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而散(二更求定)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19:42 字数:3191 阅读进度:156/403

“好,朕的好儿子,真是朕的好儿子啊,既然你那么想面壁思过,就在清心殿面壁思过一年吧!”

宣德皇帝望着前方的一副大气磅礴的山水画,语气缓缓的说道,很是平静,只是平静的让人可怕,面无表情,仿若说出这一句话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儿臣……遵命!”

叶星宇沉声应道,嘴角勾起一抹淡嘲,父皇,你也知道伤心为何物吗?你也知道心里不好受吗?

那么当初呢,当初……母后是该有多伤心啊!

叶星宇心中一动,衣衫带动风声的大步走了。

刚跨进门槛,梦回就急急忙忙的迎了过来,对上他奇怪的神色,心中有了一丝慌张:“二皇子,你……”

“呃……”梦回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叶星宇紧紧的抱住,靠着他精瘦温热的胸膛,梦回很没有出息的脸红了。

这是干什么啊,堂堂二皇子抱着一个……小内侍,这……这……这像话吗?

忍不住扭动了一下身子,红着脸道:“二皇子,被别人看见不好。”

要是传出去,她在宫中也不要活了,叶星宇的两位侧妃可不要天天的找自己的麻烦。

“别动,就让我抱一抱,抱一抱就好。”

叶星宇手臂紧了紧,让梦回更加的贴近自己。

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的声音低沉,似乎还暗含着某种悲伤和孤寂,梦回心软了,不忍将他再次推开,手悄然的上移,轻轻的放在他的腰间。

暗地里这样告诉自己:抱一抱而已,又不是嫁给他,被抱一下又不会损失什么。

叶星宇这么要强的人今天这么反常,一定是受了什么重大刺激了吧。他的心里一定不好受。

……

叶星宇走了之后,宣德皇帝一下摊了下来,所有的力气好像都被抽尽了。

温喜回来之后如实相告,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观察着宣德皇帝的面色,看到他正常平静的面色,心中才放松下来。

他在进宫的时候就听自己的人说了,二皇子自动的请面壁思过,两父子好像还吵了一架,结果不欢而散,只是面部思过,皇上到底在想什么呢?他一向琢磨皇上的心思,现在也猜不透皇上的目的,皇上也没有加大处罚二皇子。这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呢?

两个人都是拉不下面子的倔强之人,以后不冷战都是不可能的。

他在皇上的面前也要小心行事了。

“朕知道了,温喜,磨墨。朕要练字!”宣德皇帝说了一声,吩咐道,神情淡然。

泰然自若的从一只精致的笔筒中抽出一只刻着栩栩如生金龙的羊毫。

温喜一怔,道:“诺。”

心道:皇上还是心情不好啊!以往的这个时候皇上都是批阅奏折,或者是召见大臣商量要事。

……

“小狐狸,你跑啊,看你能跑到哪里去!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还是乖乖的就擒吧。”叶星宇搓了搓手,就朝着在墙角瑟瑟缩缩的红色的毛茸茸的可爱小狐狸扑去。

一下子就将它给抓到手里,小狐狸不满的叫着,想要从叶星瞳的手里挣脱,挣扎不开,只能拼命的扭动着身子。一双美目哀怨的看着叶星瞳。

叶星瞳很开心的展颜一笑,抚了抚它柔软的毛发,说道:“要乖乖的哦!要是不听话,我就惩罚你了啊!”

小狐狸还是挣扎个不停,眼睛哀怨。叶星瞳脸色沉了下来:“不听话是不是?好啊,那我真的惩罚你了哦!”

小狐狸嗷嗷一叫,咬住叶星瞳的手臂不丢,叶星瞳疼得大叫:“你这只死狐狸,干什么咬我啊!”

手上一疼,再也掌控不住小狐狸了,小狐狸轻易的就挣脱开来。

小狐狸四蹿下跳,好像是分不清东西南北了,一头撞上坚硬的墙壁,嗷嗷惨叫了几声,叶星瞳都替它叫疼了,小狐狸,你是有多想寻死啊,不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吗?

大好的生活不懂得享受,却偏偏要寻死,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小狐狸狠狠地撞在墙上,从墙上滑了下来。

叶星瞳笑了,将在地上惨叫的小狐狸抱在怀里,掂起它的耳朵,完全无视它的抗议和哀怨,好笑道:“干什么想不开啊,遇到我这个美人是你的好运,你不烧香拜佛都对不起你的好运,会哭得孩子有奶喝,乖乖的啊!我会很疼你的。”

吴烨想不听叶星瞳奸笑的小声都不可能,因为她的声音实在是太洪亮了,太大声了,还笑得那么邪恶。

“起来,起来!”几声不耐烦的叫声将正在做梦蹂躏小狐狸的叶星瞳给从梦中惊醒了,叶星瞳迷糊的揉揉眼睛,呢喃道:“叫什么叫啊,小狐狸都跑了。”

吴烨黑线了,她在梦回还在想着怎么折磨自己?这个女人,气度也太狭窄了点。

牢门打开,两个狱卒走了进来,没好气的喝道:“你们还以为这是温柔乡吗?妹子,你要认清事实,这是牢房,大人要审讯了,你们快点起来。”

“审什么讯啊,耽误本小姐睡觉,本小姐让你们好看……”

叶星瞳彻底清醒了,心中一个咯噔跳了起来,审讯,哎呀,她差点忘记了,这是监牢啊!她还睡得那叫一个香。

一侧头,看到吴烨不善的眼神,叶星宇心虚了,她刚才做得梦不会被她自己说出来了吧?

她记得自己在梦中一直得意的笑,好像……笑出来了。

心虚的看他一眼,便扭过了头,轻咳一声道:“吴烨,走吧!”

“自己惹出来的自己解决!”吴烨丢下冷冰冰的一句,率先走出牢房。

叶星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跟着出去。

她又没有真的欺负吴烨,只是在梦中欺负他而已,再说了,他还咬了自己呢,这样一想,也不觉得心虚了,抬步大步向前走。

在走出牢门口时,叶星瞳回头看了一眼,正好与隔壁那人对上眼,她好像在那人眼中看到了不甘,愤怒,怨恨……皱了皱眉头,叶星瞳回过头,心中窜上了一个疑问:这个人好像很有故事啊!他的眼睛向她看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向她说吗?

但是要说早就说了,一晚上都没有一点动静,除了奇怪的一直盯着她看,何必等到现在在众人面前才想要说话呢?

一想到自己现今的处境,叶星瞳觉得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吴烨要是知道她又要多管闲事,肯定就更加的不理她了。

叶星瞳走了之后,那人颤抖着身子,刚刚靠着牢门刚撑起的一点身子一下子跌坐了下去。

一双乌黑骇人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叶星瞳离开的方向。

嘴巴煽动着想要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眼中露出一丝绝望之色,一双溃烂的满是血迹斑斑的黑手抖动着伸出,在地上颤颤巍巍的用了好大的力气,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才写出两个歪歪扭扭的字:“冤枉”。

但是这个时候不会再有人看到,也不会有人替他翻案。

为了方面审问犯人,衙门正厅离牢房本就离牢房很近,很快叶星宇和吴烨就一前一后的走上衙门正厅,两个衙役在后面紧紧的跟着,恐怕他们会突然逃跑。

“威……武……”

威武的强大震喊声咱家着两边衙役们棍棒有规律的与地面撞击的声音,声音震天,气势雄壮。

要是普通人早就吓得屁股尿流了。

叶星瞳嘴角抽了抽。

想要用气势来压住她,来一个先发制人吗?抱歉,县令大人,您老的方法对我不管用。

还不如想写其他的招式来,也落得个创新的好名声。

县令大人一身官府很是得体的穿在身上,尽显威风气势,仪表堂堂,眼看这阵势连一个小孩子都镇不住,县令大人挥了挥手,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县令大人一拍案板,说道:“你……”

一时想不起叶星瞳的名字,县令大人偏头问身边的师爷,低声道:“师爷,那姑娘叫什么名字?”

师爷一愣,名字?那姑娘叫什么名字?他也不知道啊,当时把人抓来的时候好像根本没有问人家的名字。

愣了愣,道:“大人,当时抓那姑娘时没有问她的名字,我们都是那姑娘,那姑娘叫的。”

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那个样子的,并没有叫过名字,但是堂堂县令大人把人抓了,居然叫不出犯人的名字,那他还有何脸面?

县令大人的脸黑了下来。

上面的低声谈话完全被叶星瞳和吴烨听到了,一个是武林高手,一个是妖界至尊,想要挺清楚任何人的话都轻而易举。

叶星瞳弯了弯嘴角,这个县令大人真够有趣的。

吴烨淡淡的站立在叶星瞳的身边,不做任何的表态,就像他说的一样,让叶星瞳自己解决此事。

县令大人重重的咳嗽一声,目光严厉的扫过淡然而立,不动声色的两人,严声问道:“你……你可知错?”

这个你,自然是问的叶星瞳,吴烨一个无害的小孩子在人们的眼里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弱小孩子,能知道什么?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和他扯不上一点关系,他们至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