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荷 第五十二章 初入龙眼洞(六)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8-19 19:07:14 字数:2685 阅读进度:133/169

上午十点,我和张石山在母亲和乡邻的目送下上了龙眼岭。

母亲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终究什么也没说,临别时她和关伯娘脸色苍白双眼含泪的模样令我心疼不已。我一再安慰她们,让她们放心,我绝对没事。

我将书包斜挎在左侧,为了方便用绳子将手电系住,和水壶一起斜背在右侧,背上还背了一个装着癞蛤蟆的敞口背篓,就这样全副武装的第一次进入了龙眼洞。

龙眼洞内怪石遍布,千姿百态,事实上是十分美丽的。只是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去欣赏。

果如张石山所言,进入洞口拐过岩壁,里面十分宽大,估计和大队的大礼堂差不多大,足可容纳几百人。张石山背着吃食,手电也用绳子系着背在一侧,一手握着砍刀,一手举着个缠着浸满桐油的碎布条火把在前面领路,我紧跟其后。起初一段岩洞里倒是挺宽的,只是地面极不平整,爬上爬下,有些地方还得迂回穿绕,攀爬跳跃,行进十分缓慢。

一进入岔洞我就感觉到了异常。除了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腐气,更有一股怪异的燥气,背篓里的癞蛤蟆咕的一声轻叫,睡醒般的开始了不安的躁动。前面的张石山吓了一跳,停下来惊疑的看着我。我放下背篓,打开系在口上的包袱,轻声说道:“姐姐,这下要看你的了,亮伯伯他们为找捡徕就被困在里面,我们得先救出他们,然后再去找捡徕。”

又是咕的一声轻叫,癞蛤蟆自背篓一蹦而出,随着呱的一声大叫,自张石山身边窜过,张石山吓得呀的一声,一屁股坐在岩石上,举着的火把都差点丢掉。

我迅速的打开书包,抽出雪白的杀猪刀,又将金钱剑拿出来递给张石山说:“别怕,它是我带来帮忙的。你拿着这把剑,跟在我后面就行,包你没事。”

不待他答话,我摁亮手电,追着癞蛤蟆进入岩洞深处。

在这种乱石嶙峋的岩洞之中,癞蛤蟆可比我快得多,它一蹦老高老远,那些阻碍我前进的障碍于它根本不存在,追着追着竟不见了它的踪影。我干脆放弃了追赶,任它一路向前,我放慢脚步,等气喘吁吁的张石山赶上来后,一起往里走。

进去不远,我就听见了它的呱呱大叫声,高亢而急促,同时洞内刮起的一阵阴风,气温骤然下降了好几度。张石山当即一屁股坐在地上,痛苦的哼了一声。我让他赶紧捂住双耳,抱着金钱剑坐在这儿别动,我则凝神聚气,左手杀猪刀,右手捏了个五雷诀,大步往岔洞深处赶去。

我知道它们遭遇上了,而且对手强悍,不然它不会如此大叫。果然如是,一会儿后我便看到了令我吃惊的惊异一幕。

癞蛤蟆踞坐在一块形如竹笋的钟乳石顶端,正对前方,鼓腹胀腮的不时呱地大叫一声,和它相距二丈多远的对面岩壁上,正趴着一条巨大的蓝绿混色狗婆蛇注与它对峙着,它每叫一声,狗婆蛇就鼓腹张嘴的喷出一股白雾,刮起阵阵阴风,将它的攻势消解的同时,还能游刃有余的实施反击。

狗婆蛇在我们这里很常见,又叫四脚蛇。每年的春末夏初之时,狗婆蛇就出来了,路边山上到处都可遇上。狗婆蛇不咬人,咬人也没毒,小小的,我见过最大的也不过筷子长短,有蓝绿色的、金黄色的、土黄色的,还有混色的,拖着个长尾巴,胖胖的看起来很可爱,有时我们会抓住了玩耍。

之所以说这条狗婆蛇巨大则是相对而言。这条狗婆蛇看上去足有三尺多长、碗口粗细,相比它那种筷子长短、手指头粗细的同类,毫无疑问堪称巨大。

我看着狗婆蛇,恍然明白,就是它困住了酒癫子和亮伯伯他们。

和癞蛤蟆一样,他也是一头鬼畜。和癞蛤蟆不同的是:寄居在它身上的不是怨气冲天的女鬼,而是一个唳气冲天的凶灵。我感觉得到,论本领,它绝对在癞蛤蟆之上。怪不得酒癫子不是对手。

狗婆蛇见到我似乎有些兴奋,腹部骤然胀大,喷出一大团的烟雾罩向我的同时,闪电般的向我扑来,它竟然先下手为强了。

阴风呜呜有声,腥臭难闻,洞内的温度似乎瞬间就降到了冰点。我屏住呼吸,左手杀猪刀向前直刺,狗婆蛇浑然不惧,竟张开大嘴,喷出一团白色的涎沫,直扑我的门面。

我大惊失色,闷哼了一声,洞内这一段逼仄,遍布的怪石令我闪避困难,急切间我矮身贴地,迎着它向前滚翻而进,这时候癞蛤蟆发出了震荡心神的厉叫,想必它是在配合我进攻了。我跪地起身的同时,左手杀猪刀已递到了狗婆蛇的锷下。只见它前足一扬,力道极大的一把拍在刀身上,我手臂一麻,“呛啷”一声,杀猪刀掉在岩石上,擦出了几点火花。就在此时,从石笋上飞跃过来的癞蛤蟆眼看就要砸到它的身上,只见它长尾一甩,抽中了飞砸过来的癞蛤蟆身子,癞蛤蟆一声闷叫,飞跌到远处的乱石之中。

我抓住了这一瞬间的机会,蓄势已久的右手五雷掌猛然全力挥出,“轰”的一声,打在它的颈脖之处。随着我吐气开声“呔”的一声大喝,狗婆蛇四脚朝天的跌了开去,摔在对面的岩壁上,我抓住战机,飞扑过去,又一记五雷掌结结实实的劈在它的肚皮上。

狗婆蛇发出“嘶”的一声怪叫,同时嘴里喷出了一股恶臭的黑血。我呼吸一窒,滑步闪避,就见它趁机身子一挺,翻转过来,窜进了岩洞深处。

连吃我两记五雷掌还能魂魄不散的逃脱,这鬼畜确实强悍。连黑血都吐出来了,想来应该受了重创,此时能找到它,除去它就很容易了。

这个念头一起我就放弃了,癞蛤蟆不知死活,后面的张石山情况不明,更为重要的亮伯伯他们我还未见到,而且洞内情况复杂,它的藏身之地肯定凶险而且隐秘,等闲哪能找得到?还是先解决了这些问题再说吧。

我听见了远处癞蛤蟆的低叫,我捡起地上的杀猪刀,正要向乱石走去,却见它跳了出来,只是行动有些人滞缓,看样子也伤得不轻。我迎过去,它就蹲在石上不动,我掏出一颗伤药,塞进它的嘴里说道:“你在这里歇歇,恢复一下,我先去接张石山过来,再去找亮伯伯他们。”

我一路回返,不久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张石山。虽然有我留给他的金钱剑护身,他依旧被狗婆蛇的阴风所伤,昏睡了过去,不过并无大碍。我蹲下身子哈一气在手心,自他前额发际处向后摸去,如是三次后再伸指在他眉心轻轻一按,就见他缓缓睁开双眼,幽幽的醒了过来。

张石山愣了片刻,翻身坐起,问我道:“刚才我怎么啦?”

我将背篓提起来笑道:“没怎么呀,不过打了个瞌睡而矣,走吧,还没见到亮伯伯他们哩。”

张石山晃了晃脑袋站起来,重新点燃火把,跟在我后面往前走。到了刚才我和狗婆蛇打斗的地方,我将癞蛤蟆抱起来放进背篓,张石山惊惧的看着,估计要不是亲眼见到,他做梦也想不到世上会有如此大的癞蛤蟆。

注:狗婆蛇,民间俗称,也叫猪婆蛇、四脚蛇,似蛇有四足,头扁尾长,形细,长约七、八寸,周身被有覆瓦状排列的角质细鳞,颜色大抵有金黄、碧绿、碧蓝、土黄和混色。四肢发达,前肢5指,后肢5趾,指、趾端均有钩爪。尾细长,末端尖锐,易断,断后能再生。栖于山野草丛中,爬行迅速。主要分布在长江流域和以南地区。根据颜色和栖地分类,有些可以入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