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夏荷 第五十八章 天坑(四)

小说: 工匠谱 作者: 红辣椒青辣椒 更新时间:2017-08-19 19:07:19 字数:2802 阅读进度:139/169

不错,确实是大黄小黄。它们听见我的叫声,只看了我一眼,炸着背毛,丝毫没有松懈的依旧盯着癞蛤蟆。

我快步过去,拍了拍癞蛤蟆的大三角头说道:“别误会,都是我的朋友,可不能窝里斗哟!捡徕,你抱着姐姐,千万别让它们打起来。”

捡徕看着大黄小黄双眼放光,听到我的吩咐,赶紧将癞蛤蟆抱在怀里。我走向大黄小黄,不等我靠近,一对小家伙便吱的一声窜到了我的怀里。

它们已经成年,其实已不是小家伙了,抱在怀里有点趁手,两月未见,它们似乎又重了一些。

虽在我怀里,它们依然十分警惕的盯着捡徕手里的癞蛤蟆。我双手扶摸着它们的毛发说道:“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是特意来找我的么?对了,那是姐姐,也是我的朋友,不能打架,晓得么?”

也许是听到了蛤蟆的叫声,远远的我看见亮伯伯和杨师公他们四人跑了过来。他们发现我抱着两只黄鼠狼,除了亮伯伯,三人一齐惊住了,满脸的不可思议。

我连忙解释道:“这是大黄小黄,我的一对小朋友,不知为何它们竟出现在这里。刚才差点和姐姐斗了起来,好才我们及时赶到,现在已没事了。”

刘映国惊异的说道:“红伢子,连黄鼠狼都是你的朋友,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我笑着分辩道:“我哪有什么秘密。我们能和狗呀猫呀的做朋友,为什么就不能和别的动物做朋友?”

杨师公感慨道:“蛤蟆不是普通蛤蟆,黄鼠狼也不是一般的黄鼠狼,红伢子你真是好本事!我杨尚斌活了七十多岁,总算是开了眼界。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人比人气死人,不服气都不行。古人的话可是一点也莫说错哩。”

匡所长看看蛤蟆又看看黄鼠狼,缓步走过来,仔细的瞅了瞅说道:“老弟,我真的很好奇,能给我讲讲他们的故事么?”

我答道:“可以呀,那天有空我专门讲给你听。”

亮伯伯也有些许的惊异,他是晓得我救了一对小黄鼠狼的,只是从未见过,这时他岔开话题道:“小匡,现在我们最迫切的是要找到从这儿出去的路,闲话以后有的是时间讲,趁红伢子也在,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该如何行动吧。”

拳是练不成了,如何出去才是压倒一切的大事。

我们是昨天进洞的,今天不出去可能还没什么大事,要是明天、后天还不能出去,估计杏花村又要炸了。四个人集体失踪:一个长休在家、马上就要复职的老公安干部,一个公安派出所的所长,一个大队书记,加上一个初中生,这得引起多大的轰动和影响呀。

就算不顾及影响,也得顾及家人。当初杨师公失踪,一家人的眼泪就没干过,痛苦悲伤,一年多都没安生定心。大家都不想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家里,为了出去,必须竭尽全力。

捡徕是失望加无聊,抱着癞蛤蟆独自到一边玩去了,大黄小黄从我身上溜下地,嗖地窜上了悬崖,隐没在草丛中。

我们几个人回到岩洞里,由杨师公详细的介绍坑洞内的情况,以便尽快找到出去的路。

杨师公说,他早年游历时,在广西的深山老林里有见过这样的坑洞,据同行的友人说,这样的坑洞叫龙池,龙缸,也叫天坑,传说是上古时期龙王和神仙们的浴池,后来废弃了,遗留人间,一般都藏在深山大川,人迹罕至,不为人知,最是适合修炼之人隐居,但绝对是难寻难进更难出的险地。

这个天坑巨大,坑内气温一年四季变化不大,草木茂盛,野物也很多,好才没有虎狼等那些大的食肉猛兽,但有毒的蛇虫却有不少,所以大家切不可大意。

他被困在坑内二年多了,坑底能去的地方都去过,始终没有找到出口。不过他发现悬崖上也有几个岩洞入口,但大多都如我们现在所处的岩洞一样,只是一个很浅的洞穴,惟有一个较深的,因为没有灯光和吃食,他不敢深入,不知它通到哪里,到底有多深。

而坑壁都是悬崖峭壁,能上去的地方只有三处,有二处只能上到半山腰,有一处能迂回到顶,只是那顶端也是绝地,对面是断头崖,脚下是万丈悬崖的断魂谷,左右两侧也皆为悬崖,不可攀爬。

依照他的说法,这儿就是块死地、绝地,根本没办法出去。

怎么办?该从何处着手?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沉重。

杨师公最后说道:“两年多了,我天天都在琢磨,凭我们自己确实没办法出去,如果有人从上面吊下来一根绳索,倒是可以上得去,只是不知上去后又能去到哪里。”

这不废话么?有人在悬崖上放下绳索当然可以上去,可是这儿和断头崖夹着一个断魂谷,方圆十几里皆为禁地,谁会吃饱了没事干来这里?又有谁会在上面放下绳索?

商量后决定今天先攀爬寻找,看看是否另有发现,为了避免差错和意外,六个人一起行动,先一齐登上坑顶看看再说。

攀爬可是个力气活,必须吃饱喝足才能保证体力。正准备分食剩余的鸡蛋和红薯时,捡徕提着二只已被他打死的肥大野兔兴冲冲的跑了回来。于是拿去小溪边剥皮去内脏,抹上岩盐,架起柴火烤了起来,一会儿后肉香就弥漫在空中了。

吃饱后稍稍休息,由杨师公带领着开始向坑顶攀登。

青灰的岩壁一层层的垒叠着,平地和斜坡上覆盖着泥土,长满了灌木棘刺和藤蔓,也有少量松杉类的乔木,估计是泥土薄而根系不深,一律长得奇形怪状,也不高大,并有不少的已然枯死。

有草木的地方并不难攀,难的是那些刀削斧劈般直立的岩壁。祼露着的青灰岩石时而光滑时而粗砺,许多地方覆有青苔,不少的石缝里还有泉水渗浸,特别滑溜难行。

杨师公确实已攀爬过多次了,哪里能上,哪里有水,哪里长的是树木,哪里长的是藤蔓他都是一清二楚。既便就是这样,从坑底登上坑顶,直线距离估计顶多也就一里路的样子,我们走走停停的,绕道攀爬,极其缓慢。费了整整三个多小时,才登上坑顶。

这一段坑顶是一块成长方形的凹地,树木稀疏矮落叶灌木在寒风中支愣着光秃的枝桠,除了几颗松树尚披绿色,余皆枯黄灰败。

极目远眺,群山起伏,峰峦重叠,阴天似有雾霾,隐隐约约的不太清晰。回身俯视坑底,犹如深渊,直让人晕炫,不敢久视,不自觉地会抓紧身边的灌木。

果如杨师公所说,凹地的左右两侧均是高有数丈的直立峭壁,无从借力攀登。相距七八丈左右的对面山顶也是悬崖峭壁,山谷里雾气腾腾根本看不到底,杨师公说那就是断头崖和断魂谷,绝对不会有错。

坑顶上风很大,气温比之坑底低很多,我们本来穿得极少,又出了一身的汗,北风一吹,只一会就冷得受不住。失望无奈之下,赶紧原路返回。等下到坑底,一个个累得腰腿酸痛,瘫坐地上直喘气。

这时早已过了中午,已是下午二点多了。大家吃着鸡蛋红薯灌着泉水,坐在洞内谁也没有说话,气氛沉闷压抑,大家心里都明白,短时间想出去,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杨师公打破沉默道:“既来之则安之,依我之见,再也不用白费力气的往上爬了,你们不是有四支手电筒么?今天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就去那个岩洞碰碰运气,或许能够从那里出去也说不定哩!”

刘映国说道:“对呀!我们的手电可都是换了新电池,一路进来起先用的是火把,手电开得少,电池用的并不多,省着一点,一次只亮一支,还能走很远一段路的。我看就这样吧,凡亮你说呢?”

亮伯伯点点头说道:“那就这样讲定,明天我们早点行动。”

有了新的希望,气氛也随之稍见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