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未婚夫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41:57 字数:3192 阅读进度:266/403

又认真的瞧了两人一眼,摸着胡子,摇头摇脑道:“名字和人一样奇怪,该不是某些江洋大盗装扮成富贵人家来抢劫的吧?”

“……”金奇才。

“……”董勋。

您老人家是故意的,是吧?是吧?

董勋嘴角抽搐了半天,他要是江洋大盗直接将人打包带走了,还用得着在这磨破嘴皮子?

再说了,有他这么帅气潇洒的江洋大盗吗?

“咳咳,卫老爷,您想多了,我们是来找一个叫叶星瞳的女子,不知道她是否住在这里?”董勋轻咳一声道。

“你们来找叶星瞳,那你们是她的什么人?”卫老爷子细细打量着两人,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居然是来找他的宝贝外孙女的。

他的宝贝外孙女才回来,就有人来让她走,也要看他愿不愿意了。

董勋看了金奇才一眼,朝他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再多话,让他自己解决。

静默的后退一旁。

金奇才与他对视一眼,对卫老爷子温和的笑道:“卫老爷,我是星瞳的未婚夫,我身边的这位是我的朋友,因为星瞳和我闹了一点别扭离家出走,我这一次出来主要是来找她回去。”

“你是她的未婚夫?”卫老爷子眼睛微眯,盯着金奇才道。

“正是!”金奇才说道。

“不错,不错,一表人才,温文儒雅,”卫老爷子笑眯眯的上下打量着他,突然想起什么,皱起了眉头:“不对,不对。她身边已经有了一个男子了,你是谁?不是来欺骗我们的吧?”

“我真的是她的未婚夫,不知星瞳在哪里。让她见我一面便知道是真是假了。”金奇才说道,一脸笃定的样子。

卫老爷子瞧着金奇才也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心中疑惑更甚,但是也只能等叶星瞳回来问她了,便点头道:“我暂且先相信你了,星瞳现在出去了,等她回来我便会让她来见你。”

“多谢卫老爷,金某感激不尽。”金奇才拱手说道,唇角微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

这边,叶星瞳和秦琦琴出去之后便打算去范家。路上正巧遇到了在墨斋采买东西的书生男子。

秦琦琴心中一动,面露欣喜,指着那店中的书生打扮地白衣男子道:“我看见他了,就在那里。”

“哪里?”

叶星瞳看去,只见一个正在店内买笔墨纸砚的书生装扮的男子,眨眨眼睛,问道:“就是他吗?”

“是,就是他,他就是邓公子!”秦琦琴说道,声音微颤。揪紧了衣服。

从她们这个角度来看,只能看到男子的侧面,看样子丰神俊朗。身材修长,肤色白皙,倒也是一个不错的男子,怪不得能得秦琦琴这样的美人喜欢。

“好吧,是他就好办了,我去叫他出来见你!”叶星瞳说着就要走上前去,被秦琦琴及时拉住,悄然的被拉到一个角落里面:“不,不要。我远远的看他一眼就心满意足了。”

“你不是吧?”叶星瞳睁大眸子,不相信的瞧着秦琦琴:“你大老远来就是为了见他一面啊?如果只是这样。那你还不如不来,幸福就在眼前。就看你能不能抓住。”

随手一指那墨斋的方向,扬眉道:“看,他出来了,就看你要不要见他了。”

秦琦琴神情复杂的望着那人的背影,嘴唇几乎要被咬破,脸上毫无血色:“我……我……我不知道!”

叶星瞳简直被她要气死了:“琴儿啊,你怎么可以不知道呢?你也不想一想你冒着随时都能丢掉性命的危险来找你心心念着的男人,现在找到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他就在那里,你怎么就不敢去了?你以前那种不顾一切也要和你的邓公子相恋的决心哪里去了?你要知道,你要是迈不出这一步,你们永远也没有可能。”

“不,我不甘,不甘……”

“不甘那就去啊!要不然我送你一步好了!”叶星瞳说道,眼底划过一抹狡猾的笑意。

伸手在秦琦琴的后背一拍,秦琦琴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身子一下子飞了出来!

“啊……”

身体突然飞了起来,秦琦琴吓了一跳,叶星瞳把握的力度刚好,直直的撞到刚走出们准备拐弯离开的书生男子。

“嘭”地一声,秦琦琴撞到在了男子的怀中,男子也没有想到突然飞出一个人撞到他身上。

被重重的冲撞了一下,脚下一个踉跄,没有站好,就朝后面倒去,手中所买的一些书画,笔墨散了一地。

而秦琦琴也因为他的倒下倒在了他的身上。

眼睛正好与他对视上。

心中顿时跳漏了半拍,整张脸涨红了起来,扭动着身体就要离开,但是因为全身无力酸软,使不上一点力气,不仅起不来,她的动作反倒是让身下的男子绷紧了身子。

男子身在下方,女子的柔软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一动一动的磨蹭着他,让他的身体居然起了反应,眸光陡然变得深邃起来。

微微动辄嘴唇,变得结巴起来:“姑……姑娘,能不能先起来!好多人都在看着呢。”

秦琦琴侧头一看,不少的人都在围观着他们,“唰”地一下,脸变得更加红了,又扭动了一下身子,伏下头,细弱蚊蝇的道:“我,我起不来,浑身使不上力气。”

“小姐……”杏子见状想要扶起秦琦琴,被叶星瞳一把拉了回来:“回来,你去凑什么热闹,人家小夫妻啊,现在可甜蜜着呢。”

“可是,可是,小姐是清白之身,她现在,现在……”杏子着急的直跺脚,脸红了个透顶:“她现在怎么能和一个大男人在大街上……”

叶星瞳胸有成竹的道:“放心,放心,我是不会害你家小姐的,那男子分明是对她有情,但是非要摆出一副不认识的样子,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认清自己,你家小姐的幸福也就不远了。”

“可是这样,这样总归是不太好,人家都看着呢,我还是去将她扶起来……”

杏子说道,一抬眼看到叶星瞳似笑非笑的眼睛,抿着唇不说话了。

不扶就不扶了,小姐啊,你千万要争气啊!

虽然她没有喜欢过别人,但是那个邓公子真的不像是薄情寡义的坏人,叶姑娘非说他是假失忆,可是她觉得既然他那么喜欢小姐,又怎么可能会让她伤心呢?

小姐为了他受了这么多的苦,一路上颠沛流离,中间因为受了点凉风发热,整日昏迷不醒,差点就烧死了,还好最后撑了过来。

这事小姐让瞒着,一直都没有告诉叶姑娘。

“我……那我先起来,得罪了。”书生男子耳根也微微泛红,抱着秦琦琴翻了一个身,扶着她一起站起来。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姑娘会突然就冲过来。”书生男子吭吭哧哧的说道,低着头不敢看秦琦琴。

“你是我的邓公子,我是不会认错人的,你看我的眼神,你对我的态度,相同的容貌,相同的性情,你就是我的邓公子。”秦琦琴一反小女儿的扭捏,大胆的盯着眼前不敢抬头看她的书生男子。

书生男子掩去眸光的黯淡,摇了摇头:“姑娘认错人了,我真的不认识你,我只是范家的一个教书先生而已。”

秦琦琴眼中含泪道:“不,你不要再说这种话来,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们曾经妈那么相爱,你又怎么可以不认我呢?”

书生男子身体一僵,闭上眼前苦笑了一下:“这世间之大,有相似容貌的人也未可知,听姑娘口音不像是这里的人,姑娘看着状态不太好,还是尽早回家吧!”

“我找不到他是绝对不会回家的,你说你不是我的邓公子,可是你怎么不敢看我,你看着我,看着我,我要你亲自对我说不认识我,我才会相信你。”

“姑娘何必执迷不悟。”书生男子抬起头,直视着秦琦琴,叹息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小生见姑娘如故人,对姑娘心生好感,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小生以前从未见过姑娘,还请姑娘能够想开一些,莫要再为情所困了,把握住你现在的生活,早些回家吧。”

秦琦琴盯着他半晌,见他眼前无一丝熟悉之情,有的只是一片冷漠的冰冷,新生凉意,脚步一个踉跄,身子一歪,差点摔倒,书生男子上前要扶她,被她甩开了手。

后退两步才站直身子,喃喃道:“你不是他,不是他,他看我的时候不会是这么冷漠的,他对我永远的是温柔的。”

“姑娘说得是,我就是一个下人,怎么能与姑娘相提并论?望姑娘想开一些,小生告辞了。”书生男子将地上的书画和笔墨捡起,收在怀中,正欲要走。

眼前红光一亮,被一个红衣貌美的女子挡住了道路,书生男子微微皱眉,有些不悦道:“敢问姑娘为何要挡我的路?”

“不为什么,只是想要挡你罢了,就像是你不认识刚才那位姑娘一样。”叶星瞳说道:“不知道邓林公子是否真的不认识那位姑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