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成招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24:11 字数:3196 阅读进度:166/403

“是。”两个狱卒哆嗦了一下,连忙应是,虽然他们同情那女子,但是大人才是他们的主。

“喂!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啊!这是屈打成招啊!”看着走过来要擒拿自己当众行刑的两个男子,叶星瞳面上假装害怕,一小步一笑步的后退。

就在两个男子上前的时候,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脚下轻轻的灵巧一拌,前面的一个身体失去平衡摔倒在地,因为另外一个男子走在他的身侧,顺带着也将另外那个男子绊倒了下去,凭空而倒,两个男子与大地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发出一声巨大的撞击声。

看上去就像是两个人不小心倒下的,但是,只要细心的人还是能看出猫腻的。

叶星瞳双手捂住眼睛,这么大的声音,该有多疼啊!她这是被逼的。

外面的人也都看呆了,不少的人都为叶星瞳惋惜,自古民不能与官斗,一个小姑娘怎么能与官大人反抗?早点认错也能少受点罪。

与大人对着干,少不了以后会吃更多的苦头。

县令大人和师爷脸色都白了,县令大人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叶星瞳,大声喝道:“你敢当堂反抗本官,真是反了,来人,将她给本官拿下!”

县令大人一声令下,在大堂上站在两边佩戴着武器的衙役都向叶星瞳走去,面无表情,气势汹汹,威严霸气。

看起来这个县令也不是白当得嘛,至少在管理衙役方面还是很不错的。

外面观看热闹的人忍不住缩缩脖子,看向叶星瞳,面带惋惜,这是要动武吗?对付一个小丫头,未免太兴师动众了。

“不是吧?你们这是以多欺少,欺负人也是不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吧?亏你们还是父母官呢?太不厚道了!”

叶星瞳无辜的数落着,还叹着气摇头,那表情。要多失望就有多失望,好像对要拿下他的人一点都不害怕。

县令大人更是气急攻心,他做县令这么多年就不相信治不了这个丫头了。

“大人,那个女子摆明了是让大人失了脸面。坐实了以官欺民的罪名,您千万不要上了她的当啊!”师爷俯下身,及时提醒道。

县令大人心中顿时清明了,他被这个女子气得太很了,以至于差点失去理智,上了那女子的当,当即摆手,压抑着心中的怒气,温声道:“都退下!”

衙役们本就不想以多欺少,还是欺负一个小姑娘。想想自己都觉得惭愧。

一听到吩咐还没有开打,立即站回原位,以刚才出列的速度要强上十倍还不止。

看得县令大人眼睛都直了。

两个躺在地上哀嚎的狱卒闻言也立即忍着痛退下。

大人这是给他们出难题啊!

围观的百姓们也齐齐松了一口气,更加好奇县令大人会怎么解决此事。

叶星瞳也没有想与他们对着干,但是此时能有讽刺这个虚伪的县令的机会不用白不用。看他就不顺眼。

好久没有活动筋骨打架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又被师爷给破坏掉了,不过凭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叶星瞳很快就释然了。

“大人,反正凶手不是我,你关着我也破不了案,严刑拷打来让人屈服可不是明智的选择。我相信大人明白这个道理的,您老慢慢的破案,为了避免嫌疑,我还是先回牢里呆着去吧!”叶星瞳打了一个呵欠,漫不经心的就要走出大门。

“站住!真是强词夺理,妖言惑众。分明是不把本官放在眼里,你再一意孤行,休怪本官不给你留颜面!”县令大人冷喝一声,放出狠话。

“大人……”一个清脆如同泉水玉石般的女子的声音传来。

大堂上的强势对峙一下子被破坏掉,所有的人都朝着来人看去。

忍不住唏嘘一声。

叶星瞳心生惊讶。睁大了眼睛,那不是秦家小姐吧?她怎么在这个时候来了?该不是来添乱的吧?

她还正想找时间和吴烨一起去那个什么黄道长,依吴烨所说好像连他自己也打不过那个女厉鬼,既然如此,也只能找外人来帮忙了。

秦琦琴在众人的围观下,步履优雅,身姿挺拔的迈进大堂,脸色比以往好了不少,但是还是显得有些苍白。

在看到叶星瞳时微微一笑,仿若那冰莲绽放,叶星瞳眩晕了,美人,你一来就朝着我笑是什么意思?咱们好像还没有互相认识吧?

“这不是秦家小姐吗?听说秦家小姐变得痴傻了,现在看来很正常啊!”一个认识秦家小姐的男子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什么?这就是秦家小姐?”有的不认识秦家小姐的人开始震惊起来。

真没有想到,秦家小姐如此绝色,不愧是鄱阳县第一美人啊!

“难不成这是又好起来了?我听我爹的八妹的丈夫的侄子的大姐夫说,秦家小姐一直痴傻了一个多月,那痴傻的模样要多丑有多丑,要不是有一个一直不嫌弃她,照顾她的丫鬟,她的命恐怕早就不在了,就突然好起来了,太奇怪了!”一个长相憨厚的男子说道,摸了摸头。

“奇怪什么啊!你不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吗?咱们县里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带劲的事情了,事情越来越有看头了!”男子旁边的一个女子双手放在前面,喜滋滋的说道。

感觉到众人看她的奇怪目光,女子狐疑的眨眨眼睛,赶紧咳嗽一声掩饰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话:“大家别在意,我乱说的,乱说的。”

后怕的拍拍胸脯,要是被众人群殴了,那可就惨了,以后不能再将心里话说出来了。

“秦家小姐当时和怪事是差不多一起发生的,是不是秦家小姐好了,那秦家和王家的怪事就不会发生了?”有人猜疑着。

“谁知道呢,真希望这件事赶紧结束,谁知会不会波及到我们身上。”

“大人,关于秦家和王家的杀人事件,凶手就是我,请大人不要牵扯无辜!”秦琦琴跪了下去,看着上位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县令大人,一脸严肃的说道。

围观的百姓们惊呆了,叶星瞳也惊呆了,秦家小姐啊,你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你说什么?”县令大人终于反应过来了,不确定的又问了一次。

秦家是大家,就算他是县令也不是轻易能得罪的,秦家小姐这是凑什么热闹?

“凶手是我,我在无意中得到了一种绝世武功,但是练那种武功会走火入魔,每一到晚上的时候就会失去意识杀人,现在我已经清醒过来了,自知罪孽深重,请大人降罪!”秦琦琴低下头,朗声说道。

绝世武功?太会胡扯了,一看那柔软纤弱的身体就知道从来没有练过一点武功,骗一骗没有练过武功的人还差不多,对于他们这种武功练到一定程度之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秦家小姐,你要编也编一个可靠一点的。

叶星瞳实在是忍不住要说句话了,走上前道:“秦小姐,凶手明明不是你,你何苦要往自己身上揽?”

秦琦琴抬头看向叶星瞳,低头一拜:“多谢姑娘让绮琴及时清醒过来才不至于继续犯罪,造下滔天的杀戮,姑娘的恩情绮琴只有来世再报。”

伸出一双纤细净白的手,秦琦琴苦笑道:“谁会能知道这双手染了多少人的鲜血?我已经不配再活下去了。”

看向县令,正色道:“大人,请您赐绮琴一死!一切的罪孽就让绮琴来承担吧!”

“好吧,既然你承认了,那就把罪状签下吧!这件案件也能了解了。”县令大人松了一口气。

都到这份上了,不管谁是凶手,只要能够成功破案,他也算是大功一件了,只是那个女子,一点都不把他放在心里,处处与他作对,不狠狠地惩罚她一番,他难咽下这口气。

“慢着!”叶星瞳走到跪着的秦琦琴的旁边,义正言辞的说道:“大人,你这样凭着别人的一句话就定罪不觉得太荒唐了吗?要是谁都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那都真的是凶手吗?大人如此荒唐草草断案,民女不服!”

秦家小姐啊,你也太傻了,她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事情的大概。

那个长相清秀又有点婴儿肥的女厉鬼明显是很讨厌厌恶秦琦琴的,趁着秦琦琴心情沉重不好的时候上了她的身,让秦琦琴一直为她所控制,一般的鬼不敢在大白天出来作怪,但是那个女子却是一个异类,机缘巧合之下沾染了魔气为自己所用,就不那么惧怕阳光了,在白天的时候控制着秦家小姐的魂魄,让她变得痴傻起来。

晚上的时候控制起来更是得心应手,利用她的身体杀人,更为残忍的是还让她在本身有着自己的意识,知道自己曾经做过什么,看过什么,夺回身体不成,只能在身体的某一个角落里黯然伤神,独自悲伤。

昨天晚上的时候,可能是突然那女鬼的爪子与她的剑相碰产生了激烈的火光,鬼本就是不能见阳光的,火光也是一样,女鬼受不了就逃窜离去。

因此秦琦琴在被她的家人救回去之后,没有了女鬼的附身作怪,她也就自然而然的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