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未曾

小说: 公主御狐 作者: 菲妍 更新时间:2016-02-11 17:41:58 字数:3196 阅读进度:268/403

卫果脚步匆忙的离开,心中忐忑不安,心中一直想着姐姐的那话什么意思。

姐姐是想让她嫁给别人吗?不,她绝对不会嫁给别人的。

姐姐是说到做到,母亲一心向佛,几乎从来不管家中之事,很多的事情都是姐姐来管。

父亲对姐姐的重视远远的大于她,姐姐要是提出让她与人成婚,父亲二话不说就会答应的。

那她的下一辈子不就毁了吗?

卫果低头想着自己的心事,不妨前面有一个人,一下子撞在那人身上。

“小姑娘,你走路不长眼睛啊!”

一个轻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知道是哪家毛还未长齐的富家少爷啊,见到她不知道躲一躲吗?

卫果抚着自己被撞疼的额头,满脸的怒容,正想呵斥那人,一看那人的面容,立马呆愣了,痴痴地看着那人,眼睛都不带眨的。

这人居然比范哥哥还要好看,范哥哥已经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子了。

不对,不对,这是她们家,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当即反应了过来,怒声呵斥道:“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我们家里?”

“当然是你爷爷同意的,现在我是这里的贵客,这位小姐,你难道就不知道礼貌为何物吗?”董勋敲着手中折扇,叹息道。

“就算是贵客,你就不知道有人过来了,闪避一下吗?让本小姐撞的额头现在还在疼呢。”

“是这样啊,那真对不起了,我以为是姑娘故意的投怀送抱你,可惜了,”董勋毫无诚意的说道:“那为了表示歉意。不如姑娘亲自给我做一顿饭赔偿一下,我就原谅姑娘了,怎么样?”

“你……做你个大头鬼啊!是你的错。你反过来还要让我给你做饭表示歉意,你这人知不知道羞愧啊?”

卫果真是气愤死了。以前她被养在深闺之中,出了府中家丁,还有少年时代的范宗,几乎没有见过其他的男子,也从未被人给如此戏弄过。

“鄙人还真的不知道羞愧!”董勋“啪”地一下,打开折扇,笑得及其欠扁:“这位小姐,你是不是因为本人长得太过俊美。以至于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完整了,本公子知道自己英武不凡,玉树临风,但是让小姐如此失态,真是在下的过错了!”

“……”卫果。

她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男人。

卫果心里承认董勋却是一个美男,但是这么欠揍的她还是第一次见,讥笑道:“你要是长得太过俊美,那天底下就没有长得俊俏的美男了,我懒得和你说话,本小姐还有事情要忙。”

“哦?什么事啊?用不用本公子和你一起?”董勋合上扇子。前进两步,一手托起卫果光洁的下巴。

“你个登徒子!”卫果刹那间红了脸颊,后退一步逃过他的狼爪。瞪着他道:“我要告诉我姐姐你欺负我!”

“我是你爷爷的贵客,你姐姐又能奈我何?”董勋不以为意,用折扇敲了敲卫果的头。

“你等着,我会让我姐姐赶你走的!”卫果抓住董勋的折扇,夺了过来,脚像是抹油了一般,一下子就跑得不见了踪影。

直到跑出大门,卫果还心里砰砰的跳着,那个男子也不知道是谁。

将折扇打开。卫果瞧着上面的几个玩耍的可爱的小孩子,扑哧一声笑了。

“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折扇,幼不幼稚啊。哎,管你呢,你幼稚也和我无关,现在我要想办法去找我的范哥哥了,范哥哥,嘿嘿,我来了。”

……

范宗和小厮来到最近的街市,现在正值巳中,是街市上人最热闹的时候。

叫卖声,吆喝声,吵闹声……不绝于耳。

“少爷,这里有家茶馆,我们要不要去喝杯茶。”小厮提议道。

茶馆从外面看起来很朴素,但是里面却是别一般的风情,装扮风雅,颇有些文人雅士的味道。

不少的文人墨客都喜欢在里面娴静舒宁,风雅至极的环境中饮酒作诗,其乐融融。

“去吧!”范宗抬眼看了那那茶馆的牌子一眼,深邃的眸光闪过极淡的涟漪。

两人在一间雅间落座,雅间正靠着窗户,从他们这里的角度看去,正好可以看到外面街道上的情景,每一个商户,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突然范宗眉毛一挑,定定的注视着人群中的那一抹红,侍候在一旁的小厮也发现了范宗的异常,顺着他的目光向下望去,眼中闪现吃惊的表情:“这不是那驿站里见到的那个姑娘吗?她居然来扬州城了。”

“正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范宗眉宇之间露出一抹喜色,将茶盏放下,站了起来:“走,我们去见一见那女子!”

为了让秦琦琴忘记悲伤,高兴起来,叶星瞳带她转了好多好看的地方,也玩了好多好玩的东西。

他们现在手中的拿的就是刚买的小泥人,是让捏捏人的老先生按照她们的模样捏的。

神态,五官,动作都特别的相像。

“怎么样?这次出来开心吗?”叶星瞳笑着问道,她两只手里面各自拿了一个泥人,一个不用说,是她自己的,另外一个……

是吴烨,她描述着吴烨的相貌和神态,老先生听着捏出来的。

别说还真的有三分相像,吴烨应该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泥人吧,他见了一定很高兴。

“开心,我很高兴,我经历了过去十几年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原来人生还可以这么精彩。”秦琦琴用自己手中的泥人戳了戳秦琦琴的那一个泥人,笑道:“谢谢你陪我出来逛街,我现在心情好多了。”

以前的她唯一的爱好就是读书写字,作画,或者是绣绣花,绣绣草,安静娴淑,是标准的大家闺秀,很少像男子一样出去。

现在叶星瞳带她出来,就好像过着另外一个人生,是她从来都未经历过的,一切都感觉很新奇,很美妙,就连心中因为邓公子那种难受,心中刺痛的感觉也减轻不少。

女子,除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在家里做淑女,还可以出来游玩,让自己的生活更加的精彩。

叶星瞳得意的笑道:“那当然,你跟我一起出来,能不开心吗?不亏我带你出来这一趟,其实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好玩呢,扬州城也是一个特别好玩特别繁华的地方,我们还有很多的地方都没有去呢,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出去。”

“好啊,好啊!”秦琦琴应道。

“姑娘……”

身后传来一个清脆富有磁性的声音。

叶星瞳回过身来,看着那走过来的脸色异常苍白的白衣少年,诧异的挑眉:“是你啊,你住在这里?你不会就是范家的少爷吧?”

一身白衣衬得他身体更加的消瘦,宽袖飘飘,嘴角含着淡淡的浅笑。

“我们家少爷是范家的三少爷范宗。”小厮上前一脸高傲的说道,仿佛在少年的身边是多么的有福气。

“原来是范家三少爷,是小女子眼拙了,不知道三少爷的身体如何了?”叶星瞳只是客气的问一下,表示关心。

但是那小厮很老实的回答道:“我们少爷身体由于舟车劳顿,身体越来越不好了,现在经常吐……”

“小范,闭嘴!”范宗严声呵斥道。

虽然他看上去一副病态的样子,弱不禁风的好像随时都能倒下,但是他说话的气势丝毫不减。

“是,闭嘴,闭嘴!”小厮讪讪的说道,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叶星瞳眨眨眼睛,知道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病情,从小厮和他的反应来看,这个少年的病情怕是又严重了。

眼睛一亮,叶星瞳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对了,邓林不是在范家吗?

现在范家有熟人,那以后去范家不就容易多了吗?

想到这,叶星瞳将秦琦琴拉到前面,为范宗介绍道:“三少爷,这是秦小姐,我的好朋友,她这次来扬州是为了寻人而来。”

“三少爷,您好。”秦琦琴淡淡点头。

“秦小姐?”范宗仔细瞧了秦琦琴一眼,微微皱眉道:“秦小姐看着有些眼熟啊!以前秦小姐有来过此地吗?”

“未曾来过此地,此次是我第一次来。”秦琦琴说道,声音温婉,柔弱,尽显大家小姐风范。

“不知道叶姑娘来此是……”范宗点点头,转向叶星瞳问道。

秦琦琴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没有认识的必要。

“我来是来寻我外公的,我外公是扬州城卫家卫老爷子,说来我们也有几分缘分呢。”叶星瞳眉飞色舞的说道,丝毫不掩饰内心的欢喜。

“扬州城卫老爷子?那可真是有缘分,咳咳……”范宗难掩惊诧,一句话未说完又用手帕捂着嘴咳嗽了起来。

“少爷,您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多说话了,我们尽快的回去吧!”小厮为范宗在背后拍拍,帮他喘气。

“三少爷,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你快些回去吧,改日星瞳再去贵府拜访。”叶星瞳说道,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虽然范宗将手帕藏在了衣袖之中,以她的眼光还是看到了那一闪而逝的红色血迹。(未完待续)