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不关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41:44 字数:3211 阅读进度:238/403

君逸凡出去之后便去拜访了皇太后。

皇太后看到君逸凡那疲惫消瘦的样子,心疼得将君逸凡拉到自己身边。

“逸凡啊,这才几天啊,就把自己瘦成现在这个样子,祖母心疼啊。”君逸凡已经连续几天几夜没有好好的睡一个好觉了。

他现在能在这,完全是强撑起身体。

只要一闭上眼睛,他都会想起死去的母后。

这么些年,他已经习惯了和母后分享他的一切,现在那个人突然走了。

不只是感觉一瞬间的不适应,就好像最珍贵的东西突然没了,你进去了一个完全陌生奇怪的事情。

在那里,再没有人关心你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所有的人都像是陌生人一般。

唇角扯起一丝强笑:“是孩儿让祖母担心了,是孩儿的不是。”

“我的孩儿瘦了,看这才今天啊,就瘦成什么样子了,整个人也黑了不少,来人,将哀家珍藏的千年雪莲和人参拿出来!”

“是,太后。”皇太后身边的女官转身走了出去。

君逸凡摇了摇头:“皇祖母不要担心了,逸凡没事的。”

没事,怎么能没事。

“你的母后……”皇太后想起来也是一阵心酸。

这个皇后啊!

很通情达理的一个皇后,将后*宫治理的井井有条,从来不仗着皇上的宠*爱无法无天,做些不理智的事情。

很宽容大度的对待每一个宫中妃嫔。

就是她以前也未必做得这样好,也不免皇上喜欢她,一直都惦记着她。

却这样的没了。

“皇后啊,她那么温柔贤淑,漂亮大方。从来不冤枉任何一人,是宫中所有女子的模范啊,却这么的去了……”

皇太后忍不住眼角流出一滴泪。

“皇祖母。您别哭了,您要是再哭。逸凡也要哭了。”

君逸凡哽咽道。

“太后,您年龄大了,要保住身体啊!”旁边内侍劝道。

皇太后忙擦了擦泪水,自责道:“是哀家的不是了,你经历过这么大的伤痛,还要你再伤心,好孩子,皇祖母不哭了。你也别太难过了。”

“是,孩儿不哭了,不哭了。”君逸凡接过一旁的内侍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在皇太后的下座坐下。

皇太后知道君逸凡要私自跟她说话,遂让其他的人都退了出去。

神色郑重了起来,端正身子坐好,沉声道:“孩子,你是要问你母后的事情对不对?”

君逸凡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神情惶惶:“是。孩儿听说了母后的事情之后一直陷入伤心之中,因为不想母后去了之后还要备受打扰,就没有亲自看母后离开时的面相。但是孩儿知道这事情不简单,想要从祖母这里了解一些事情的真相。”

皇太后手扶在凭几桌面上,沉沉的叹了一口气:“祖母知道你的疑虑,一个正当青春年华的女子突然之间就病死了,别说是在民间是一件十分匪夷所思的事情,在皇宫中那更是令人质疑的,这件事情你父皇自有思量,去了便去了吧,活着为大。这件事情你不要查下去了,就这样吧。”

君逸凡握紧了双拳:“孩儿不甘心啊。不想母后不明不白的就去了,既然皇太后不愿意帮助孩儿。那孩儿自己查,不劳祖母费心了。”

君逸凡站起来,朝皇太后一拱手,恭敬又疏离道:“孩儿告退。”

“哎……”皇太后看着君逸凡消失的背影,面色沉了下来。

这孩子,和他的父皇一样别扭。

他那么聪明,难道就看不出他的父皇有意的护着那个女子吗?

她在宫中这么多年,这些年来,要是再看不懂自己儿子和妃嫔的心思那真是白混那么久了。

这其中,错节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可动啊!

皇帝不轻易动心,却对那个女子动了真心了,那个女子就是他的命,他的宝,当初不管不顾的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将那女子娶回。

这些年来,虽然表面上对她不怎么样,暗地里她可是看得清楚得很。

恨不得将一颗心都掏给那个女子。

那个狐媚女子啊!还是带给了他们皇家那么多的麻烦。

哎,这一切,到底是福还是祸啊!

君逸凡离开之后便命令萧陌和景辰严查这件事情。

母后去得那样的惨,父皇却在关键的时刻和那个什么贤贵妃如胶似膝的。

他真想立刻给父皇一巴掌,将他打醒。

母后为他操碎了心,他却在,母后死骨未寒的时候和另外一个女子亲亲我我,好不**。

…………………………………………………………………………………………

“冰灵,你要去哪里?”白衣男子挡住了女子的去路。

冰灵似笑非笑的瞧了绝美无双的男子一眼,有些不耐烦:“我想去哪里还用得着跟你报备吗?祝熙,你未免也管得太宽了。”

她是天界战神,就连天帝也不会管她的行踪。

一个外人,还想管她的事情。

名为祝熙的男子面色一僵,急急开口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会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给骗了。”

“别有用心的人?”冰灵说道,认真了看了祝熙一眼,似是而非的点头:“你说得很对,确实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一直在挡着我的路,让开,再不让开,休怪我动手了。”

祝熙被伤得体无完肤,只好妥协一步:“冰灵,我和你一起下界吧,我们相互之间有个照应,万一天帝发现你私自下凡,我也好歹可以为你说上两句。”

“天帝在乎你们,重视你们之间的交情,我可不在乎,让开!”冰灵袖子一甩,一道白色晶莹的光芒闪开。

祝熙后退两步躲过,面色惊骇,似有些不相信:“冰灵,我们好歹也算是熟人了,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的狠?”

冰灵注视着祝熙,嘴角带着一抹嘲弄:“这就是狠了?我就是对你狠又怎么样?不过是见了几次面,是你非要贴上来三番五次的找我,你找我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以后再阻挡我的路,我不会对你再客气了。”

说着,踏上一片云,向穿透无数的云层,向下空飞去。

祝熙看着那女子绝情的身影,一双眸子晦暗难懂。

冰灵,我喜欢你,喜欢你啊,你为什么只对他和颜悦色,却对我冷眼相对。

我除了晚他一些认识你,其他的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白云落地之后,冰灵心情雀跃的从白云上飞下,衣袂飘飘,白色胜雪的闪着淡淡莹光的衣裙更显得那绝色倾城的衬托得更加清尘脱俗,美妙绝伦,飘渺似仙。

好久没有下界了。

四周不再是单调的蓝天白云,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芳草遍地开放的田野。

绿草如茵,田野里的野花开得格外的鲜艳。

淡淡的芳香气味传来,沁人心脾。

田野的尽头是是一条清澈的小溪,河边坐落着不少繁盛茂密的四五人环抱的大树。

其中有一棵枝条摇曳的垂柳身姿曼妙的垂了下来,有几丝枝条落在水中,垂柳依依,随着水流微微晃动,在水中留下淡淡的波影。

溪水潺潺,涤荡着动听的歌声。

不时有鱼儿上蹿下跳,跳出来冒一个头,调皮的吐几个泡泡,然后像是恶作剧一般缩回头,重新钻回手中。

冰灵手指朝河边一点,一把如软椅出现,冰灵嫣然一笑,如同繁花尽放,美丽无暇如同冰雪。

悠然的坐在上面,懒洋洋的享受着柔和的太阳光所带来的舒适的感觉。

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一个带着钓鱼钩的细细的笔直的竹竿。

将鱼钩插入水中,手法虽然生疏,却也像模像样。

人间的生活就是好啊。

风景秀色可餐,美丽宜人,哪像天宫中总是那么些古朴的阁楼,几千年来从来没有变过样,无聊死了。

阳光和煦,温暖如春,也不像是天宫中那冰冷的建筑物一样,还有那里的冷清的氛围,冰冷的空气,总是冰冷冷的,没有一点温暖。

反正人间就是好。

怪不得那王母娘娘的七个女儿就是宁愿削去仙骨变为凡人,承受人间生老病死,痛苦磨难,也要坚持留在人间。

她是天界战神,从小并没有经历过什么重大的事情。

好像从她记事开始,她就一直勤加修炼,日夜不停。

她的天赋也比较好,用一天的时间就可以抵得上别人一年所修炼的法术。

后来在天庭有一次抵抗魔界的时候,好多大将都抵抗不住那魔界的进攻,被那魔王诛杀。

天界之内仙心惶惶,因为好多天界有名的战神都抵抗不住被诛杀得片甲不留,魂飞魄散,就连投胎也不能。

因此,留下的仙人便怕了,你推我,我推你的,谁都不敢上前挂帅,去驱除那即将要杀上天庭的魔兵,唯恐一个不小心,自己也弄过一个魂飞魄散的凄惨下场。

那可是彻底从三界消失,连一点气息都不留。

这种不管从何方面来说都是不利己的事情谁干啊,除非是不想活了。

妖界秉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也是持着观望态度,随他们怎么折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