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荷 第二十三章 荒庙寻踪(中)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3-19 01:32:55 字数:2609 阅读进度:104/169

先从右边开始。

老式木门是两开的厚木板拼起来的,木板有一寸多厚。不像如今的新式单页门,薄薄的一脚就可以踹得稀烂。这种老门特别结实,你多大的力气也踹不烂用粗方串起来的厚木板,顶多被你踹断插门的木栓。

看着两扇从里面拴着的闭合门页,亮水师运足了气,飞起一脚踹在门栓位置处,“咔嚓”一声响,门栓断裂,门页露出了缝隙,他补了一脚,木门大开,他当先迈过门槛进入偏殿。酒癫子紧随其后,刘得武要跟进去看,区美玉一个人不肯呆在外面等,刘映国就让他们走在中间,他自己断后,几个人鱼贯而入。

偏殿也有神案,供奉着财神菩萨,除了灰尘和满目的蛛网,其它并无一物。几个人又进入一旁连通着的房间,一路过去,室内除了几件简单的桌椅长凳和木板,另无他物,也未发现有地洞和蹊跷之处。

只剩偏殿后面一间了,亮水师推开虚掩的木门,一付棺材映入眼帘。

酒癫子让刘得武和区美玉站在门外,他和亮水师一同进到屋里。

屋内有一股腐臭气味,棺材放在两条长凳上,两人围着棺材转了一圈,又在石墙上仔细察看了一番,一会后出了屋子,几个人对视一腿,满脸失望。

一行人出了偏殿,到了正殿,刘得武忍不住问道“那是谁的棺材,放在庙里怎么不下葬?”

亮水师和刘映国都未吱声,他们也有同样的疑惑,于是一齐去看酒癫子。几人之中酒癫子年级最大,年少就离家在外闯荡,又会玄门术法,自然见多识广。他沉吟了一下说道

“据说以前这庙里的老庙祝死后并未下葬,就停尸在庙内。算来应该有三十多年了,那年走日本,我不在家乡,是后来听人说的,具体也不太清楚。我估计那就是他的棺木。”

刘得武哦了一声,指着左边偏殿门口说道

“这里面除了几尊泥菩萨全都是空的,这一边还找不找?”

亮水师一直面无表情,看起来好是不动声色,镇定自若,实际上心里比谁都急,听到刘得武有些犹豫的口气,他剑眉一挑,冷冷的说道“找怎么不找找不到机关我就把这座破庙拆了往里挖,我就不信挖不开它。映国你和得武有事先回去吧,我和朝宽叔在这找就行。”

刘映国笑笑还未开口,刘得武气呼呼的嚷道“亮叔您这样说还不如打我几下哩我有事?我们能有什么事比找红伢子还重要?”

刘映国斥责道“怎么和你凡亮叔说话?还有没有规矩?”

刘得武低了头不吭声了,亮水师阴着脸没开口,又是一脚踢断门栓,进到了左边偏殿。

这间偏殿供着的是观世音菩萨,虽然也是屋子墙角挂满了蛛网,但地上却脚印遍布,尤其是神案前一带,尘土已被趟出了路,显然有人经常在这里走动。

再看神案上也少有灰尘,似乎有人试擦过。几个人有些期盼,全都盯着神案看。

神案上只有一尊捧玉壶执柳枝的观音神像,神像前是一个香炉,石侧摆了个灯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酒癫子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他指着神案对大家说“你们注意到没有,别处寺庙的神案大多都是木头做的,这座庙的神案全都是用条石砌起来的。为什么舍易求难?这有些古怪。我估计机关就在神案上,我们仔细的找找。”

几个人在神案上又摸又敲,忽听见刘得武“咦”了一声道“这个灯台怎么会嵌进石头里拿不出来呢?”

一旁的刘映国大声喝道“别乱动,那就是机关。”

说话间一把拽开了刘得武,自已抢过去伸手按在灯台上。

灯台油渍斑斑,结满油痂,遮住了灯台原本的颜色,让人分辨不出它是什么材料做的。

刘映国单手按着灯台,提、扭、拽、压、旋,力道不大,各种试探。

对于机关消息,他比亮水师有经验,毕竟他是得过传承的木匠,鲁班仙师发展并创造了诸多的机关消息,他多少还是懂得一些的。酒癫子虽说年级大些,见多识广,对于机关消息,恐怕也不太在行。

通过试探,他终于成功了。灯台是控制机关的开关,它的底座嵌在石内,须先向左扭动一下,像扭瓶盖似的,将灯退出卡着的条石,再将灯台拉出来,露出条石下的一个小小的洞眼,而灯台的下方有一条细铁练连着。随着灯台被端开,铁练被拽出,几个人都听见了一阵细微的“轧轧”的声响,大家睁大双眼,却未见室内有任何变化。

正在惊疑之时,离通往正殿门口最近的区美玉无意间往大殿上瞥了一眼,啊的一声惊呼,躲到了离她最近的酒癫子背后,指着大殿惊恐地说道“那边屋里神案上的菩萨会动,正在转身看着我们……”

几个人看向正殿神案,果然发现神案右边的小神像已转身朝向左面,似乎正在嘲笑他们。

刘映国一拍大腿道“这就对了,那边的通道肯定打开了,这可真是位高人呀,将控制开关装得这么远,谁能想得到?”

说着一马当先的进入正殿,大家跟过去,果然看见了门口和通道。区美玉指着通道说“对的,就这样,昨天下午我和祥红就是从这里进去将我妹妹他们四个人拉出来的。大棺材就在里面。”

几个人面露喜色,亮水师对着通道高声喊道“祥红,红伢子在里面吗?”

等了一下又叫了一遍,不见回应,他举步就要里闯,酒癫子一把拉住他,脸色凝重的对他说“慢着。这庙里处处古怪,我们得小心,不能全都进去,得留一个人在外面守着,万一有谁动了机关,把我们都关在里面就麻烦了,这可不得不防。”

亮水师回头看着刘映国。刘映国扭头对刘得武道“你和区美玉在这里看着,有事叫我们。”

刘得武有些不情愿,却也不敢违逆父亲,只好和区美玉留在大殿,眼睁睁看着他们三人弯腰钻进通道,进入后面石室。

三人进入石室。表情各异地看着摆在地上的偌大棺材。

亮水师是惊讶棺材之大。

刘映国是感叹制作这具大棺材之难。棺材都是由一根根大圆木用公婆榫注咬合连接在一起的,而连接拚凑公婆榫最为费劲,普通的棺木在拼接公婆榫时都需两到三人合力举起圆木,一根根的在坚硬的青石上夯砸到位,像这样偌大的棺材,拼接之难可以想见。更为费解的是进来的通道狭小,这口巨棺不可能抬得进来,难道是在这里面制作的?

酒癫子则是惊艳油漆之精。可以肯定,这具棺材摆在这里至少也有百几十年之久了,就是几百年也说不定,可棺木的油漆依旧黑亮亮的光可鉴人,那得有多高的技艺呀

他们两人这是犯了职业病。老话说在行习行,手艺人见到物件的第一反应就是和自己的本行挂钩,品评优劣找差距,肯定或者批评同行的技艺。

各人的感受只是一瞬间的心理活动,实际上三人一进到石室之内就感觉到了浓郁的阴寒气息。酒癫子只愣了那么一下,探手摸出二张符纸烧化了,然后才靠近棺木。

注公婆榫,木工术语。在一块木头上的一面挖出一道上窄下宽的凹槽,另一块木头上刨出一条上宽下窄的凸榫,然后将两块木头从一头套进去,重力砸打到位,使之连成一体,是木工中最难的拼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