣蛋,我们这些老师都头痛,你说他们那一个是你惹得起的?好才今天莫弄出大事,不然的话你让我如何给你爷娘交代?”

我心里大不服气:“难道就任凭他们欺负?你不晓得他们有多嚣张,打了胡汉三还要打我,要给我们杀威棒下马威,更可恼的是他们根本不把您放在眼里,骂我冲牯佬,还骂美玉姐……”

区美玉睁大双眼锷然道:“骂我?骂我干嘛?关我什么事?”

我气愤道:“那个李保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着几十个人的面说除非我叫他亲姐夫,不然绝不饶我……”

区美玉又羞又气,满脸通红,眼泪都要下来了,把饭碗住桌上一墩,气急败坏,恶狠狠地叫道:“打!打得好!明天再帮我去打,将他个臭流氓的臭嘴给我撕烂……”

亲娘哭笑不得,拿筷子敲了我一下道:“你这家伙就会转移目标。好啦,别闹了,吃饭,都吃饭。”

顿了一下,亲娘又说道:“不管怎么说,今日祥红你都是太鲁莽了,他们那么多人,都比你大好几岁,站那比你高一截,就你和胡……刘得勇二人真能打得过?都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就莫想过被他们打惨的后果”

这在当时我确实莫想过,但我有自已的“法宝”,打不过可以逃,我自信他们没谁能追得上我。

见我没吱声,亲娘柔声说道:“老话说前三步好走,后三步好退。所以说做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且不可逞一时之勇,给他人和自己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我扒净碗里最后一口饭,放下碗筷,抹了一下嘴巴说:“亲娘您放心吧,我记住了,今后不会再鲁莽。”

亲娘笑了笑,扭头叫还在撅着嘴巴生闷气的区美玉收拾碗筷。我想了想,决定还是问问她教导室的事,这事不弄明白,恐怕今夜我都睡不好觉。

见我期期艾艾的样子,亲娘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我打蛇顺棍上,赶紧接音道:“我是有些事想问一下您。您在这个中学当老师有七八年了吧”?

亲娘随口应道:“是呀!怎么了?”

“那你可晓得学校教导室以前是不是死过一个花白头发戴眼镜的老头?哦,他死前那眼镜坏了,只剩半边境片……还有一个织着长辫子的年轻妹子,是不是吊死在里面那间屋里?死前好像只穿了里衣里裤是不是?……”

亲娘嚯立站起身子,奇怪地着我问道:“你怎么晓得了?谁告诉你的?”

我明白了,这事是真的。我不答亲娘的话,继续说道:“还有一个,好像是有人进屋去偷东西,被住在里屋的人发现了,扭打中那个偷东西的贼用刀子什么的将他捅死了是么”

亲娘满脸疑惑的道:“这是什么时侯的事我怎么不晓得?这都是谁告诉你的?”

不晓得?这可就奇怪了,按我感应到的画面顺序,这事该在那女子之后发生的,怎么会不晓得呢?我蹇眉沉思了一会,抬头对亲娘说:“您能给我说说那老头和妹子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么?”

亲娘不接我的话,盯着我疑惑道:“到底是谁告诉你这些事的?你问这些事干什么?”

这下我犯难了。

在杏花村,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会术法,亲娘离得远,只暑假里去接区美玉姊妹两人回家时歇了两天,肯定没听人说起过。何况她是老师,这种事她也许不会相信。我是她的亲崽,这件事迟早她是会晓得的,我决定和她好好谈一谈,把有些事情告诉她,免得日后她怪我。

我扭头对准备冲洗碗筷的区美玉说:“美玉姐,你带玉姣妹妹去操场看打球吧,我和亲娘说点事好么”

亲娘见我一脸严肃,看着区美玉莫作声。区美玉狠狠瞪着我,不满地哼了一声,放下盆子对区玉姣说:“稀罕!走,我们出去玩。”

玉姣不想走,被她强拉着出了门口。

我跟过去将门关上,亲娘不解地笑道:“什么事弄得这么神秘?”

我搬过一张小木椅让亲娘坐下,很随意的说道:“亲娘您相信这世上有鬼神吗?”

亲娘笑道:“什么鬼神?少扯淡,有事说事。”

我接着道:“那您相信这世上有术法吗?”

见亲娘有些着恼了,我赶紧接道:“我晓得您可能不相信。说实话以前我也不信,但是现在我信了,因为如今我不但会术法,有时候还能看见鬼怪。你不晓得,可在我们杏花村,大家都知晓我有这种本领,连我娘现在都相信了。”

亲娘吃惊的看着我,一脸的惊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