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照顾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5-01-17 11:49:08 字数:3241 阅读进度:127/403

也不敢隐瞒他事实的真相:“是……四皇子的奶娘。href小说网.href.cc”

“四皇子的奶娘?仗着自己是那个贱女人的表姑在皇宫中嚣张跋扈也就罢了,这会还敢欺负本皇子的人,她用的那只手打得你?”叶星宇看向梦回,眼中闪着莫名的寒意。

“不是她,是她吩咐的,她指挥别的嬷嬷打我的,没关系的,我真的没事,过两天就好了,不要因为我惹出不必要的麻烦,那样我的罪责可就大了。”梦回看着这样态度严肃吓人的叶星宇,突然有些想那个不正经的他了。

“傻梦回,本皇子怎么就捡了你这么个笨蛋,自己受欺负了就不知道返回去吗?亏你还有那么厉害的武功,本皇子真是白养你了。”叶星宇恨铁不成钢,虽是这样说着,但是流露出来的担忧还是显而易见。

“是梦回不好,我不打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梦回低着头,尽可能的掩饰着自己脸上带着手指印的伤。

她从小就被教导,不打老弱病残,却不知,自己的退步却让人家更加的得寸进尺。

“哎,算了,谁让本皇子捡了一个麻烦,走跟我一起回去,我给你摸摸药。”叶星宇拉着小身板的梦回就要往殿内走。

梦回挣扎着要睁开:“二皇子,被人看到了不好,梦回只是一个奴才,二皇子是深受皇上器重,将来担当大任的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您不用在意梦回这个奴才的……”

“闭嘴,唠唠叨叨的,你一个大男……内侍,怎么像一个娘们那么多话,本皇子哪里是关心你,本皇子只是不忍你比女人还要漂亮的脸蛋给毁了,这将会是多大的损失?”叶星宇坚决不承认自己会鬼使神差的关心一个太监,看来是姐姐走得太久了。他脑子都要生锈了,姐姐啊,你赶紧回来挽救挽救你亲爱的双生弟弟吧!

梦回信了,失望的垂下了头:“这样啊。upu.href.cc梦回知道了!”

他原来不是真心的关心她的,是她多心了。

“如果你是一个女人多好,拥有着那么漂亮的脸蛋,一定会是一个绝色倾城的大美人!”叶星宇继续惋惜的说着,没有注意到梦回不正常的神色。

“我如果是一个女的,二皇子不会失望吗?”梦回迟疑的问道。

她真的想知道如果叶星宇知道她是女的,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会厌弃她?喜欢她?还是不会再理她了,告她一个欺君之罪将她斩杀?

后面的一条,梦回自动的舍弃了,叶星宇不会那么对她的。他虽然做事有时候很荒唐,但是他绝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坏人。

至少,目前,叶星宇有时对她坏坏的,总体来说对她还是很好的。

“你可真会开玩笑。你虽然各自矮了点,长得像女人了点,但是整体看你……上面的所有怀疑都排除了。”

“为什么?”

难道她整体来看很像男人?

“就你那瘦弱的小身板,文文弱弱的,胸部平坦坦的,没有一点女人的特征,你说你怎么会是女人?”叶星宇说道。还扫视了一眼梦回的小身板。

梦回觉得叶星宇看她的目光很奇怪,也看很是疑惑的问道:“就因为我的胸不大,你就认为我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男人?”

她在下山的时候就发现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但是到底哪里不一样,好像除了长相就是前面的问题,她不明白为什么女人前面就大呢?她是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索性不想了,后来所以为了装扮地更像男人,成功进宫,接近唯一愿意对她好的叶星宇,她用法术在自己身上施了一种幻术。upu.cc别人看她容貌虽然没有发生变化,但是在看她时会自动的产生特别的幻象,会觉得她其实还是一个男人的,这种法术除了高深的修道之人或者是修为高深的妖能够看出,还有水能解,普通人都不能破解,也正是为此才骗过了众人,包括叶星宇在内,不过那个七公子好像对她好像有所怀疑。

但是凡人只用这一种方法就判定他人的性别,不觉得太过于武断了吗?她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女的啊!

叶星宇啊,你什么时候才会发现我的真面目啊!她好像有点期待了不行,不行,要是被发现可是要被杀头的,叶星宇再一发怒,她的小命不就没了?

“你要是真的是女的,我都不敢留你了,你想啊,连我叶星宇都看不出一个人是男是女,说明那个人不管是阴谋还是伪装都很厉害,你说,要那样阴险算计的小人干甚?”叶星宇拉着梦回的手坐下,语气轻快,开玩笑的说道。

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梦回的手怎么软啊,柔柔嫩嫩的,光滑滑的,等到他意识到自己有了这个念头,立马又硬生生的压了回去,他怎么对一个内侍有这种奇怪的想法?真是太奇怪了,手一松不动声色的稍微远离梦回一点。

梦回觉察到叶星宇的动作,手一僵,也很奇怪,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去给你拿涂抹的膏药去,在这里乖乖的呆着。”叶星宇指着梦回,严肃的说道,以此来掩饰心中的那种不正常的感觉。

“哦,好。”梦回懵懂的点头,实在不明白她到底在搞什么。

拉开屏风,叶星宇坐在铺着锦绣棉被檀木香大床上,用手抚着自己跳动的心口,眼中充满了疑惑,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似是空虚,在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地出了一大片空地,荒芜人烟,干涸无水,似是满足,像是羽毛划过人的心间,让人酥痒难耐,似是初夏淡淡凉风,清清凉凉的……又似别的什么。

他也说不清楚,心中突然冒上一个念头:莫非他喜欢上了梦回这个长得比女人还要好看的小太监?随即就将这个荒唐的念头呀压了下去。

怎么可能的事,他才没有那么怪癖的爱好呢,他的喜好是很正常的,他喜欢的至始至终都是女人。

压下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叶星宇从床头下面将一个小箱子拿了出来,里面放着很多瓶瓶罐罐的药物,他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玉瓶,把小箱子合起来重新放到原位上。

“啊呀,疼!”梦回吸着气,忍不住闷哼出声。

“还不都怪你,自己有武功还让别人欺负你,以后对那么无理取闹的妇人千万不要手软,你是奴才,她们也是奴才,凭什么他们就可以欺负人?”叶星宇边给梦回抹着药,边说着。

梦回忍着痛,不说话,心里却很委屈。

这场景怎么那么熟悉啊?那天她好像也是这样给叶星宇抹药的,可是对象却换成她了,这下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她了……

“不过你偶尔可以打着本皇子的名头欺负别人,这是本皇子给你的特权,谁让本皇子在皇宫中是凶神恶煞的名声呢,本皇子身边的人太善良了也不好,听见了没?以后要多做坏事!”叶星宇说道,眉梢微动。

“啊?”梦回睁大眼睛,抬起头看向叶星宇,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眨啊眨啊,似乎不相信他说的话。

“啊什么啊,被人欺负了也不敢说,你说说你,长得一副受欺负的样子,性子还如软绵绵的,别人欺你一分,你不该还别人三分吗?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别人欺负你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叶星宇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八婆的潜质了,怎么说了那么多的废话。

“我知道了。”梦回说道,垂下眸子。

“……”叶星宇。

“算了,好了,药抹好了,以后自己注意照顾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本皇子哪里跟你一样……”

“上一次……”梦回刚要说话反驳,叶星宇打断了她:“本皇子跟你不一样,别拿本皇子来说话,本皇子说的就是天理,不对也是对的。”

将手中的玉瓶扔给她:“拿着,一天抹三次,不出两天就会好了……”突然想起来什么,叶星宇扶扶额头站了起来:“啊呀!本皇子的花儿要枯萎了,还不快去帮本皇子种花去。”

梦回嘴角一抽,将小玉瓶小心翼翼的放在怀里,跟着叶星宇出去。

这么说来,她是比那么花花草草的还要珍贵吗?

想到此,心中升起一种甜蜜的感觉。

……

“娘娘饶命啊,娘娘,老奴也是心疼二皇子才会做那等蠢事,请娘娘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饶了老奴吧,奴婢知错了……”一个妇人跪在地上,不停的朝着高坐在上头的皇后刘氏磕头,额头上已经是血迹斑斑。

“娘娘,茶!”一个宫女走上前递给皇后一杯还冒着袅袅热气的茶水。

皇后接过,抿了一口,淡淡的开口:“今天的菊花香茶有些浓了,就像是做人一样,如果得寸进尺,一味的不知满足,将来就如同这杯浓烈的茶水一样被人倒掉,最后渗入泥土之中不得超生,拿下去吧,再换一杯清淡一点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