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荷 第四十章 梦游症(四)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8-19 19:07:07 字数:2747 阅读进度:121/169

此时已过半上午了。地上自己的影子正在不断的变小。一只毛色黑黄相间的大公鸡昂首挺胸的左顾右盼,不时的伸颈抖翅,“喔喔喔”的鸣叫几声,几只母鸡跟在它身后,在院子里走走停停再刨刨,“咯咯咯”的哼着小曲觅食。

一大盆薯泥用完了,已经晾满了四块黄花搭子,圆的方的红薯饼估计己有百几十个。

区玉姣最终还是做出了满意的红薯饼,兴高采烈的随亲娘去了街上。亲娘说上午辛苦了,去食品站买些肉回来犒劳一下我们。

我和美玉姐在院子里清冼木盆,收拾东西,做扫尾工作。

亲娘家不在老院子,房子是亲娘嫁过来后建的,虽说靠街,却是一个独立的小院,大门一关,喧嚣尽隔,难得的闹中取静。

院子里只有我和美玉姐。她将搓洗干净的手绢晾在院子里架起的竹杆上,甩了甩头手上的水珠,我正在擦洗桌面,她走近来,影子荫了桌面一角,我抬起头,只见她一脸狡黠的看着我笑道:“趁我妈和玉姣不在,老实交代吧?”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疑惑的道:“我交代什么?我有什么要交代的?”

“别装捡徕,老实说,你昨晚上到底是遇上谁梦游?别眨眼睛,就你这样子,也就骗骗我妈,休想骗我。你小眼一眨,我就晓得你在说谎。”

“我哪里说谎了?确实是天黒,隔得有些远,问他又不吭声,根本就看不清是谁么?”

“我说你说谎也该找对理由,我问你,是谁告诉我说他夜能视物,无需灯光,再黑也能看得见东西的?”

我一时被噎着了似的,无言以对。

在杏花村,我曾以脑子机灵能说会道有名,大人们明里暗里都有人夸我,一般人我确是不服的。可这个亲姐姐太厉害,每次交锋,无论脑瓜子转弯和嘴巴子我都比不过她,表面上我从未认过输,可在心里面其实早就服了她,她太聪明,好像没什么她不懂的,和她比,我自叹不如,不服不行。

我定了定神,嘿嘿笑道:“你非要寻根刨底干嘛?和你又没关系。”

美玉姐嘴角一扬,得意地笑道:“承认了吧。没错,是和我没关系,我不过好奇而矣。我可提醒你,梦游者跟疯子差不多,有些梦游者在梦游时是很危险的,出于本能或者无法解释的原因,他们会产生破坏行为,甚至于杀人。接近他们务必千万小心。”

“杀人?”这也太危言耸听了吧,我大吃一惊。

“你可别不信,梦游者既然可以干别的事情,为什么不能杀人?你不是看过三国演义么?书中第七十二回诸葛亮智取汉中,曹阿瞒兵退斜谷,就说了曹操梦中杀人之事,你不记得了么?”

曹操梦中杀人?这哪跟哪呀?我想了一下,苦笑道:“我的好姐姐,人家曹操那是假装的好么,哪里就是梦中杀人了?你可真会扯蛋。”

美玉姐粉面泛红,双眼发亮,盯着我说:“错,世人皆错。曹操并非是假装,他是真的杀人,只是此事无法理解,后世之人为了说明曹操的奸诈而故意那样写的。曹操实际上就是个疯子,不单是他,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都是疯子,不可以常理度之。别的不说,你想呀,他要不是疯子,会把为他治病的旷世名医华佗杀了么?他是疯子,他自言会梦中杀人,为何不能是真的?我告诉你,曹操就是梦游症患者,所以他才会有头痛之疾”

看着貌美如画,神釆飞扬,滔滔不绝说着的美玉姐,我目瞪口呆。不知她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历史人物和事件可以这样去解说,我这小脑瓜无论如何都想像不到。可是仔细一想,好像她这样说也无不可,好像似乎也能说得通

在亲娘家吃过中饭,我早早的回到学校。不大一会,谭清明、光头和胖子就到了,老刘锁了大门,胖子在门口大叫。我听见喊声出来时老刘正在开锁。

我将他们三人领到学校后院我的住处。自进入学校,光头就表现出明显的不安,浑身透着阴冷,仿佛一下子变了一个人,磨蹭拖拉着不肯往里走。我吩咐谭清明和胖子帮忙,连推带拉的到了门口,他却怕冷似的瑟缩着,再也不肯进去。

此时午时已过,二点多钟,论时辰当是未时末,按阴阳论,正处在一天中阴长阳消转换的起始阶段,随着傍晚和黑夜的临近,渐渐的阴盛阳衰,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的病人,尤其是被邪崇纠缠的病人,总是在上午病情稍轻,而下午、特别是晚上病情加重的原委。

现今正是十月小阳春。春天般的风和日丽,有阳光暖暖的照着,稍一活动,就得脱衣取帽,根本就不冷。我看着蹲在门口抖索着不肯进屋的光头,示意正看着我的胖子和谭清明站到我身后。

我一凝神,左手结了个诀,念动咒语,对光头喝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行。这时候晓得怕了?乖乖的给我进屋,否则休怪我一掌拍散你魂魄,永世不得超生!”

光头面色苍白,“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嘴里呜呜咽咽不知道说些什么。我跨前一步,伸手拽住他的后代领,喝道:“休得啰嗦,进屋再说。”连拉带拽的将他拖进屋子,并示意随在我身后的谭清明关上房门。

谭清明和胖子早已面有异色噤若寒蝉,我让他俩站在窗户边的三屉桌旁。

我住房里的摆设相当简单,一床,一桌一椅而矣。我打开床头的木匣,从里面拿出铜钱剑和杀猪刀,让他们俩一人一样拿在手里。我则拉过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下来,要他们俩一左一右的站在我身后,看住抱手低头蹲在地上的光头,没有我的吩咐安排,不可擅自行动。

如今的我对催眠术的运用已得心应手,稍一凝神就能进入状态,这给我对付这类妖邪上身者提供了极大的帮助,省却了很多的麻烦。譬如此时,我意念一动,立马进入状态,光头就犹如

木偶乖乖的站起来,目光痴呆的躺在我的小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我双目微闭,心静神凝,很快就进入到冥思状态,同时,我周身的毛孔都有如全部张开,小屋里的所有一切都在我的感应之中。

一团灰影自躺在床上的光头身上逸出来,淡烟般的在半空飘忽,渐渐的聚在一起,幻化成形,依稀有如人脸。我冷冷的打量着,不一刻,人脸的轮廓渐渐清晰,赫然是死去十几天的教导主任黄北平。

我心念一动,收敛神识,守住心神,静静的看着青烟飘忽幻化。

不时有画面自脑海显现,犹如在放映一场无声的黒白电影:

昏暗的屋子,空无一人。一团黑影自窗户进入屋内,黑影到了桌子边,似乎打开抽屉在翻寻;又一团黒影出现,与先前进入的黑影纠缠在一起,须臾,一团黑影倒下,另一团黑影从窗户逸出。

画面中断。

只是片刻,画面重现,但比前次清晰了一些,看得出一团黑影是一个人。

就这样一次次的中断又一次次的重现,反复了多次后,画面终于清晰,屋子是教导室,后出现的人影是黄北平,从窗户进入屋子的人影穿着军装戴着手套,不是谭清明又能是谁?

我悚然大惊,自冥思入定中倏地惊醒。

我平和呼吸,抑住有狂跳迹象的小心脏,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脑子里却像有一锅开水在翻滚。

梦游杀人!真是匪夷所思。美玉姐上午有关曹操梦游杀人的说法立时涌现。我瞥了一眼握着杀猪刀站在我身后一侧的谭清明,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我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来,将谭清明和胖子手里的杀猪刀以及金钱剑都收了,拉开房门走屋子,西斜却依旧温暖的阳光一霎时就将我包裹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