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隐情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5-01-17 11:49:08 字数:2263 阅读进度:83/403

内心不由得有点小激动,怪不得这姑娘那么着急,原来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灵狐。href小说网.href.cc

激动的转向叶星瞳问道:“灵狐在哪里?”

“床榻上,用被子盖着。”叶星瞳简短的说道。

大夫满怀激动的向着床榻边上走去,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只见一片片红色的血迹在上面,哪里有什么灵狐?

脸色不由得变了再变,愤怒道:“姑娘,你是耍老朽的吗?老朽虽然只是个市井大夫,但是老朽也有自己的尊严,你这样作弄老朽是何意?”

瞧着大夫怒气冲冲的模样,叶星瞳心有种不好的预感,向前一步,眼眸一眯,果然,没有小狐狸的身影。

心中不由得又是惊喜又是失望。

愧歉的施了一礼:“对不起,大夫,是小女子唐突了,请您原谅。”

看叶星瞳恭谦有礼的大家闺秀的模样,大夫心中的怒气散了几分,说道:“没事,没事,老朽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姑娘以后千万不可再这样戏弄于人了。”

叶星瞳将换好的一百文钱递给大夫:“大夫,打扰了,这是给你的诊费。”

大夫一看,满面红光,眼中的欣喜暴露无疑,但是面上还是谦恭道:“姑娘,这不好吧,老朽……”

叶星瞳又收了回去,故作大方道:“如果大夫觉得有损你的声誉,不该接受的话,你也行,小女子就自己留着。href小说网.href.cc”

大夫连忙摆手:“不不不,小姑娘的一片心意老朽怎么敢推辞,老朽是说多谢小姑娘的诊费,以后小姑娘有病……哦,不,小姑娘要去拿药的话,老朽就给你算便宜点。”

叶星瞳将一百文钱分成两份,其中一小份给了大夫,语气诚恳:“大夫,这是三十文钱左右,您老就拿去吧!”

大夫接过,目光在叶星瞳的剩下的另外的钱上,吞咽了一口口水,最后强笑了一笑:“姑娘真好,老朽就告辞了。”

反正有的白赚就好,也不亏他被硬拉这一趟。

看着得了便宜还卖的大夫,叶星瞳冷笑一声,早知道这个大夫是那种德行,她就不该给他道歉。

随即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拿白钱也不是好拿的。

大夫在还没有走回去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手很痒,就胡乱的抓了一把,谁知道后来越来越痒了,用了很多的珍贵药材也没有能去氧,后来听说将手给抓的差点给废了,还是在一个名医的指导下,用水冲泡了十个时辰左右才开始慢慢的好转。

……

叶星宇和董勋两个人各自牵了一匹马。upu.href.cc

同时还像以前一样规定,谁输了就答应谁一个条件。

叶星宇帅气的骑上马背,大笑道:“董勋,你输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记得!”

董勋也翻身上马,笑道:“好!”

一旁的梦回看准形势,大叫一声:“开始!”

一声开始,两个人同时马儿如同狂风般迅疾的向前扑去。

叶星宇得瑟的拽着马绳向前冲去,一边还不忘记与董勋周旋:“董勋,你觉得这次咱们谁能赢呢?”

董勋和叶星宇交好数十年,要是还不懂得叶星宇的心思算是白混了:“论真是才学,你不如我,但是论调皮捣蛋,你胜我一筹。”

叶星宇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懂我者,唯有董勋者也!”

再次加快马速,叶星宇喊道:“那就让我们见证最后的胜利!”

梦回坐在一旁的大理石上,手中摆弄着刚掐的一个小草叶子,等着两个人的回来,远远的可以看到叶星宇稍稍落后董勋一点,两个人的骑马速度都不是盖的,马场烟土滚滚,如同一支长箭急速飞来,直插中心。

叶星宇突然大叫道:“小心,有蛇!”

董勋一惊,急忙扯住缰绳,让马儿停下,叶星宇趁机一下子到达终点,然后回转过来,得意的说道:“怎么样?今日又是我赢了。”

董勋几乎没有怕过的东西,但是他最怕的就是蛇,只要一听说蛇就会吓得小脸变色。

以往他都是事先准备一个真蛇,在董勋快要到达终点的时候戏弄于他,这次不过就是说说吓唬他罢了。

董勋翻身下马,瞪了叶星宇一眼:“你又吓我!我真不该跟你说我怕蛇的事。”

叶星宇也跟着下马,拉着董勋往马场外走去:“走,我有事跟你说。”

看着两人走了,梦回丢下草叶子,急忙快步的跟上。

两个人一起来到最近的河边,河边的不远处有一个亭子。

四周种着遮天蔽日的大树,在里面很是凉爽。

坐下之后,董勋先开口道:“说吧,我知道你这小子又找我没好事。”

叶星宇嘻嘻一笑,将手放在董勋的背上:“知我者,唯有董勋者也!”

董勋白他一眼,开门见山道:“说你的事,又让我帮你什么忙?”

他还不知道这小子心中有多少小九九?

梦回从一旁早就候着的仆人手中拿过水果点心,茶水一类的,整整齐齐的给两人摆上,给他们各自倒了一杯茶。

董勋似乎才注意到梦回,视线在她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梦回觉察到有人看她,低下头安静的站在叶星宇的身边。

叶星宇纠结半天,问道:“你知不知道我姐姐被一个白衣女子劫走的事情?”

董勋联想到昨天的圣旨,心中一想到会与叶星宇说的事情有关:“是,我听说了,与你说的事情有关?”

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家伙,董勋忽而笑道:“星宇,你爱姐如命,你姐姐如果失踪肯定不会有现在这般自在,看上去一点伤心的情绪都没有,难道另有隐情?”

叶星宇叹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赞叹之色,重重地拍了董勋一下:“你小子,你说这么聪明干嘛?有本皇子第一聪明人就够了,既生瑜何生亮啊!”

董勋将叶星宇的手放下:“你还没说要我办什么事呢,就别吊我胃口了。”

“事情是这样的……”

叶星宇向董勋缓缓的道来,一盏茶的功夫就将事情的始末给说完了。

看着神情怔怔然的董勋,拍了他一下:“喂,你傻了啊,有这么震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