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不行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28:26 字数:4246 阅读进度:191/403

他好像自从当上少爷的贴身小厮,惹少爷生气好几次了。

哎,他真不是当贴身小厮的料啊!

少爷,您就别再重用我了。

“回来!”

一声厉喊,走了几百米的虎子再次回来,郁闷道:“少爷,能不能一次将话说完啊?”

这样来回跑着很累的。

王公子瞪了虎子一眼;“敢嫌弃本少爷了是不是?”

“不敢,不敢。”虎子急切的说道。

“是不敢还是不是?”王公子拧起了眉头。

“不敢!”虎子顺口答道。

说了之后才认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少爷该不是更会生气了吧?

“不敢?”王公子挑眉问道:“说是大木头,还真是大木头,不说实话会死啊!去,告诉老爷夫人,让他们赶紧与秦家退婚,本少爷可不想娶一个随时能杀死自己的女人在身边。”

要是那个女子,王公子脑中浮现那个女子的倾城面容,羞涩大胆的模样。

嘿嘿的笑了,如果能娶到那样的女子,就是冒着生命危险他也愿意。

“是,少爷,”虎子答道,摸着头,犹豫了半天,才问道:“可是,少爷,你要让虎子做三件事情,虎子该先做那件事情?”

王公子被气得差点吹胡子瞪眼了,有这样的下人吗?一点主见都没有,什么都要主子来为你决定?

看来得尽快的提拔一个激灵一点的小厮在自己身边了。

没好气的训道:“你自己不会做决定吗?看哪个重要就先做哪个,再给本少爷装糊涂,本少爷辞了你!”

“虎子知道了!”虎子闷闷的说道,转身走了出去。

一路上还在想,他有做错了什么吗?少爷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

还是他长得不讨喜,少爷身边没有了可以信任的人才会让他硬着头皮上去,但是少爷身边还有不少的小厮都比他强得多……

虎子深深地疑惑了!

不过他想明白了一点,就是少爷让他自己做决定。

于是在他自己的想法下,先去了王老爷和王夫人那里说了少爷想要和秦家退婚的事情。

然后再去经过多方的交涉打听叶星瞳的住址。最后回来的时候才想起少爷还让他拿酒过来。

于是就去酒窖里抱着两坛子酒去王公子房里去了。

掂着酒进去,就看到坐在凭几旁,喝得有些醉意的王公子,立马奔了过去。将两坛酒放下,着急的喊道:“少爷,你喝多了!”

王公子看到两个重叠的人影在他的面前摇晃,使劲的摇了摇头,含糊的说道:“咦?怎么有两个人啊?还长得一模一样的,别碰我,我没醉,我才不会喝醉呢!”

虎子伸手将王公子手中的酒壶拿掉,在看看凭几上面几个空的酒坛子和还未干的酒杯,虎子就知道他家少爷喝得可真不少。不醉才怪呢。

“干嘛呀,不让我出去我还不能喝酒乐呵乐呵吗?喝醉了就能见到小仙女了,哈哈……就快要亲到了……”王公子一见虎子将酒壶给他拿走,随手拿起虎子刚才拿过来的另外一个酒坛子,拆开封口就对着嘴要往嘴里喝。撒的一脖子都是酒水。

“少爷!”虎子阻拦不及,也不敢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喝下。

“咦?”王公子放下酒壶,摇晃着头,朦胧的双眼瞧着虎子,突然就嘻嘻的笑了起来。

手摸上虎子的脸,笑眯眯的说道:“小仙女。你是那个小仙女,是那个让本少爷见之不忘,还踢了本少爷的小仙女,我好想你啊,来,让爷亲亲。别跑啊!听话。”

捧着虎子的脸就要亲上。

虎子往后仰了一点,苦着一张脸欲哭无泪,伸出手挡住王公子的脸,大声喊道,试图让王公子清醒过来:“少爷。我是虎子啊,我是虎子……”

王公子亲住了虎子的手,有些不乐意,一手将虎子的手给拿掉,上去“啪嗒”一下亲上。

虎子怔住了,摸着自己粘湿湿的脸,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少爷,少爷亲他了!

少爷是主子,他是一个下人,他怎么配让少爷亲他?

一把将王公子推开,不妨王公子醉醺醺的,没有一点防备的意识,一下子被推到在地上。

手中的一坛子酒业被打碎了一地。

王公子被这一推,清醒了一点,仰着头看着虎子,眼中带了一丝失望,道:“你是虎子啊,不是小仙女!”

虎子自知闯祸,羞愧得将地上的王公子扶了起来,让他坐在椅子上:“少爷,虎子对不起你。”

他忘记了,现在少爷喝醉酒了,根本就没有反抗意识。

“什么对起对不起的,来,陪本少爷喝酒。”王公子揽住虎子的肩膀,拿起一壶酒就往他的嘴里灌去:“本少爷让你拿酒来,你到了现在才回来,该罚!”

虎子没有喝过酒,现在又被强灌,一下子呛得剧烈的咳嗽起来。

小脸涨得通红。

王公子笑了起来:“虎子,你喝酒的样子真好笑,终于能被本少爷愚弄一回了。”

“少爷,我查到叶姑娘的消息了!”虎子趁机说道,移王公子的注意。

心中暗暗惊怕,喝醉酒的少爷真的是太可怕了。

以后还是听老爷和妇人的,让少爷少喝酒。

不管是谁被一直关在房间里不能出去,也是要憋疯的。

何况少爷只是耍耍酒疯。

王公子晕乎乎的晃晃头,清醒了一点,眼睛稍微恢复了一点清明:“是……查到小仙女的消息了?”

“是,少爷,今天叶姑娘回来了,还在以前的那个客栈住着,还有他的弟弟和她住在一起,听说她去看过秦小姐一次,我去问的时候刚好看到叶姑娘回来,还和她说了一句话呢。”虎子一口气说道。

“她和你说了什么话?”王公子来了精神。

“她说,”虎子看了王公子一眼。吞吞吐吐的说道:“她说……她说……晚上会有特别的事情发生,让你在家里小心一点,晚上千万不要出去。”

虎子说道,看了看外面的昏暗下来的天。太阳西斜,马上就要落山。

天色已晚,马上就得用晚膳了,用过晚膳之后,很快的就到夜里了。

听着那女子淡然无波的话,他总觉得有点害怕!

“呵,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房里可是有黄道长亲自制作的符,来再多的不干净得东西我也不怕!”王公子怒了努嘴,不以为意。

“总之。少爷还是小心一点的好,那姑娘说,最好你别出去了。”虎子思酌一番,觉得还是说出来为好。

那姑娘说得他心里一咯噔一咯噔的,好像是真的一样。让人从心惊胆战。

万一……要是真的呢?

“小仙女说的?”王公子反应了过来,坐直身子,望着虎子道。

“是叶姑娘说的。”虎子纠正道。

王公子眼睛一亮:“小仙女还是一定是对我一见钟情了才会对我念念不忘的,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关心我啊!我还是出去看看她好了,她一定也很想我。”

王公子说道,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

一看虎子过来要扶他,指着虎子。喝道:“别过来,别过来,不许你来抢我的仙女。”

“少爷……”虎子喊了一声,眼看着自家少爷就要走出去,有了他的吩咐,只能站着一动不动。也不敢跟着出去。

“嘭”地一声响。

虎子听着这声音,都心疼的都想喊疼了,急忙朝着被撞倒门槛上倒下的王公子奔去,将昏迷了的王公子扶到屋内。

自己出去找王老爷和王夫人。

这个时候王老爷和王夫人才从秦家回来,两个人都阴沉着一张脸。很显然,他们在秦家遭受了不好的待遇。

王老爷和王夫人在进秦家的时候,一开始两家的两位当家人还能和颜悦色的说话。

先是寒酸了几句,客套了一番,然后王夫人提出,自己家的儿子配不上秦家小姐。

秦夫人当时就恼了,将茶盅一摔,站起来,大声道:“王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想要退婚就直说,拐着弯的来侮辱我们家琴儿,你们的好儿子配不上我们家的女儿?哼哼,说得很对,就是你儿子配不上我女儿,草包一个,现在终于原形毕露了,当初真不该跟你们结亲。”

王夫人和王老爷被说得脸一阵青一阵白的。

好半天王夫人才道:“你胡说什么呢你,什么原形毕露啊!当初这桩婚事是我们两家一起商讨的,现在都变成我们的错了?有你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吗?看着堂堂正正的的富家夫人说话怎么就这么难听?”

秦夫人冷哼一声:“嫌我说话难听啊?接下来还有更难听的,你们家的儿子既然能在我们困难的时候不仅不帮我们,还要落尽下石,我怎么就不能说难听的话了?我告诉你,我不仅说难听的话,我还要打你呢。”

“嗨,你……打就打啊,我还怕了你不成吗?”王夫人沉了脸,上前一步。

“夫人,稍干勿躁,稍干勿躁,不要动怒!”王老爷将王夫人拉了过来。

也拉开了剑弩拔张的两人。

“你别阻止我,我非要跟她干不可!”

这边秦老爷也将秦夫人拉到一边,苦口婆心的劝道:“夫人,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像他们家那样的小人,根本就不配咱们家天仙一般的琴儿,跟他们争吵纯粹是浪费口舌,撵走就是了!”

秦夫人嘴角弯了弯,赞同的点头:“老爷说得真对,这种人就不该跟他们讲道理,讲道理他们也听不懂。”

两个人的愉悦的对话,让王家夫妇气得脸色一黑。

王夫人伸手指着秦老爷和秦夫人,怒道:“你们这说的是人话吗?我们两家好歹是县里的领头人家,几百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和平共处,今天你们居然当着我们的面说出这种话来,也别怪我们对你们不留情面。”

秦夫人哼了一声,不屑道:“是你们先退婚,不给我们留情面的,这下还怪我们来了,是我们瞎了眼,看上你那人面兽心的儿子,才害得我们琴儿变成这副模样,她现在还在牢里呆着受苦呢,你们还好意思退婚?我呸!”

王夫人睁开王老爷的手,走上前一步,怒视着秦夫人:“你们女儿变成杀人魔也是你们女儿自己做的孽,管我们儿子什么事情?是你们害得我们才是,要不是你们,我们王家怎么会出事?怎么会有下人悄无声息的就死?搅得我们家里人心惶惶,这都是你们的错!你们女儿变成杀人魔也是你们活该,我们退婚怎么了?就你们女儿那个疯啥的样子,我们能拖到现在已经够给你们脸面了。”

“你可以侮辱我,却不该侮辱我的女儿!”秦夫人脸色一变,朝外喊道:“来人,将王老爷和王夫人一起给我打出去!”

随着秦夫人一声吩咐,外边过来一大群拿着棍棒的家丁。

“哎!你们……”

王夫人和王老爷就这样被推搡着狼狈的打走了。

直到了门口,那些家丁才拿着棍棒高傲的回去。

王夫人抚着自己散落的头发和褶皱的衣衫,气得不轻:“老爷,你看他们秦家,太过分了,一点家教都没有,居然直接就让家丁赶我们出去,以后再也不进他们家了!”

“回去吧!”王老爷也是无奈:“以后,我们可能真的要与秦家翻脸了,不过能为儿子退婚也是好的。”

王夫人脸色缓和了一点;“退就退吧,幸好除了这档子事才知道他们的真面目,要是真的结亲了,以后还不得有得受。”

自此两家也彻底的翻脸!

王老爷听虎子说了之后,就请了大夫来给他包扎包扎额头上被碰的大包。

王夫人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之后,也是气得不行,本来就是在秦家受了气,现在得知儿子出事,更加的脸色发沉。

最近是怎么了?怎么了?

发生的这一件一件的糟糕的事情,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但是自家的儿子昏迷着,也不能吵,不能骂,更不能打。

只好将儿子身边的贴身小厮虎子骂了一大通,虎子诺诺的应着。

任由着王夫人发泄着心中的怒气,也不敢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