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诊治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19:42 字数:3135 阅读进度:155/403

几人安静了下来,柳夫人心中也舒心了不少,只要没事就好,淡淡的说道:“皇上已经派太医来为老爷治病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就会醒来,到时候,我会通知你们的,你们也不用在这里等着了,都散了吧!”

众人一听都面露喜色,宫中的御医那可都是数一数二的,有御医为老爷诊治,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这边太医进去,坐在床榻边上为面容惨白惨白又虚弱无比的昏迷中的柳太傅诊脉,诊过脉之后又翻了翻他的眼皮,在他的身体各项做了一次简单的检查,开了一些药交给屋内侍候的仆人,最后脸色怪异的走了出去,就连走出去的时候差点掉下门槛都都没有注意。

等候在门外的温喜看到太医怪异的表情,沉声问道:“赵太医,柳太傅情况怎么样?”

看这情况好像是不太好啊!

那二皇子那边……

赵太医瞧了温喜一眼,眼神别到别处,闪了闪,用及其小的声音说道,神情惶惶:“纵欲过度,是被人强行服用了某种催情之药,这种药和人那啥之后,就会全身形成严重的虚脱之症,此症后遗症不多,但是此后六日每日……。”

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清除余毒,七日之后自会安然无恙,他所开的药虽然可以减轻药性,但是只能减轻,还是会有或大或小的影响的,对方做的很有分寸,不能危机性命,却起到了让对方生不如死的作用。

一方面让人欲仙欲死,一方面让人如置于冰窖之中。

谁会做这种事情,一目了然,不该说的事情,他自是不会多说。

说到这,赵太医眼神有些古怪,不再开口。抬步走了出去,身后的小童背着药箱亦步亦趋的跟着。

柳夫人在一群丫鬟的陪伴下脚步急急地前来,正好遇到走出门的赵太医,不由得捏紧手帕。问道:“赵太医,我们老爷不会有危险吧?”

看赵太医这副深沉的样子,心中沉了沉,不会是老爷的病情有了变数了吧?

“夫人且放宽心,把我所开的药喝了,三个时辰之内就会醒来,无多大碍,但是晚上的时候请夫人务必小心侍候。”赵太医看了柳夫人一眼,虽然已经三十多岁的妇人,看起来就像是不到三十岁一般。那光滑如玉的肌肤泛着莹莹的光泽,身材丰润,面色红润,都说柳夫人是一个漂亮的懂得打扮自己的美人,这下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这样的美人,也难怪柳太傅把持不住,只可惜,有了这番几乎声名狼藉的下场,他得罪了二皇子,二皇子是那种你惹了他一分,他必要还你十分的人。惹谁不好,偏偏惹上二皇子,这不是往老虎口里拔牙吗?

学问博大精深,文辞才赋样样精通,才学闻名天下又如何?以为自己有一个说破嘴皮子的好口才就不得了了?能让他蹦跶这么多年,不过是仗着皇上对他才学的看中罢了。这天下是皇上的天下,是皇家的天下,一个大臣还想替皇上做主管天下,自食恶果也是他活该。

也不怪赵太医这么说,柳太傅是才学盛名没错。但是他为人小气,逮住谁一点小错误都参上一本,全朝官员几乎没有被他弹劾过的。

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插上一嘴,表面上振振有词,满脸的正义,虽然有的时候听起来是那么回事,但是大家都对一个过分表现自己的人非常的不满,你一次两次的也就算了,三番四次的可就惹人真正的烦了。

能让众人一致的不满意,这也是一种智慧。

柳夫人听到赵太医的保证,展颜一笑,施礼道:“多谢太医为我家老爷诊治,妾身感激不尽。”

“哪里,哪里,夫人客气了,告辞了。”赵太医连忙拱手还礼。

叶星宇和梦回正在下棋,两个人正杀得热闹非凡,擂鼓大战,不巧,一个小太监宣皇上口谕前来,闻言,梦回起身,规矩的站立一旁,两人一听到小太监说让二皇子立马前去御书房。

叶星宇笑得一脸开花,梦回站在一旁心中一跳,右眼突然不受控制的跳了个不停。

看到叶星宇那开心满怀的样子,梦回更是黑线连连,这个叶星宇搞什么花样啊?

这一次前去很明显是凶多吉少,不仅不担心,还笑得那么开心,这厮是脑子下棋吓坏了吗?

御书房,叶星宇嬉皮笑脸的走了进来,和往常一样,不等宣德皇帝让他坐下,便自动的坐了下来。

捏起桌案上的东西就自来熟的吃了起来,有大红的苹果,香蕉,还有一些比较珍奇的水果一类的,叶星宇拿起来吃的就是一个洗干净的红苹果,晶莹硕大,果肉饱满,看上去非常的诱人。

其他服侍的宫女内侍见到叶星宇到来,知道皇上是有要事与二皇子商谈,纷纷不动声色的退了出去。

自得的吃着自己的东西,也不说话,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会有大祸到临。

看到叶星宇那副吊儿郎当毫不在意的样子,宣德皇帝心中的气更多了,怒道:“你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吗?”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几乎在朝中之人,稍微一想都能想明白其中的细枝末节,即使这件事不是星宇做的,也会成为众矢之的,毕竟他纨绔的个性摆在那,想不让人怀疑都不成。

不是他做的,也和他摆脱不了干系。

“闯祸?这件事怎么会和我扯上关系?”叶星宇唇角一扯,咬了一口苹果,甚是无辜:“父皇,这些天,我可是很乖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一次宫门都没有出去过。你也太过分了,仗着我的母后没了,就冤枉我,我母后泉下有知肯定会伤心至极的,你这样对待她的儿子,原不原谅你还是一个问题。”

“你说得什么话!朕冤枉你?说出去谁会相信,你其他的事情朕可以不再于你追究,但是柳太傅毕竟是朝中大臣,宫中皇子公主和一些重臣的名师,就因为上一次柳太傅在朕的面前告状你就下了黑手?你不好好的用功学习,帮助朕分担朝中之事,还……朕怎么会有你这么不争气的儿子。”宣德皇帝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前皇后在他的心中就是一根刺,容不得任何人在他的面前胡说,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连胸膛气得都一鼓一鼓的。

“父皇,我叫你一声父母完全是看在母后的面子上,人家都说母后突然重病而亡是有人故意害她的。”叶星宇放下了苹果,正了脸色,脸上是少见的郑重之色。

“你……你听谁胡说的?胡闹,简直是胡闹,你母后是生了重病病死的。”宣德皇帝想起自己原先容貌绝丽,温柔宽厚的皇后,心软了下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他一向不在外人面前将自己的真实情绪表现出来,但是这个叶星宇一次一次的挑战他的耐性,让他多番暴怒,也展露了自己的弱点。

“胡闹?”叶星宇站起身来,说道:“父皇,胡闹也是有依据的,空穴来风的道理父皇比谁都懂吧?你别逼我说你什么,我能坦然的面对你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不像是姐姐那样,姐姐为了他心中的金郞可以拉下脸面讨好你,但是,我不会,永远不会,你只是我叶星宇的父皇,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如果他要和自己翻脸,那也没什么,反正他还有一个姐姐,只要姐姐不嫌弃他,在哪不都是家。

叶星宇说完,抬步就走,被宣德皇帝从身后厉声叫住:“你怎么这么对你父皇说话,好歹也是朕生养了你,你姐姐对朕好怎么了?她就不能像真心的对朕吗?朕一心待你,找最好的骑射师父,最好的有文采有盛名的大儒……朕是有哪样对不起你,你看看你,你都做了什么?学会顶撞朕了,有本事了,知道威胁人了,现在还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你还说自己没错?”

“我没错,我只是做自己想要做的,那个柳太傅,我早就看不顺眼了,争名夺利,趋炎附势,贪图小利,父皇喜欢忠言逆耳,但是有些忠言逆耳未必就是好的,父皇想要时时刻刻的提醒着自己,没错,是儿臣不该,万万不该对付父皇看中的良臣,万万不该打父皇的脸面,儿臣无能,不能认错,现在儿臣就回去面壁思过去。”

叶星宇说道,转身就抬脚离开。

“站住!”宣德皇帝面色阴寒的喊道。

叶星宇顿了顿脚,停住了脚步:“还有什么事情?要是想要惩罚儿臣,儿臣甘愿受罚,自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有君如此,儿臣定当谨遵父皇命。”

叶星宇淡淡的话语深深的刺进了宣德皇帝的心里,宣德皇帝震惊得望着头也不抬的叶星宇,身体颤了颤,孽子,孽子,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居然生出这样的儿子,三番两次的气他。

“好,朕的好儿子,真是朕的好儿子啊,既然你那么想面壁思过,就在清心殿面壁思过一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