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大悟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19:33 字数:3159 阅读进度:137/403

妖对他们人类来说根本就是学识渊博的学者最多在书上了解到的,普通百姓对他们几乎没有一点概念,只知道他们是传说中的可怕妖怪,但是现在,他们都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了,都是真的,真的。

是了,她现在才真正的发现这个世界已经变得不同寻常了,就好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个陌生的世界,除了人一样,其他的都不一样了。

“你……没事吧?”看着叶星瞳失魂落魄的样子,吴烨开口问道。

说完之后,吴烨才惊觉自己不只一次的自主的关心起叶星瞳来了,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有事,秦家,王家……”叶星瞳凝眉仔细地思索着,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是什么事呢?用手紧紧的捂住头,大脑却是很不争气的一大片空白。

她一定忽视了什么,只要想到了那一点,真相就会大白。

“刚才她们说只有秦家和王家的人遭到袭击无辜死亡,县令大人都没有办法查出真相,肯定和昨天我遇到的那件事情有关,那个女子,那个看不清楚面容的女子,她是凶手无疑,但是她又不像是人。”

“你可以往别的地方猜。”吴烨突然开口。

“别的地方?”叶星瞳笑了,含笑着看向吴烨:“没错,我怎么忘记你了,你知道那个女子是谁,是不是?”

瞥见吴烨脸色微变的一瞬间,叶星瞳知道自己猜对了。

“是谁?她是何方来历?”

“我不知,我只知道她不是寻常人物,不是一般的凡人。”吴烨说道,便闭口不言。

不是一般的凡人?那么必定是有着某种特殊能力的。

叶星瞳再追问他,他也不再回答,叶星瞳也没有想多管闲事,就没有追究到底。

两个人随意的转着看街市上稀奇古怪的东西。

“你说我涂这个胭脂好不好看?”叶星瞳拿起摊贩上一个胭脂盒子。几乎是脱口而出。

等说出口才发现,自己的身后并不是那个人。

“不好看,涂上去就像是猴屁股一样。”吴烨心里没有多少弯弯道道的,实话实说。

猴屁股一样?她还是不要了。

叶星瞳讪讪的放回:“那便算了。”

现在她从来不细心的打扮自己。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上一辈子的事情好像离现在原来越远了,记忆也变得有点模糊了,她总是拉着金奇才和她一起逛街,她在前面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兴奋地挑选各样的东西,他在后面如沐春风的跟着,及时的帮她付钱,总是忍受她一切的调皮捣蛋和恶意的算计。

永远宠溺的看着她,在她需要他的时候站在她的身后。

“姑娘,等等。你弟弟年纪小,不懂这些,姑娘,你再看看,像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啊。最喜欢胭脂水粉了,好好的打扮打扮啊,肯定比现在还要漂亮,还有别的款式的,要不要都看一看?”

卖胭脂的是一个年轻的妇人,眼看叶星瞳就要走,急忙喊住她。

叶星瞳打量着眼前的年轻女子。徐徐的转过身来,眼中划过一抹深思,拿出一些碎银子放到摊子边上,说道:“姑娘,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能回答我。这些银两就是你的了。”

年轻女子一愣,没有想到有这么好的事情,眼中闪过一丝错愕,连忙摆手拒绝:“不行,无功不受禄。我不能白白的要姑娘的银子的。”

“我是不会让你白要的,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便可。”叶星瞳微微笑道。

“那好吧,姑娘请问。”年轻女子说道。

“你以前是在哪里当差?”

女子身体一僵,强笑了一笑:“姑娘,你可以问别的,但是当差是我的私事,能不能不回答这些问题?”

“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随意一问,你要是不想回答就算了,接下来我要问的是,鄱阳县最近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我需要知道的详细一点,毕竟这里发生了很多的怪事,我想为了自身的安全还是了解一些更为保险些。”她是不想多管闲事没错,但是她的好奇心总是驱使着她去做一些跟她无关的事情,就比如说现在。

“姑娘是远道而来的吧?难怪不知道这些事呢,这是一个月多以前的事情了。”年轻女子垂下眼眸,娓娓道来,可能是看叶星瞳没有恶意,就把自己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就是这些了,一字不漏。”女子说完说完之后,眼角已有泪花,她也不想嫁给一个贫穷小子,抛投露脸的在这卖脸面,卖东西,但是除此之外,她还有别的办法吗?她在秦府侍候了秦夫人几年,也不想离开她啊,秦夫人对待下人一向慈善,在她提出自己要离开的决定时,她也只是脸色微变,说对不起她,然后就给了她一大笔银子和首饰让她离开了。

当时,她差点就跪下说不要走了,小姐那个样子,她不但没有帮上一点忙,还为了自己能够活命,卑微的逃脱,她真的该死。

但是她不想死,留在秦家只有等死的份,她知道,在她得知秦家的下人一个接着一个死去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多么的恐惧,在那时,她的心中就有一个念头,嫁出去,嫁出去,不管是谁,只要能离开秦家,只要能够继续活着。

突然抬头,女子不解的问道:“姑娘,你是怎么看出我是在富贵人家当差的呢?”

她并没有告诉这个姑娘她以前的事情,她又是怎么知道她是在别家当差的?

“不难,普通人家的女子和在富贵人家当过丫鬟的是不一样的,举足投足之间就可以看得出来,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耳濡目染也能学到不少的东西,多谢姑娘今日坦言相告,这些银子就当是谢礼吧。”叶星瞳说道。

转身随着吴烨一起离开。

表情从随意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根据刚才那个曾经在秦家当过差的年轻女子的描述,她大概总结出如下。

在一个月前,秦家和王家相继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就是每隔一天,就会有下人离奇的死亡,每个人死亡的方式都是一样的,被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利器刺破了脖颈和喉咙,直接贯穿血流而死。

每一个下人死去的时候都会死不瞑目,眼睛睁的大大的,血流成一地,形成一幅诡异的画面,经有心人看就会发现流出的血迹会自动的组合成一个血红的“仇”字。

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害怕的心惊肉跳的。

这几乎是每隔一天便会发生的事情,说来也怪,一开始是王家先出的事,那个时候还没有引起注意,为了防止传出丑闻,就将这件事情封锁了,后来就是秦家出事了,和王家的一模一样的症状,然后每一天都会有人遇害,不是秦家的就是王家的,还没有过几天这件事情便瞒不住了,王家和秦家都查不出事情的末端,只好把这件事情报给官府,但是在查了将近一个月还没有查出事情的真相,以至于到现在还是有人不断地遇害。

昨天晚上她经过的,正是秦家住宅的门口,恰巧就听到了里面的惨叫声。

然后就不顾一切的冲进去了。

那个年轻女子原本是秦家秦夫人身边的一个一等大丫鬟,平常很得秦夫人欢心,据秦夫人说,她只有一个亲生女儿,所以把那个女子当做是自己的干女儿一样来养的,几乎没有让她干过什么重活,过着几近千金小姐一般的优裕生活。

但是秦家一直发生怪事不断,女子不想在某一个晚上,自己也成为被坏人残忍杀死的对象,于是痛定思痛,决定离开,她以为秦夫人会挽留她,没想到秦夫人听说了之后,立马就答应了,还给了她一些钱财和首饰傍身。

后来,她便嫁给了一户农家穷小子,过着贫穷的农家生活,晚上缝补衣物,白天卖些胭脂水粉维持生计。

这是其一的怪事。

还有一件怪事被众人也口耳相传了一个多月。

那就是秦家唯一的小姐秦绮琴在一个多月前,突然发病,变得疯癫起来,就像是所有的疯子一样,疯言疯语,嘴角流着骇人的馋涎,所有的人,除了秦家夫人和秦家老爷还有她的贴身丫鬟杏子之外,都避之而不及。

秦家小姐发病的事情那个年轻女子并没有细说,但是看她支支吾吾的样子就可以猜到,她发病时必定是很疯狂的。

前前后后的两件事情看似联系,但是从发生的时间上来看却是联系极深。

“对了,我想起来了,一开始我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对,那就是线索,贯穿一切的线索,现在终于想起来了。”叶星瞳说道,恍然大悟。

昨天晚上,她出去寻找吴烨,赶去的时候,那个在地上的丫鬟还保留着最后一口气,拉着她的衣袖说了一句话。

那个丫鬟说:“救救……救我……秦……秦……”

当初她还以为她说的是琴,现在串联起一切事件她才猜出那个字,是“秦”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