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算计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41:48 字数:3219 阅读进度:244/403

听着叶星瞳坚定不容人质疑的话语,和她纯净清澈的眸眼,贤贵妃满意极了:“你有自知之明就好,本宫最喜欢聪明的女人,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只可惜你和轩王有缘无分,要是当初……”

贤贵妃扶额长叹一声,并未说出当时是什么,叶星瞳却很清楚的明白。

贤贵妃既然想唱戏,那她怎么好意思去打断她。

反正她该说的,已经说了,该声明的也已经声明了。

现在她只想离开这个令人压抑的地方。

贤贵妃又说了几句对叶星瞳的赞赏,还有别的几句体贴话,用手遮掩着打了一个呵欠,有些疲惫的道:“好了,本宫累了,也不便多留你了。”

叶星瞳等的就是这一句话。

心中松了一口气。

她站得也站得很累啊,贤贵妃说了那么多,足足有半个时辰了吧,真不愧是宫中的女人,她都隐隐感觉有点腰酸背痛了。

“星瞳告退。”

叶星瞳说道,拉着吴烨的手快步走了出去。

出了殿门之后,吴烨很不给面子的挣脱开叶星瞳的手,淡然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生硬的感觉:“别离我那么近。”

叶星瞳讪讪的收回自己的手。

他们都这么熟了,同甘共苦过一段时间,她也曾把他当作她的弟弟,她的亲人。

刚才那一拉她也只是条件反射,脑中只想着赶快离开那个压抑的地方,完全没有一点意识,等到吴烨开口的时候她才感觉得到。

好像很久很久之前她就曾经拉过某个人。

不拉就不拉,她又不没有什么损失。

回到她所住的招待客人的大殿,不增想一身黑衣。面色严肃的景辰居然等在那里。

见叶星瞳回来,景辰躬身说道:“叶姑娘,王爷让我再此等候姑娘在此。护送姑娘出宫。”

叶星瞳点点头:“好,我先去拿我的包袱。”

叶星瞳转身走进殿内。将提前收拾好的包袱拿了出来,背在身后,对正在等待她的景辰和吴烨道:“好了,我们走吧!”

一路上有景辰的引路,也没有人敢拦,顺畅无比,经过七拐八拐,终于到了皇宫门口。

叶星瞳瞧见外面的房屋和人。顿时觉得心里舒畅无比。

在宫中总觉得好像被困在牢笼中一样,一出来感觉就像是被放飞的鸟儿,终于重获自由,能够在蓝天下自由通畅的飞翔。

还未迈出宫门口,宫内就一阵窸窣的声音响起,叶星瞳第六感告诉她没有好事。

不期然,一排训练有素的宫廷侍卫步履整齐的走来,手中拿着武器,颇有些气势汹汹打家劫舍的意味。

叶星瞳不自觉再次拉起了吴烨的衣袖,快步走出。想要远离这些纷争。

那边侍卫已经大声开口:“来人,贵妃娘娘有令,那个女子大胆偷了贵妃娘娘的珍贵之物。速速将那女子捉拿归案。”

景辰上前挡住要冲上去的侍卫们,皱眉道:“叶姑娘是轩王殿下的贵客,是绝对不会做那种苟且之事的,还请贵妃娘娘再做定夺。”

王爷让他护送叶姑娘离开,叶姑娘绝不能在他的手里出事。

领头侍卫冷冷一笑,将景辰推开,让其他的人过去:“景辰,我敬你是王爷身边的人物给你一个面子,但这是贵妃娘娘亲自做的决定。我们不能违抗。”

说着已经飞身越过去,追上前方的人。

叶星瞳淡淡的瞥一眼将自己围攻的数十个侍卫。语气淡然,似笑非笑的道:“看来你们今天是不会罢休了。我还以为贵妃娘娘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今日一看,也不过如此,我只想问一句,我偷了什么?”

那领头侍卫大声喝道:“你敢妄议娘娘,尔等太过放肆,一会儿单凭娘娘做主,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跟着我走一趟吧,不然就别怪我对你动粗了。”

叶星瞳挑挑眉,一摊手,作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你们可真是强势啊,有给过我一次申辩的机会吗?也罢,也罢,什么样的主子教出来什么样的奴才,我跟你走一趟就是了。”

侍卫领头虽然被叶星瞳的话气得只想吐血,但是她愿意回去,他有气也发作不得。

娘娘提前提醒过他,那姑娘武功深不可测,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与她作战。

要不是娘娘吩咐不能动武,他真想和这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小姑娘打一场,看她到底哪里厉害,好挫一挫她目中无人的锐气。

突然觉得手臂一沉,叶星瞳疑惑的看向隐隐有怒气将要发作的吴烨,下意识的打一个激灵。

温柔的笑了一笑,带着撒娇,娇柔的语气道:“反正我们十多天也等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就再等一会儿嘛。”

她有预感,事情一定不简单,就一件事情,她觉得很是疑惑,贵妃娘娘不是君逸凡的娘亲,为什么要默默的对他好?

还为他着想以后的将来,他往后的伴侣。

其实,说真的,她逃婚的事情一旦公开,她的名声也真的彻底毁了。

自古从来只有男子休女子,从来没有在成亲当日女子逃婚的。

她逃婚走出的事情被公开之后,如果她和君逸凡在一起,一是她的名声尽毁,一辈子背着水性杨花的罪名,而是会影响到君逸凡的未来,可能会在他往后的太子生涯上有所耽误。

所以,贵妃娘娘的这番作为看似没有任何的章法,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意味,但是其结果还是为了君逸凡着想的,而并不是像她所说是为了替皇上担忧,深明大义。

她肯回去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贵妃娘娘知道她逃婚,万一她将她的事情公告于天下……

父皇肯定也知道她的行踪了,说不定连连扬州也去不了,她母后口中慈爱的外公也见不到了。

吴烨愣了一愣,叶星瞳还是第一次用这种讨好的,撒娇的语气跟他说话。

被叶星瞳注视得耳根微微泛红,闷声闷气的道:“好,那就再等一会儿。”

侍卫领头看不下去了,这种在他的眼前两个人含情脉脉的注视着,上演恩爱是怎么回事?

咳嗽一声打断两人:“姑娘还是快些去吧,如果姑娘再拖沓,休怪我们兄弟用强的来。”

再次被迫回到贵妃殿里,不出所料的看到了坐在上座的一身明黄袍子的武帝。

武帝看起来并不显得多老,面上威严,不怒而威,只是那面上几乎可见的一丝孱白还是增减了他的帝王之势。

武帝身边下侧坐着掩袖哽咽的贤贵妃。

知道吴烨不会跪任何人,为了不再添任何的事端,增加不必要的麻烦,叶星瞳将他留在了外面。

贵妃很大的可能已经将她的身份告诉武帝了,她也不必再隐瞒,伏地施礼道:“南疆国清阳长公主叶星瞳见过皇上,皇上福寿安康,长长久久!”

皇上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摆摆手:“清阳公主平身,清阳公主能够来我大礼也是我大礼的荣幸。”

有些怜惜的看了一眼梨花带雨的贤贵妃,迟疑着开口道:“听说你拿走了贵妃的心爱之物,不知道是否有这等事情?”

南疆国虽然没有礼国大,也没有礼国物产丰富,人才济济,但是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国家。

身为身份最为尊贵的长公主,他也觉得她没有必要去偷一件对她来说并没有多少用处的物件。

叶星瞳起身站立一旁,摇头道:“不曾,星瞳自问没有偷过任何的东西,星瞳这一次前来,也是以朋友的身份应了轩王殿下之约才来的,并不是单纯的为了什么目的和身份,在此期间并没有拜访贵妃和皇上是星瞳的失误,星瞳在此赔不是了。”

好一个栽赃陷害!

贤贵妃怕是不会放过她了,说不定她已经写了书信告诉父皇关于她的事情。

心中一个咯噔,此事怕是不妙了。

武帝哈哈大笑:“既然是以朋友的身份,那就谈不上失误,也用不着来拜访朕,这一次将你无辜召来倒也是朕的不是了。”

“不敢,皇上的话一言九鼎,信守承诺,明辨是非,相信一定能够给星瞳一个正确的明断。”叶星瞳垂首,淡淡的说道。

这时,贵妃也停止了低声啜泣,泪眼看向武帝,声音轻柔如水,煞是好听:“皇上,臣妾也不确定是否是她偷的,不如让人搜一下她的身不就知道了。”

武帝虽然心疼爱妃,不愿意让她失望,但是搜一个女子的身……说出去,他这皇帝做得也是太不近人情了。

“皇上不用为难,既然贵妃怀疑星瞳,那星瞳就将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让皇上看一看。”她说道。

叶星瞳将先将背上的包袱拿下,解开,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都散落在地上。

却没有看到那柔弱的贵妃眼中闪过的一抹得意的算计。

那几套衣裙还未落地,突然一种耀眼的光芒闪来,让她忍不住微眯了一会儿眼睛。

耳边一声清脆的声音击起一阵美妙的歌声。

等到睁大眼睛看地上多出来的一颗手心圆球的硕大的闪亮亮的夜明珠时,惊诧的看了一眼皇上身边的低头掩袖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美丽年轻的贵妃。

这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