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荷 第五十章 初入龙眼洞(四)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8-19 19:07:13 字数:3037 阅读进度:131/169

车一停稳,母亲和关伯娘就迎了过来,看得出来她们流露出的忧郁和不安。刘得武打开车门,我跳下车,叫了声娘和关伯娘。

娘没说活,关伯娘应了一声,声音有些惶恐的说道:“红伢子,你亮伯的他们”

我打断她的话说道:“伯娘您別急,事情得武哥都和我说了,您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会想办法的。”

娘盯着我,一脸的担心,一付欲言又止的模样,我知晓她的担忧。天下的母亲都一样,谁也不愿意自己的儿女去涉险。我对她笑了笑说道:“娘,你也放心吧,我晓得自己有几斤几两,不会乱来的。”

娘有些不自在的瞟了身旁的关伯娘一眼,轻声说道:“我们先回家吧,晓得你会回来,我已做好了你爱吃的豆莳蒸腊鱼,先吃饭,再商量着如何去救你亮伯伯他们出来。”

“我是吃过早饭回来的,不过是得先回家去商量商量。”我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和众多的乡邻打了声招呼。我看见了人群中的老书先生,对上他关切的目光,我点点头表示不用担心。

我转身从车上将书包和被包裹的癞蛤蟆提了下来,身旁的娘和关伯娘她们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癞蛤蟆的阴寒太重,尽管它无意伤人,但普通人接触久了也对身体不好。我不想提着它在村口的人群里多待,自顾自的往家走,母亲她们跟在我身后,那位陌生人也紧跟其后,我问关伯娘道:“张石山他在哪?我得找他问清里面的情况呀。”

“张石山他一个晚上没睡,连惊带怕,很是疲惫。他知道你回来肯定要问他,一直在等你,估计可能是打瞌睡了,你先在家里面坐一下,我这就去叫他过来。”

关娘一边说一边往一旁的岔道走。我看了一眼陌生人,低声问母亲道:“这位是谁?我从未见过呀。”

母亲恍然道:“哦,倒是忘了告诉你了,他是你亮伯伯的朋友,昨天从城里来看你亮伯伯的。嗯对了,他是派出所匡所长的父亲。城里人叫爷爷,你该叫一声匡爷爷的。”

难怪匡所长也被困在洞里,原来是陪他父亲来看亮伯伯的。我连忙回头叫道:“匡伯伯您好!匡大哥哦不,是匤所长老跟我说起你您,还说有机会就带我去看您的,想不到你竟然到我们这个小山冲来了。”

“嗯,我知道是孟祥红。你不错,宗进有和我说起过你,以后有的是机会,欢迎你去我们家做客。”匡老伯笑道。

母亲不解的看着我,我从未在家提过和匡所长的事,知道母亲有疑惑,但此时我只能笑笑,什么也不便说。

很快张石山就被关伯娘叫来了。他向我详细地说开了经过。

屋子里来了不少乡邻,龙眼洞困了那么多人,让整个村里的人都揪着心。大家都不吭声,只有张石山一个人在说话。

我是第二次进去洞内了。前年寻找杨师公的时候我也随他们进去过。龙眼洞里面确实很大,宽的地方恐怕得有两三间屋子那么宽,也很高。进去这一段大约有半里路,中途有几个小岔洞,但洞口很高,要攀爬才能上去。我们没理会,一路往里走,边走边喊,可是并未发现捡徕。

很快就到我们前年到过的地方。

那是一个有好几条岔洞的地方,光能进去人的岔洞就有三个,我们停了下来,估测着捡徕会进去那个岔洞,研究着该往那个岔洞去找寻。

酒癫子涚,既然是为了找到捡徕,那么就要猜测捡徕为何会进入洞中。于是大家七嘴八舌的说开了。根据他有和岩鹰一起追猎野鸡野鸭兔的习惯,最后统一意见,推测出他肯定是在追赶什么野物,而野物逃进了龙眼洞,于是他就追了进来。

那么会是个什么野物呢?如今山上野物种类并不太多,大的如麂牯子、獐子之类,有是有但很少见,豪猪面狸什么的也难得遇上,最多的只有野鸡野兔和竹鼠。野鸡会飞,估计再急也不会进洞,竹林离得远,而且竹鼠擅长钻洞,随便找个地洞一钻你就无可奈何,不会愚蠢的逃这么远,如此一分折,最有可能的则是野兔了。

捡徕一根筋,肯定追得紧,野兔进入洞内,他紧追不舍,这才追进洞里来的。可到了这个地方,他又会追进哪个岔洞呢?

大家各说各的,莫衷一是。正在为难,刘书记说,你们都是瞎费心。都进来洞里这么远了,就算是白天,这儿还能看得清东西?

众人恍然。是呀,就算是白天,这个位置的光线也肯定十分阴暗,哪里还分得清东南西北?而况且被追急了兔子肯定是乱窜的,说不定它钻进小岔洞逃走了,而捡徕却傻呼呼的随便寻个大岔洞追进去了哩!大家正感气馁,亮

叔说,捡徕夜里从不点灯,他看得见东西。

刘书记又泼冷水,说是看得见也没用,谁敢肯定他追着兔子进了哪个岔洞?

是呀,这绕来绕去,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都是白费劲,问题的症结还是没能解决呀!怎么办?

三个岔洞依次往里,机隔只几步,刘书记打着手电依次看过去,终于在最里那个洞囗的一块粗砺岩石上发现了少许的新鲜黄泥土,他由此判断捡徕进的就是那个岔洞。几个人都仔细的察看后再无异议,于是进入洞内继续向前。

岔洞的空间并不大,怪石嶙峋,狭窄处只能勉强通过。我们一路向前也不知进去了多远。其间还遇到过两个小岔洞,因洞口太我们未曾理睬。据我估计,拐弯抹角的可能进去了有二三里路的样子,我们听见了哗哗的水流声响,亮叔叫了声捡徕,没有回答,我们继续向前,拐了个小弯,就被一条暗河挡住了去路。

暗河不大,水很清,七八尺来宽,中间最深处估计有二三尺,因为有一点小坡度,水流有些急。

很明显此路不通。捡徕虽然脑子不灵光,也不会下到暗河顺水而下的。我们正准备往回走,这时候突然响起一声尖厉的毛毛婴儿哭声,我们吓了一大跳。一齐看向水里,只见一条生有四足的暗红色大怪兽自水里跃起,张开血盒大口,扑向离水边最近的亮叔。

亮叔不愧是高手,火把光照下,只见他疾步后退,同时一脚踢在那怪兽的腹部。怪兽又是一声有如毛毛啼哭的大叫,跌进水里,溅起了一片水花。

我们都被吓住了,赶紧撤离了水边往回走。当时刘书记走在最前面,亮叔和匡所长走在最后,我在倒数第三。可是才走几步,就听见后面的亮叔和匡所长齐声大叫,我赶紧回身,摁亮了手电,雪白的光柱下,我禁不住毛骨悚然的大叫出声。

亮叔和匡所长都坐在地上,他俩后面有二只怪兽。这下我看清了,那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怪物,暗红色的身子,四足短而粗,像一条四脚蛇。它个头比较大,有三尺多长的样子,头很大,扁扁的,嘴巴半圆形,头部像鲶鱼,圆圆的双眼鼓出体外,像一对灯笼,扁嘴两边各有一根长长的大触须,亮叔和匡所长正是被它的长须缠住了双足而跌倒在地的。此时它们正张开满是利牙的大口噬向他们。

我当时确实是吓傻了。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中的砍刀铛的一声掉在地上,亮叔一手捞过去,挥刀砍向怪兽的大头,而匡所长已拔出手枪,砰的一声,子弹射进了扑向他的怪兽嘴里。

与此同时,走在前面的刘书记和曾峰两人也挥着砍刀跳了过来帮忙。背着枪的曾营长同我一样也吓懵了,直到酒癫子大叫他快开枪才反应过来。

被匡所长子弾击中和亮叔砍刀砍中的怪兽并未立即死亡,缠住他们脚踝的长须非但没有松开,反而缠得更紧了。它们蹦哒着,尾巴拍得岩石啪啪有声,同时一齐发出凄厉的毛毛哭声,声音尖锐,震得我耳朵生疼,气血翻涌,差点昏厥。

刘书记和曾峰两人挥着砍刀对着尚在挣扎的怪兽猛砍,怪兽终于不动了,亮叔和匡所长也站了起来,大家正待松一口气,又一声怪异的哭声响起,七八只怪兽一齐从暗河里跳上岸来,众人大骇,一齐后退,这次曾营长反应极快,他跨前一步,端着冲锋枪扣动扳机,枪口一扫,十发子弹尽数射进怪兽体内,与此同时,匡所长也抬手开枪。

空间距离近,子弹并未浪费,除了一条逃回暗河的怪兽不知死活,其余几条全部被击毙。一时腥血四溅,腥臭扑鼻。大家不敢怠慢,火速后撤。

还是由亮叔握着砍刀断后,我亮着手电照着后面,好才再无怪兽跳出追来,我们顺利的撤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